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喜脉

第五百七十四章 喜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苏锦安睡在小榻上。

    杏儿坐在一旁拿着本破旧的书看的认真。

    那本书是她自己写的,上面记载的都是东乡侯、唐氏、苏大少爷、苏小少爷他们的经典语录。

    只要听着很有道理,杏儿就会在心底默念好几遍。

    因为唐氏说过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怕忘记,杏儿就写下来,时时温故,才能张口一股子东乡侯风。

    正看的认真,碧朱踩着台阶上来。

    跑的快,声音有些大。

    杏儿抬头,就见碧朱走进来。

    见苏锦睡着,碧朱身子一僵,不敢开口。

    杏儿望着她,“有事啊?”

    碧朱飞快的点头,“清秋苑的丫鬟彩菊来了,说是南漳郡主传池夫人去了牡丹院。”

    “已经一个时辰了还没有回去,她和绿翘去牡丹院,丫鬟不让她们进屋。”

    不让她们进屋,彩菊自然不敢硬闯。

    担心池夫人出事,就跑来找苏锦了。

    杏儿忙把苏锦摇醒,“姑娘,你快醒醒啊。”

    看着杏儿摇的越来越快,碧朱都心惊胆战。

    做丫鬟的哪能这么摇晃主子呢,尤其还不是十万火急的事。

    虽然世子妃和池夫人关系不错,但池夫人毕竟只是一个小妾。

    哪有为了一个小妾,把睡的正香的世子妃摇醒的?

    要碰到脾气差的主子,会被打死啊。

    苏锦睡的那是真香,被杏儿摇醒那也是真恼。

    但杏儿一说池夫人进了牡丹院一个时辰了,苏锦脾气怔没了,只余下疑惑。

    池夫人安分守己,南漳郡主和她八竿子打不着,把池夫人叫去待一个时辰,明显有问题啊。

    难道南漳郡主还能和池夫人能聊一个时辰?

    苏锦忙下了床,道,“去看看。”

    她快步出了竹屋。

    可等下台阶的时候,她脚步又停了下来。

    杏儿望着她。

    刚刚那么急,怎么又不走了?

    她刚要开口,苏锦已经转身回去了。

    她把新调制的香膏拿了一盒,方才出门。

    池夫人虽然被南漳郡主叫了去,但在屋子里,不一定南漳郡主就是在虐待她。

    万一不是呢?

    她已经不止一次被南漳郡主训斥了。

    贸贸然找去,肯定会再被训一顿。

    池夫人的安危要放在心上,但她也不想挨南漳郡主一通骂。

    到了前院,就看到心急如焚的彩菊和绿翘。

    两丫鬟是真着急了,都急的忘了躲在阴凉处,晒的满头大汗。

    苏锦问她们,“今儿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啊,”彩菊忙道。

    想着也问不出来什么,苏锦便没再问了。

    出了清秋苑,苏锦就没有让彩菊和绿翘跟着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是为了救池夫人去的牡丹院,但也要含蓄点儿。

    看着苏锦朝牡丹院走来,出来的小丫鬟赶紧转身回去了。

    内屋。

    南漳郡主歪在贵妃榻上,丫鬟给她剥荔枝。

    不远处的琴台边,池夫人跪在那里,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

    身后的琴台上,古琴断了根弦。

    喜鹊晕在琴台另一边,人事不知。

    丫鬟走进来道,“郡主,世子妃来了。”

    南漳郡主脸阴沉沉的。

    没见过这么给妾室出头的。

    很快,苏锦的声音就传进屋来,“我新得些香膏,特给母亲送来。”

    还真是孝顺。

    南漳郡主看了赵妈妈一眼。

    赵妈妈走出来,望着苏锦道,“郡主乏了,刚睡下,香膏交给奴婢吧。”

    看着赵妈妈伸过来的手。

    苏锦笑了。

    她就是想借送香膏的由头进屋。

    结果香膏送了,人却没见着,这不是一个笑话吗?

    可她又不能不给。

    苏锦把香膏递了出去。

    赵妈妈反倒有些错愕了,没想到世子妃这么好说话,不过这里毕竟是牡丹院,是郡主的内屋,世子妃也不敢放肆。

    上回让池夫人在太阳底下跪,这次吸取了教训,世子妃也没辄了。

    赵妈妈接过药膏,替南漳郡主道了谢,转身回屋。

    只是上台阶的时候,手一抖,那盒青花瓷的香膏脱了手。

    哐当一声传来。

    瓷盒坠地。

    里面的香膏撒了一地。

    杏儿气的叉腰,“你怎么拿的东西?!”

    赵妈妈脸都吓白了。

    真的。

    她明明握的很稳的,可突然就手抖了,然后东西就摔了。

    一定是世子妃在香膏上动了手脚。

    可她又不敢贸然指责,否则就是自己办事不利还倒打一耙了。

    “可惜了这么好一盒香膏,”苏锦语带惋惜。

    她是真惋惜。

    她费了好大力气才调制的,打算送给她娘唐氏用的。

    苏锦望着赵妈妈,“赵妈妈是府里的老人了,摔坏主子的东西,该受什么样的处罚你比我清楚。”

    赵妈妈背脊一寒,道,“世子妃息怒,奴婢不敢摔坏您给郡主的东西,实在是这瓷盒突然烫手。”

    她一说这话,牡丹院的丫鬟婆子就都怀疑是苏锦在瓷盒上动了手脚。

    毕竟苏锦会医术。

    她曾抬抬手,让马蜂悉数全晕。

    在瓷盒上动手脚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苏锦笑了,“这是在怀疑我了?”

    “奴婢不敢,”赵妈妈忙道。

    “不敢?”

    “那你告诉我,瓷盒怎么会突然烫手?!”苏锦声音骤然转冷。

    “既然母亲没醒,我就在牡丹院等她醒过来,这香膏谁也不许动,等大夫来验毒!”

    苏锦盯着内屋。

    她说的这么大声,屋内都没有反应,看来是真出事了。

    喜鹊忠心,知道她在外面,怎么也会出声求救的。

    看来只能等王爷来了。

    苏锦转身朝正堂走去。

    苏锦发了话,还真没丫鬟敢动香膏一下。

    清香扑鼻,一闻就知道是好东西。

    大夫来的很快。

    苏锦刚进正堂,丫鬟才把茶奉上,大夫就来了。

    原本是赶着来给南漳郡主诊脉的,结果还未瞧见人,先检查了香膏。

    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道,“香膏没有问题。”

    “那瓷瓶呢,”赵妈妈声音在颤抖。

    “瓷瓶也没有,”大夫道。

    赵妈妈脸又白了三分,摇摇欲坠。

    大夫进了屋,给南漳郡主请安。

    南漳郡主看了池夫人一眼,“给她把脉。”

    池夫人猛然抬头。

    大夫朝她走过来。

    池夫人不肯把手伸出来。

    可惜她跪了许久,丫鬟摁着她,她就动弹不得了。

    大夫一头雾水,没见过这么抗拒把脉的,莫非是有什么隐疾?

    等一摸脉象,就明白问题所在了。

    “是喜脉,”大夫如实道。

    哪怕有这个心理准备,南漳郡主的脸还是瞬间冷了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