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接济

第四百二十七章 接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么说,可能给人一种盲目自信的感觉。

    但这是苏锦的直觉。

    她爹太厉害了。

    都没有上战场,只是飞虎军就配合谢大老爷活捉了北漠王。

    她爹若是在,更是不必说。

    虎父无犬子。

    苏阳的性子随了东乡侯,小小年纪就聪慧不凡,将来成就,绝不弱于东乡侯。

    父子两代为朝效力,再加上就是侯爵,将来不封王说不过去。

    不过也正因为高,这一次怎么奖赏东乡侯,着实让皇上为难了一番。

    当初苏锦救了皇上,谁都没想过青云山的土匪会是飞虎军。

    飞虎寨盘踞天险,打劫朝廷,实为一患。

    偏偏就这么一群土匪,朝廷久攻不下。

    为了青云山脚下的百姓考虑,再加上救命之恩,这才封了东乡侯。

    如果当初知道是飞虎军,皇上的封赏绝没有这么大。

    东乡侯重建飞虎军有功,但这么多年“落草为寇”,打劫朝廷,有损朝廷威名这是过。

    不过现在朝廷威名回来了,普通将士怎么可能敌的过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虎军?

    惨败不足为奇。

    皇上权衡功过,封东乡侯为飞虎军大将军。

    苏崇自然还是飞虎军少主了。

    其他十名侥幸未死的飞虎军也都有封赏。

    八千飞虎军将士则论功行赏。

    赏赐完。

    东乡侯代替将士们谢了恩,然后呈了两本账册给皇上。

    一厚一薄。

    薄的是这十几年他带人打劫朝廷的饷银和粮食。

    厚的是那些打劫来的饷银和粮草都是怎么花掉的。

    两本账册一亮出来。

    崇国公就有点站不住了。

    不少大臣都变了脸色。

    这样的变脸在东乡侯意料之中。

    这些年青云山替那些贪官污吏背了多少的黑锅。

    他打劫两万两,到了皇上跟前,他打劫的至少是五万两。

    便宜他们占了大半,皇上的怒气全是冲着青云山的。

    一次次剿匪,全拜那些贪官所赐。

    虽然对东乡侯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但东乡侯岂能让他们凭白占了便宜?

    每一笔他都记下来——

    一起算!

    看着账册,皇上是勃然大怒。

    青云山是群假土匪!

    他的朝臣才是真土匪!

    东乡侯都把罪证都呈给皇上了,皇上能不彻查吗?

    皇上当即把账册交给了刑部尚书。

    嗯。

    刑部尚书外出查案,昨儿傍晚回京的。

    东乡侯以飞虎军副将的身份回来,不可能再进刑部。

    就算再进,知道东乡侯不是土匪,刑部尚书对他有的只是敬重,而非害怕。

    账册交出去后,东乡侯再主动出击,他望着崇国公道,“虽然霆儿是崇国公府大少爷,但毕竟很小就离开了,我一直叮嘱他不要和崇国公府起争执,没想到最后还是对上了。”

    “霆儿不知自己的身世,赢了崇国公府祖宅。”

    “但亲兄弟明算账,我相信崇国公也愿赌服输,这祖宅我就不让霆儿让出来了。”

    崇国公脸隐隐发青,他握拳道,“这是家事,怎么能在议政殿上说?”

    东乡侯笑了一声,“的确是家事,但皇上关心崇老国公。”

    “之前崇国公府不是说崇老国公病重,不宜搬离崇国公府吗?”

    “霆儿是崇老国公的嫡长孙,我想由霆儿来照顾老国公,还有大太太帮着,崇国公应该没什么不放心的吧?”

    有什么不放心?

    从头到脚都不放心!

    可这话崇国公说不出口。

    崇老国公和崇国公府大太太被烧是苏崇带东乡侯府的人救的。

    之前也是崇国公府大太太在照顾崇老国公。

    之前可以,现在能不可以吗?!

    何况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崇老国公这么多年都在想他的长孙,他肯定愿意和长孙生活在一起。

    不只是祖宅,人家是连爹都要一块霸占了。

    偏偏崇国公气的呕血,还得强忍着。

    愿赌服输。

    不能因为是自己的侄儿,就强要回来。

    如果苏崇不是上官霆呢?

    没有这么欺负小辈的。

    至于崇国公府祖宅,东乡侯肯定是不会要的。

    隐姓埋名十五年,靠着打劫朝廷重建的飞虎军,都归苏崇,何况只是一个宅子。

    从头到尾,崇国公都找不到可以攻击东乡侯的地方。

    唯一的就是容貌了。

    找不到和当年一丝相似的影子。

    可找不到又如何,难道冀北侯还能认错儿子吗?

    崇国公强忍着愤怒——

    点头了。

    早朝商议到这里已经很晚了,再就是如何处置北漠王的事。

    虽然活捉了北漠王,但北漠王骨头硬的很,杀他容易,要他投降难。

    何况当初被活捉的时候,北漠王高呼,“谁要敢投降,诛九族!”

    北漠没投降,但退兵百里。

    人带回京了,怎么处置看皇上的。

    只是北漠王不是寻常俘虏,杀了,和北漠是彻底交恶。

    放了,那是纵虎归山。

    不杀不放,就这么关着,也不是办法。

    百官意见不一。

    要杀、要放、看押起来的都有。

    争的是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皇上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但崇国公要杀了北漠王,扶持新的北漠王的主意,东乡侯和镇国公都不同意。

    这事一时间也不用做决定,皇上容后再议,便下朝了。

    皇上留东乡侯去御书房说话。

    崇国公出了议政殿,身子就摇摇欲坠了,勇诚伯扶着他。

    回到崇国公府后,崇国公再扛不住晕了过去。

    但他晕着,崇国公府的麻烦却是接踵而至。

    飞虎军回来了。

    犒赏三军后,便是轮流放他们回家探亲,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在京都的自然先回去。

    这么多年,飞虎军一直是东乡侯在接济,这事飞虎军上下都能作证。

    那本厚厚的账册上也明确了那部分开支。

    不过接济飞虎军家眷并非朝廷的责任,是东乡侯在替那些枉死的兄弟们在照顾妻儿父母,所以用的大部分钱是东乡侯手下经营所得,不算在军饷之列。

    崇国公压根就没接济过飞虎军家眷一文钱,却冒领了属于东乡侯的功劳,飞虎军如何能忍?

    何况崇国公府小厮为了逼问是谁接济的飞虎军,不惜对飞虎军家眷拳打脚踢。

    家人被这么虐待,血性男儿如何能忍?!

    何况对崇国公府,那是旧仇未报,又添新恨。

    然后——

    飞虎军一纸诉状把崇国公府给告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