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二百九十章 习惯

第二百九十章 习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锦从来没这么心虚过。

    这件事是她自己造成的。

    弄掉了香皂,忘了让杏儿捡起来,导致她滑倒,扑倒屏风。

    恼羞之下,拿香皂扔人,又砸伤谢景宸……

    罪魁祸首是她。

    然而,整间屋子里,除了她这个罪魁祸首,其他人都倒霉了。

    苏锦端了铜盆来,帮谢景宸洗额头,伤口是被香皂砸出来的,上药之前必须洗干净了。

    “你忍忍啊,”苏锦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

    谢景宸闭着眼睛,额头疼的一颤一颤的。

    等洗干净了,苏锦才挑了药膏帮他涂伤口。

    杏儿站在一旁看着,眼里心里都是对姑爷的同情。

    然而这个最同情姑爷的人被姑爷打发了。

    “你退下吧,”谢景宸道。

    杏儿端着铜盆离开。

    她前脚关门,后脚苏锦起身,然后就被谢景宸给摁在了床上。

    谢景宸整个人压在她身上,疼的苏锦龇牙咧嘴。

    “你压死我了!”她叫道。

    她抱怨她的,谢景宸不理会她。

    不给她一点教训,都对不起他这一身的伤。

    苏锦挣扎不了,拿眼睛瞪他。

    可目光和谢景宸对上,又心虚的瞥开了。

    没办法,脑门上的淤青太扎眼了。

    但她也不能让他一直压着啊。

    苏锦伸手抱住他,手“不小心”碰到谢景宸后背,那些一碰就疼的淤青成了她的护身符。

    谢景宸倒吸了两口气后,一把抓住苏锦捣乱的手,摁在了头顶上。

    摁住了手,苏锦还有脚能动。

    只是踢到了谢景宸的后背,也把自己给坑了。

    谢景宸被她踢的后背往下一弯,直接亲在了她额头上。

    突如其来的触感,苏锦只觉得一阵激流从脚尖涌到了头发稍,整个人酥酥麻麻的,脸也跟着红了。

    苏锦再一次想死。

    谢景宸望着她道,“你想我亲你直说,用不着这么拐弯踢脚。”

    苏锦,“……。”

    “你的胳膊不是受伤了不能动吗?”苏锦望着他。

    “……。”

    苏锦挣扎了下自己的手,证明谢景宸骗她。

    虽然她心里有数,但被她抓包,看他如何抵赖。

    谢景宸一脸坦然。

    见苏锦唇瓣泛着光泽,如水洗的樱桃般诱人。

    他喉咙动了下,眸光幽暗起来。

    他附身准备亲上去,苏锦瞅准时机。

    在手和脚都不自由的情况下,靠着能活动的脑门和谢景宸来了一个碰撞。

    好巧不巧的挨到了谢景宸淤青处,疼他是眼冒金星。

    见苏锦也摸额头,还用埋怨的眼神望着他,谢景宸服气了,“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你是要和我同归于尽吗?!”

    “别和我说话,我头晕,”苏锦郁闷道。

    “……。”

    谢景宸是被她给打败了。

    见小几上有药膏,他拿给苏锦。

    苏锦没接。

    谢景宸挑了点给她抹上。

    “疼,疼,疼!”

    “别动,”谢景宸道。

    “你轻点儿!”苏锦叫道。

    “忍忍一会儿就好了,”谢景宸道。

    屋外,有丫鬟路过。

    听到这话,羞红了脸,拔腿就跑。

    涂了药,苏锦歇了会儿,额头才没那么疼,困意来袭,眼睛都快要黏到一起了。

    她往床内侧睡一点,尽可能的把地方让给谢景宸。

    谢景宸不知苏锦是为了他好,只当是故意闭着他。

    心口堵了一团气,经久不散。

    他磨牙道,“你是想趴墙上睡吗?”

    苏锦,“……。”

    “我还不是怕碰到你后背,你晚上睡不好吗,”苏锦嘟嚷道。

    “你以为这样,待会儿就不挤我了?”谢景宸道。

    “……。”

    每天晚上不论她怎么睡,第二天都是趴他胸前醒的。

    怎么睡过去的,她就不知道了。

    她也没有把握保证这一次会例外。

    只是他后背淤青那么多,她靠上去,他晚上能睡着,她都佩服他。

    “我尽量,”苏锦道。

    谢景宸小心躺好,只是怀里空荡荡的,他不适应。

    再加上白日里从不午睡,今天被苏锦诵读给催眠了,睡了大半个时辰,这会儿更是难以入眠。

    苏锦倒是困的很,打着哈欠,准备睡去。

    刚要睡着,谢景宸胳膊一揽,就把她抱了过来。

    苏锦挣扎道,“你干嘛啊!”

    “抱紧你,以确保我大半夜不会疼醒过来,”谢景宸理直气壮。

    “……。”

    在谢景宸这么理直气壮下,苏锦反倒心虚了。

    她动了动,准备去小榻睡,谢景宸胳膊桎梏着她,她挣脱不开。

    “就这么睡吧,反正每天被你抱着,我也习惯了,”谢景宸闷声道。

    “……。”

    苏锦有点懵。

    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可一时间,她又说不上来。

    她是每天都把他当抱枕,可他不也每次都搂着她的吗?

    眼睛迷糊,苏锦决定先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只是她睡着了,谢景宸是怎么也睡不着。

    借着昏暗的烛光,看着怀里的人儿,那双狡黠灵动,恍若星子的眼眸紧闭,呼吸匀称。

    光滑细腻,吹弹可破的皮肤泛着淡淡粉色,琼鼻挺直而小巧,唇不点而朱。

    谢景宸看入了神,那微颤的睫毛仿佛羽毛撩拨他的心尖,让他心猿意马,久久不能平复。

    睡不着的他,起来冲了个冷水澡。

    翌日,天大亮。

    苏锦醒过来,神情气爽。

    杏儿端了铜盆过来,道,“姑娘,你醒了。”

    苏锦掀开被子下床。

    杏儿望着她,问道,“姑爷昨晚怎么睡小榻的?”

    “他睡小榻的?”苏锦道。

    “……。”

    “不是姑娘轰的?”杏儿问道。

    苏锦斜了杏儿一眼,“我有那么凶残吗?”

    没有她就不这么说了。

    杏儿心中嘀咕。

    姑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自己对姑爷的凶残,回头她要记得和夫人说,让夫人帮姑爷数落姑娘几句。

    苏锦穿好裙裳,然后洗漱。

    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额头上淡淡的淤青,没那么明显,涂点粉就看不见了。

    梳妆完,刚准备坐下吃饭,外面丫鬟进来道,“大少奶奶,老夫人派人来传话,让您和姑爷一起去栖鹤堂。”

    苏锦需每日去栖鹤堂请安。

    但谢景宸不用。

    特地派丫鬟来传他们去,不知道想做什么。

    那些人的心思,她也猜不到,索性就不猜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