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内伤

第二百六十九章 内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栖鹤堂。

    内屋,老夫人跪在蒲团上诵经祈福。

    王妈妈端了茶出来。

    刚出门,就看到杏儿一脸欢快的走过来。

    “王妈妈,”杏儿唤道。

    “……。”

    “杏儿姑娘怎么来了?”王妈妈客气道。

    “我家姑娘让我来告诉老夫人一声,让老夫人别急,明天这时辰她就回侯府,”杏儿道。

    “……。”

    “另外从东乡侯府买药丸是要给钱的,不要钱的药丸吃出了毛病,侯府概不负责。”

    “……。”

    这是要南漳郡主跪完一天一夜,大少奶奶才肯帮忙啊。

    那些差点要了人命的药丸,还要给钱?

    王妈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谁让他们又落大少奶奶手里了。

    “药丸要付多少钱?”王妈妈声音颤抖。

    “我家姑娘说象征性收点就行了,”杏儿道。

    王妈妈有点感动了。

    她以为大少奶奶会狮子大开口的。

    刚这样想,她就知道她没有想错。

    杏儿道,“我家姑娘的象征性是一千两银子一颗。”

    王妈妈,“……!!!”

    王妈妈愣在那里,半晌没说话。

    杏儿抬手在她跟前挥挥。

    王妈妈回过神来道,“大少奶奶可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

    “不过我家姑娘说了她会派人去佛堂盯着的,”杏儿补了一句。

    “……。”

    王妈妈迈步进屋。

    老夫人已经知道苏锦让杏儿传的话了。

    “一五一十的去禀告南漳郡主,”她闭着眼睛,咬牙道。

    牡丹院。

    南漳郡主听完丫鬟的禀告,气的把桌子上新换的茶盏摔的粉碎。

    屋子里丫鬟婆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发泄了一通怒气,南漳郡主踩着一地的碎瓷片走了出去。

    佛堂内,南漳郡主跪的双膝发麻。

    外面,丫鬟进来道,“郡主,云王妃和拂云郡主来了。”

    南漳郡主心上一喜。

    赵妈妈赶紧扶着她起身。

    南漳郡主慢吞吞的走到花园,就遇到了二太太。

    二太太一脸诧异,“大嫂怎么从佛堂出来了?”

    “云王妃来了,我怎么能不招待她?”南漳郡主道。

    二太太,“……。”

    “云王妃是来找大少奶奶的道谢的,”二太太扯了嘴角道。

    不是找她的。

    不、是、找、她、的!

    几个字在南漳郡主脑子里嗡嗡作响。

    南漳郡主脸上笑容湮灭,就像是被人狂扇了几巴掌似的。

    未免南漳郡主太尴尬,二太太迈步走了。

    走了会儿后,她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南漳郡主转身往佛堂走。

    愤怒的声音传来:

    “刚刚禀告我的丫鬟是谁?”

    “给我拖出去狠狠的打!”

    有多丢脸,她就有多愤怒。

    事情都没弄清楚,就来禀告她!

    二太太嘴角往上勾了几分。

    她抬脚往前走。

    没有回西院,而是朝西北角一处院子走去。

    院外环境清幽,古树参天,浓阴蔽日。

    院内花团锦簇,姹紫嫣红。

    一年约五十二三的老夫人在给花浇水。

    她是老国公的妾室,丁姨娘。

    也是二老爷的生母。

    二太太走上前,唤道,“姨娘。”

    丁姨娘把水瓢放下,瞥了眼二太太的气色道,“心情很好?”

    二太太扶着她,笑把南漳郡主被罚跪一天一夜的事说给丁姨娘听。

    丁姨娘愣了下,“真是老夫人罚的南漳郡主?”

    “虽然是被逼的,但的确是老夫人罚的,”二太太笑道。

    “那我倒真有些好奇了,”丁姨娘眸光透着一丝深邃。

    二太太不常来看丁姨娘,或者说丁姨娘不许她常来。

    二太太把这些天国公府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丁姨娘。

    丁姨娘道,“咱们镇国公府的大少奶奶倒成了她们的克星了。”

    “岂止是克星?”二太太笑道。

    “那是克的毫无招架之力。”

    丁姨娘喝茶,笑道,“照这架势,过不了多久,老夫人就该按捺不住了。”

    “按捺不住什么?”二太太好奇道。

    “没什么。”丁姨娘不欲多说。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她们斗她们的,二房不要插手其中,必要的时候……。”

    丁姨娘低语了几句。

    二太太面露惊色。

    沉香轩,院外。

    苏锦迈步出院门,就看到云王妃和拂云郡主走过来。

    云王妃端庄雍容,沉稳大气。

    拂云郡主俏皮可爱,亭亭玉立。

    母女两容貌还有几分相似,一看就知道是亲母女。

    两人身后跟着两丫鬟,手里端着托盘,显然是给苏锦的谢礼。

    走上前,苏锦福身道,“见过云王妃。”

    云王妃把苏锦扶起来道,“大少奶奶客气了,多亏了你和谢大少爷救了小儿一命,我云王府感激不尽。”

    虽然东乡侯府很霸道、很凶残,云王妃有点怕。

    但那点惧怕抵不上她对苏锦的感激。

    要不是苏锦救命,她这会儿已经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拂云郡主还在为在大佛寺误会了苏锦的事拘谨,红着脸,不敢看她。

    云王妃表达了谢意,把谢礼送上,一起送上的还有三千两银票。

    苏锦,“……。”

    苏锦哭笑不得。

    她公然打劫永宁侯世子的话,拂云郡主记在心上了。

    不仅给了她买解毒丸的两千两,还有一千两被打劫的钱。

    她有点怀疑这小郡主是不是希望被打劫了。

    很歉意,她要失望了。

    苏锦把银票还给云王妃道,“我收崇国公世子他们钱,是因为和他们有过节。”

    “不能见死不救,救了又心里不舒服,才直接打劫他们的,”苏锦道。

    杏儿站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到手的银票被自家姑娘给塞了回去。

    为什么不要啊?

    不主动打劫她们就不错了。

    人家送来的,当然要收了。

    云王妃没想到苏锦不要,她有点摸不透苏锦在想什么了。

    苏锦领着云王妃去见老夫人。

    一路上,有说有笑。

    云王妃有点吃惊苏锦的谈吐,绝不再京都大家闺秀之下,拂云郡主觉得自己有点喜欢她了。

    等送云王妃出府的时候,苏锦笑道,“希望能和郡主成为朋友。”

    “真的吗?”拂云郡主眼底泻出光芒道。

    “真的,我没什么朋友,”苏锦笑道。

    “我也没什么朋友,”拂云郡主道。

    “……。”

    这是要开始比谁更惨吗?

    “她们都怕我,”苏锦道。

    “……。”

    “她们都巴结讨好我,”拂云郡主道。

    苏锦,“……。”

    完败。

    内伤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