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入狱

第六百九十三章 入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勇诚伯府门前。

    刑部的衙差把勇诚伯府包围的水泄不通。

    远处一顶软轿停下。

    轿帘掀开,崇国公看着勇诚伯府的大门,脸色是要多阴沉就有多阴沉。

    小厮过来道,“国公爷,刑部只包围了勇诚伯府,没有抓人。”

    崇国公冷笑一声。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刑部为什么只包围了勇诚伯府,既不抓人,也不撤走。

    要只是刑部,他还能施压。

    可要刑部尚书包围勇诚伯府的是东乡侯。

    他施压,只会把火烧到他身上来。

    想到勇诚伯的所作所为,崇国公一把将轿帘放下。

    “回府!”

    刑部尚书府。

    曲大少爷骑马走在前面。

    刑部尚书坐轿子走在后头。

    等从软轿内出来,刑部尚书夫人便望着他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怎么觉得你老是心不在焉?”

    同床共枕了十几年,没有人比刑部尚书夫人更了解刑部尚书了。

    肯定是出事了。

    而且不是小事。

    曲大少爷也望着刑部尚书,“爹,到底出什么事了?”

    他离京许久,如今回来了,一堆人要请他吃饭。

    他打算宴会和和大家聚聚。

    结果散宴后,刑部尚书就让他回府。

    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他还要赶着去赴约,总不能爽约。

    刑部尚书沉着脸去了书房。

    刑部尚书夫人和曲大少爷只能跟在后头。

    刑部尚书生性谨慎,便是尚书府,也不知道哪个小厮就是谁家的眼线。

    只有进了书房,他才能放心的训斥自己的儿子。

    “我派人去勇诚伯府搜查,找到了图纸上的瓷器,但并非是贡品,”刑部尚书道。

    曲大少爷愣住,“怎么会不是贡品?”

    刑部尚书瞪他,“是不是贡品,我会认不出来吗?”

    刑部尚书夫人急了,“不是贡品,那贸然把勇诚伯府给包围了,这可怎么是好?”

    毕竟是伯府,哪是能轻易包围搜查的。

    真要追究起来,这是渎职了。

    曲大少爷被自家亲爹瞪懵了。

    之前办差回来,父亲看他多和颜悦色,他是第一次被父亲委以重任,他是力求办好,不出一点差错的。

    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的纰漏。

    万一连累父亲丢官,曲大少爷忙道,“不可能错的,我问的很详细,那就是贡品。”

    “瓷器是很精美,完全达到了贡品的档次,但瓷器底下并没有贡品字样,”刑部尚书道。

    没有贡品字样,算哪门子贡品。

    只要是进贡之物,哪怕就是个雪梨,箩筐上也会有贡品二字。

    “那现在该怎么办?”刑部尚书夫人着急道。

    “我正想办法呢,”刑部尚书头疼道。

    是他太心急了。

    可就算他不心急,明儿把证据给东乡侯看,结果也一样。

    此事错在证据不足。

    是他儿子办事不利。

    “你们先回去吧,”刑部尚书摆手道。

    曲大少爷还要说话,刑部尚书夫人把他拽了出去。

    没有直接骂他,就不错了。

    还敢在他爹气头上碍眼,这不是找骂吗?

    “你啊你,本来你爹挺高兴的,结果转过脸就出事了,”刑部尚书夫人叹气道。

    曲大少爷是满腹委屈。

    他奔波了这么久,不就为了完成父亲的交待,结果——

    曲大少爷心情不好,也没心思出府赴约了。

    刑部尚书夫人回了屋子,越想越脑壳疼。

    刚打算歇会儿,丫鬟就进来禀告说老夫人让她回去一趟。

    刑部尚书夫人猜到是为了何事,她不想回去挨训,可一听老夫人晕倒了,她就不能不回去了。

    等刑部尚书夫人回府,已经是傍晚了。

    刑部尚书望着她,“挨训了?”

    “我娘感激勇诚伯救过她,拿他当亲儿子看待的,你又是她女婿,把勇诚伯府给包围了,她能不多问几句吗?”刑部尚书夫人道。

    “我把弄错了的事一说,娘就放宽心了。”

    彼时丫鬟端饭菜进来。

    今儿曲大少爷回来,厨房做的都是他爱吃的菜。

    只是吃到一半的时候,曲大少爷想起件事,他忙把筷子放下,“爹、娘,我吃饱了,我先出去一趟。”

    话音未落,人已经跑了。

    刑部尚书夫人看着还剩下半碗饭的碗,道,“这才吃了半碗饭就饱了?”

    “离京一段时间,怎么养成了火急火燎的性子?”

    “我听说东乡侯在培养人耐性上有绝招,要不把他也送去东乡侯府磨砺一番?”

    刑部尚书道,“第一次出远门,做事着急在所难免,习惯了就好了。”

    再说曲大少爷出门后,骑上马背就直接跑了。

    小厮追都追不上。

    曲大少爷去了一家瓷器铺。

    不过这时辰,瓷器铺已经打烊了,铺子前面做生意,后面是住宅。

    曲大少爷翻墙进去,就找到了正在吃饭的掌柜的一家。

    他突然闯入,把人吓了一跳。

    “你是什么人?!”掌柜的道。

    曲大少爷揪着掌柜的衣领子道,“你是礼州周家的人是不是?”

    掌柜的点头,“是,我是。”

    “我问你,三年前,礼州是不是进贡过一批瓷器,被青云山打劫了?”曲大少爷问道。

    “是,是有这回事。”

    “那瓷器上怎么没有贡品字样?”曲大少爷问道。

    掌柜的望着曲大少爷道,“宫里点名要没有字样的贡品,我们不敢不听啊。”

    点名了不要贡品字样?

    曲大少爷蹙眉,“到底怎么回事,详细说来。”

    掌柜的知道的并不详细,他把知道的说出来道,“那批贡品是宫里要了作为贺礼送人的,特意叮嘱不能比宫里皇上后妃用的差,但不能刻上贡品字样。”

    “为了那批贡品,周家上下忙了整整一个月。”

    原来如此。

    曲大少爷让掌柜的把他的话写下来,签字画押后,就带着供词走人了。

    等他回府,天上已繁星密布。

    他把供词呈给刑部尚书过目。

    刑部尚书眉头拧的紧紧的。

    三年前,宫里并没有要大批的瓷器作为贺礼送人。

    进贡一事也没有找到存档。

    定是有人假传圣旨!

    第二天,是朝廷休沐的日子。

    刑部尚书吃了早饭后,就去找了东乡侯。

    东乡侯把供词送进宫,皇上看过后是勃然大怒,不仅让东乡侯查抄勇诚伯府,而且要彻查此事。

    勇诚伯府上下悉数入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