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鸡蛋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鸡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小少爷怕啊。

    虽然他没少闯祸,但为了射中鸡把花园里的花都糟蹋了七七八八,他娘知道了一定会下狠手揍他的。

    幸亏她娘今儿去了南安王府。

    南安郡王不声不吭的生了个孩子……

    啊呸!

    是南安郡王妃生了个儿子,他娘知道后去道贺,他们要跟去,他娘不让,怕他们粗手粗脚不知轻重伸手戳南安王府小世子……

    现在花毁了,只有把花园恢复原样才能逃过一劫。

    他们认识的人不多,有能力又好说话的,除了皇上,苏小少爷想不到旁人了。

    苏小少爷抱着鸡跪在地上,那小模样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皇上脑壳疼啊。

    给他弓箭是让他练习射箭的,不是用来狩猎啊。

    这还没学会爬呢,就想跑了。

    可弓箭是他赏赐的,闯了祸,苏小少爷第一时间来找他,皇上也不好不管。

    一点花卉而已,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皇上道,“朕答应了,起来吧。”

    苏小少爷心头一松,“我就知道皇上不会不管我们的。”

    他爬起来,怀里的老母鸡碍事。

    从出东乡侯府他就后悔了,可是又不能扔大街上,只好一路抱着进宫了。

    现在皇上赏他花,苏小少爷一感动,就把老母鸡抱在了龙案上,“皇上,您对我这么好,我把这只老母鸡送给您。”

    皇上,“……。”

    福公公,“……。”

    皇上嘴角抽搐不止。

    福公公憋笑憋的浑身发软,面部抽筋。

    不用说,就冲着苏小少爷这份热情,皇上肯定后悔对他好了。

    这也忒欠揍了些。

    苏小少爷胳膊酸的厉害,他见老母鸡还算老实,就把胳膊松开了。

    他摸着老母鸡的毛,老母鸡蹲在龙案上。

    福公公赶紧要过来抱着老母鸡,这可是龙案啊。

    上回鹦鹉在龙案上拉屎的阴影还在啊。

    他怕晚一步,老母鸡又来祸祸皇上的龙案了。

    福公公有觉悟,但慢了一步。

    老母鸡没拉屎,在龙案上生了个蛋。

    一般老母鸡受惊是不会下蛋的,这一只也不知道是不是惊吓过度了,才这么反常。

    苏小少爷被龙案上的鸡蛋惊呆了。

    尤其那蛋要滚下来了,他伸手去接。

    蛋是稳稳的接住了,但是老母鸡没摁住,扑腾就飞了起来。

    “咯咯咯……。”

    皇上想死的心都有了。

    九皇子吓的小脸苍白啊,他怎么就没拦住苏阳呢,他刚作完死,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啊,又开始作死了。

    御书房里,老母鸡叫的格外的欢。

    御书房外的侍卫一个个肩膀直抖。

    也只有苏小少爷他们敢什么东西都往御书房里带了。

    御书房自从修建还没有老母鸡叫过吧?

    “来人,把那只鸡抓住了!”福公公喊道。

    侍卫赶紧进御书房逮老母鸡。

    苏小少爷站在一旁,觉得手里的鸡蛋有点烫手。

    他默默的把鸡蛋放下,悄悄从一旁溜出去。

    等九皇子发现的时候,就只捕捉到苏小少爷一个疾走的背影了。

    他……居然就这么跑了?!

    九皇子他们赶紧追上去。

    罪魁祸首跑了,他们留下,不是替他挨骂吗?

    侍卫都是高手,逮只鸡不再话下。

    侍卫拎着老母鸡望着皇上,“皇上……这鸡怎么办?”

    “炖汤,”皇上道。

    “……。”

    御书房外。

    九皇子他们边跑边喊。

    苏小少爷越跑越快。

    他怕皇上揍他。

    跑了会儿,见没人追来,撑着膝盖喘气。

    九皇子恨不得打死他了,没有这么逮着他父皇龙案祸祸的。

    苏小少爷坐上马车,道,“快出宫。”

    出了宫后,他又道,“别回府,去冀北侯府。”

    现在只有祖母能护他了。

    苏小少爷心累。

    为什么鸡总是和他过不去。

    上回叫花鸡没熟,就那么跑了,把他的脸丢尽了。

    这回又是老母鸡。

    下回千万千万要长记性。

    马车在冀北侯府前停下,苏小少爷先问了问小厮他娘在不在,确定不在后,一阵风跑去找冀北侯老夫人救他。

    冀北侯老夫人一听这话,吓了一跳,忙道,“又惹什么祸了?”

    苏小少爷还在酝酿怎么禀告。

    沈小少爷已经把苏小少爷放老母鸡涉猎,祸祸了花园,进宫找皇上救命,把老母鸡送给皇上,以及老母鸡在龙案上下蛋的事倒豆子似的倒出来。

    尤其苏阳敢做不敢当,放完老母鸡,撒腿就跑。

    可怜冀北侯老夫人一把年纪了,差点没笑断气。

    最后——

    苏小少爷还是没能逃过挨揍。

    而且是越折腾揍的越惨。

    冀北侯老夫人笑的心口疼,找了太医进府。

    唐氏闻讯赶来,赔礼完后,揪着苏小少爷的耳朵把他拎走了。

    皇上越想越气,但答应苏小少爷的花又不能不给,便让福公公跑一趟。

    福公公挑了百十盆花送到东乡侯府,正好看到唐氏追着苏小少爷打。

    苏小少爷一边跑一边叫,“我不知道祖母身子不好,不能笑,我知道错了啊。”

    “娘,我下回不敢了。”

    苏小少爷是真怕了。

    祖母可是他爹的亲娘啊。

    把祖母笑出好歹来,他爹还不得活活揍死他啊?

    唐氏觉得自己迟早要被儿子气成一个泼妇。

    福公公嘴角连抽了好几下。

    他不便上前打扰东乡侯夫人管教儿子,让人把花放下就走了。

    回了御书房,皇上问道,“苏小少爷挨揍了没有?”

    “奴才去的时候,已经在打了,”福公公嘴角抽抽道。

    “……。”

    皇上没再说话。

    福公公有点为难。

    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皇上老母鸡在他龙案上下蛋的事已经传开了。

    帝王威严啊。

    已经被一只老母鸡给祸祸的七七八八了。

    屋子里,苏小少爷爬在床上,卫太医在给他上药。

    屁股不知道挨了多少下竹条,一碰就疼的嗷嗷叫。

    九皇子几个站在一旁看着,怀疑的问卫太医,“苏阳的屁股是不是已经长老茧了?”

    卫太医,“……。”

    苏小少爷,“……。”

    卫太医脑门上全是黑线。

    自打他进京,都不记得给苏小少爷上过几回药了。

    这屁股虽然还没长老茧,但也不远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