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失宠

第九百九十九章 失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南安王和南安王妃夫妻恩爱,平常什么事都对方给办的妥妥帖帖的。

    谁想到在抱孙儿这事上,居然会岔道了,把儿子给忘了个彻底。

    偏生下人也没察觉,结果孙儿都满月了,儿子才知道。

    想到骂了这么久,刚刚还一瞪再瞪,南安王妃都觉得有点对不住儿子了。

    但也只是有一点。

    自己媳妇怀孕了,镇北王世子妃提醒他要养十个月,他都没往这上头想。

    这么笨,挨瞪还觉得委屈了?

    南安王妃又瞪了一眼。

    来南阳侯府道谢的宾客是憋的肩膀直抖。

    还是第一次见这么阴差阳错被爹娘给落了,不知道自己添了儿子的。

    歪打正着来参加儿子的满月宴结果被小厮拦在门外要请帖才给进的。

    这是要笑死人啊。

    这个笑料在鄞州传的沸沸扬扬,最后传到了京都,不知道笑喷了多少人……

    南阳侯府在鄞州的地位举足轻重,南安王和南安王妃亲自办的满月宴,但凡鄞州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

    满月宴办的热热闹闹,大家觥筹交错,祝贺南安王府添丁,南阳侯府添了表少爷。

    南安郡王被挨个的敬酒,反正他也高兴。

    唯一没有敬他的就是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了。

    嫉妒。

    满满的都是嫉妒。

    怎么南安郡王当爹就跟捡了儿子似的?

    说当爹就当爹了。

    他们可是硬生生的要等十个月。

    这都等多久了,都还没生呢。

    他居然就当爹了?

    儿子还满月了?

    楚舜他们坐在那里喝闷酒,怎么看南安郡王都是在炫耀。

    亏得他们还那么同情他,觉得大家兄弟一场,他们都要做爹了,就他一个媳妇还没有娶到手。

    本来楚舜还陪着南安郡王的,自打秦菡儿怀孕后,还隐隐有种弃南安郡王而去的感觉。

    现在真心忍不住想揍他了。

    喝了两坛酒后,南安郡王趁着方便的机会去看儿子,真是越看越喜欢啊。

    一个多时辰后,满月宴才散。

    等宾客都走了,楚舜他们把南安郡王拖到角落里打了一顿。

    打完了,拍拍手走人,去街上给侄儿挑满月礼物了。

    南安郡王酒喝的多,就算没喝酒也不是楚舜他们三个的对手啊。

    打的鼻青脸肿的,一点没留情。

    南安王妃见了道,“怎么打的这么重?”

    南安郡王抽气道,“他们怪我没提前告诉我有儿子了,今天还是满月的日子,空着手来了,没面子……。”

    都说了他也不知道。

    来参加儿子满月宴还被拦着要请帖的,他更没面子。

    结果还是揍他。

    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想要揍他,他多呼吸了一口气都是挨揍的理由。

    找了这么个理由已经算是顾着他了,好歹他还能把锅甩给爹娘,看他们惭愧不惭愧去。

    南安王妃想到自己也瞒着没告诉靖国侯夫人她们,结果过些天抱着孙儿回去,会不会也不搭理她?

    南安郡王顶着一脸淤青去找秦菡儿帮他上药。

    然后没事就逗儿子玩,虽然小世子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但南安郡王按捺不住新奇啊。

    一直在想做爹是种什么感觉,没想到这么快就体会到了。

    南安郡王没事就戳戳自家儿子的脸,不知道被秦菡儿和南安王妃打了多少回手背了。

    不过这个新鲜感没有维持多久。

    小世子用吐奶、撒尿把自家亲爹的新鲜劲折腾没了一半后,最后用一泡屎把南安郡王对他的新鲜感浇的连个火星都不剩了。

    敢在他身上拉屎撒尿的绝对是头一份了。

    换完锦袍回来,南安郡王嫌弃的看了眼自家吐着奶泡泡的儿子,望着秦菡儿道,“你闻闻,我身上还有没有味儿?”

    丫鬟婆子站在一旁,腮帮子都憋抽筋了。

    昨天郡王爷看小世子还满是爱意,疼的爱不释手。

    这才过了一天啊,就只剩下嫌弃了。

    不过她们也真是没见过世子爷这么倒霉的,王妃天天抱小世子,也不过在她身上撒了回尿,郡王爷抱了才多会儿,吐奶、撒尿、拉屎都经历了。

    也不知道郡王爷是怎么抱的,怎么就把尿布给抱松了……

    南安郡王觉得应该没臭味了,他泡了两回,用香皂戳了四五遍。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望着聂瑶道,“以后还是生女儿,我都预定苏兄的儿子做女婿了。”

    聂瑶,“……。”

    什么预定?

    这又不是定货物,那叫娃娃亲好不好!

    南安王妃走进来,一巴掌拍在南安郡王后脑勺上,“要再生个儿子。”

    “生那么多儿子做什么?”南安郡王揉后脑勺道。

    儿子多了不稀罕。

    东乡侯府就是前车之鉴。

    上回父王把他打晕,他父王母妃怎么就没点心理阴影呢,打起来这么疼。

    南安王妃瞪他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瑶儿要再生一个儿子过继给南阳侯府。”

    连自己有儿子的事,南安郡王都不知道,更别提这事了。

    打完了,南安王妃就想起来了。

    南安郡王,“……。”

    知道聂瑶生了个儿子后,南阳侯就想把这外孙儿留在南阳侯府了。

    本来聂瑶也没有被南安王府八抬大轿娶回去,算不得名正言顺,南阳侯府正好缺个子嗣将来继承爵位,不怪南阳侯动心。

    南阳侯也是厚道人,聂瑶怀身孕,南安王妃还专程从京都来了鄞州,对聂瑶的疼爱一点都不比他这个祖父差。

    他也不想为了争个外孙儿和南安王府生出嫌弃来,便不和南安王府争南安郡王的嫡长子了,等聂瑶再生个儿子,跟着南阳侯府姓聂,等长大了,他百年之后,继承南阳侯府。

    南阳侯府虽然也有爵位继承,但侯爵比起郡王爵位差远了,南阳侯也怕外孙儿长大了会不高兴。

    但嫡次子就不同了,虽然也是嫡子,但没法继承爵位,这对次外孙和南阳侯府都好。

    南安王妃能不答应吗?

    人家没和她争这一个就不错了。

    在这事上到底是南安王府亏待了聂瑶。

    南安王和南安王妃商议过后,给南阳侯送了封信去,应承了他这事。

    南安王妃就盼着再添个孙儿,结果南安郡王想要女儿。

    小世子躺在床上,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亲爹那里失宠了。

    楚舜他们来补送满月礼。

    待在军营里有钱都没地儿花,这一上了街,几个大男人买起东西来叫那些夫人都惊讶。

    三个人拉了一马车来,就问你怕不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