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九百五十三章 家书

第九百五十三章 家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锦高兴。

    周四姑爷更高兴。

    两人也算是一拍即合了。

    苏锦敬了周四姑爷半盏茶就起身了。

    周四姑爷笑道,“二管事这么急着走?”

    苏锦看着他,“待久了,你不怕周管家起疑?”

    周四姑爷觉得苏锦够谨慎。

    不过他一个姑爷还用得着怕周家一个管事吗?

    苏锦转身离开。

    杏儿屁颠颠紧随身后。

    早知道一路去边关,有人给他们送钱,她们就不用带那么多银票在身上了。

    周四姑爷以为苏锦是要回客栈,他好派人去拿秘方,谁想到苏锦和丫鬟继续逛街,并没有把银票的事放在心上。

    虽然苏锦答应了,但秘方不拿到手,就不能算数。

    他还得防备着秘方有没有问题,不能花了一万五千两最后被人给甩了。

    不过晾他也不敢耍他。

    苏锦逛了半条街,看到一个代写家书的摊子,迈步走了过去。

    摊主是个书生,年纪不大。

    苏锦都在他对面坐下了,他还在看书。

    苏锦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四下喧闹的街道,不得不佩服他闹中取静的本事。

    这要没读成个书呆子,迟早会高中。

    杏儿喊道,“还做不做生意啊?”

    书生翻了一页,这才发现对面坐了人。

    他把书倒扣,问道,“要写家书吗?”

    “借用一下纸笔,”苏锦笑道。

    书生把纸笔递给苏锦。

    苏锦写了张方子,然后递给书生道,“有劳帮我誊抄一份。”

    书生不解,“兄台会写字,何须我帮忙誊抄?”

    “我可不帮人做坏事。”

    “我只是觉得自己字丑而已,”苏锦道。

    “……。”

    书生看了看字迹。

    默默的提笔沾墨。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苏锦莫名心堵的慌。

    随口撒的慌,他怎么就不质疑下呢?

    她的字真有那么丑吗?

    书生誊抄一遍后,吹干墨迹交给苏锦。

    杏儿问道,“多少钱?”

    “一钱银子。”

    杏儿摸了五两银子放桌子上。

    书生有点为难道,“找不开。”

    杏儿也为难了,“这已经是最小的银子了。”

    书生,“……。”

    怕书生不信,杏儿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来。

    书生被打击的体无完肤,默默的来一句,“财不露白。”

    杏儿把银票揣回怀中。

    书生拿了银锭子,道,“你们等我会儿,我去买点米。”

    苏锦就坐在椅子上等他。

    书生生意还不错,他前脚走,后脚一大娘就过来了,道,“我写封家书。”

    苏锦坐着没动,大娘看着她,“我要写封家书给我儿子。”

    苏锦失笑。

    这是误会字摊是她的了吗?

    她还没帮人写过家书呢,苏锦坐到书生的位置上,道,“大娘要写什么?”

    大娘一脸慈爱,脸上的笑容都溢出来了,“写给我儿子,你就告诉他,他媳妇给他添了个大胖儿子,家里都挺好的,让他不用担心,在边关打仗,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打仗的时候别愣头愣脑的往前冲。”

    “对了,让他有空记得写封家书送回来。”

    嗯。

    苏锦没替人写过家书,不懂要润色。

    大娘怎么说的,她就怎么写。

    写完后,给大娘读一遍,大娘笑道,“你这家书写的好,我听得懂,是我想和我儿子说的。”

    苏锦,“……。”

    这应该是夸她的吧?

    苏锦把信叠好,装在信封里,又写了谁收。

    把信交给大娘的时候,大娘有些不好意思道,“能不能帮我给孙儿取个名字?”

    “姓什么?”苏锦问道。

    “姓张。”

    苏锦思岑了下,提笔沾墨在纸上写了两个字——

    张屹。

    大娘不识字,但认得张纸,她指着另外一个道,“这是?”

    “屹,意指正直、坚定、高挺,沉稳之意。”

    大娘连连点头,“正直好,就叫这个。”

    “那你把我孙儿的名字也加在信里,告诉我儿子一声。”

    苏锦照办。

    大娘拿着信,摸出一大把铜钱放在桌子上,道,“有劳先生赐名了,先生一定会高中状元的。”

    大娘道了谢,拿着写着名字的字喜滋滋的往前走。

    太高兴了,没看到马车走过来。

    幸好车夫及时勒紧缰绳才没有撞上。

    不过马车突然停下,马车里坐的人应该晃了下。

    丫鬟掀开车帘看情况,马车里一少夫人抱着一孩子。

    那孩子正好看到马车外戴着面具的苏锦,他高兴道,“爹爹,是爹爹。”

    少夫人忙往外一看。

    见是苏锦,眼里闪过一抹失落,“那不是爹爹。”

    “那是爹爹,”小男孩固执道。

    少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不是戴个面具就是爹爹了啊。

    车夫赶着马车往前,哭声传开,“我要爹爹,我要爹爹!”

    苏锦坐在那里百无聊赖,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认错了。

    等了小半盏茶的功夫,书生才拎了袋米回来。

    他把找的钱给杏儿。

    苏锦起了身,书生看着桌子上的铜钱道,“这是?”

    “刚刚有位大娘来找你写家书,我替你写了,”苏锦道。

    书生一脸黑线。

    找他誊抄方子,却帮他给人写家书?

    他怎么不接着嫌自己字丑了?

    书生道谢,苏锦迈步走人。

    回客栈喝了一盏茶,周四姑爷的小厮就来了。

    一万五千两银票换了一张方子。

    看着小厮从苏锦房间出来,周管事眉头拧的紧紧的。

    四姑爷的小厮怎么和镇北王世子妃认识?

    小厮下楼很快,周管事喊住,小厮回头看了一眼,飞快的跑了。

    周管事一看就知有问题。

    他没敢问苏锦,知府夫人过寿,他得去送份贺礼。

    在知府府上,周管事见到了周四姑爷,他道,“四姑爷抢周家的生意就罢了,我奉劝四姑爷一句,不要打美人阁二管事的主意,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周四姑爷笑了笑道,“美人阁靠山是大,但他也不过只是个二等管事,周管家跟着岳父大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犯不着对他如此卑躬屈膝吧?”

    周管事面色平静道,“你是周家四姑爷,我才好言相劝,这一路走来,我是见识过二管事的手段的,便是老爷在,都会自叹弗如,四姑爷不要自讨苦吃才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