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追究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追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车徐徐在镇国公府前停下。

    杏儿下马车后,将苏锦扶下来。

    看见她进来,小厮恭敬道,“大少奶奶回来了。”

    “兵部尚书夫人还有武安伯夫人她们来了,等您半天了,”小厮道。

    等她半天?

    昨天刘公公宣旨,是不得不等她回来。

    兵部尚书夫人她们就泛不着了吧。

    把银票送来不就成了吗?

    难道还怕镇国公府昧下那三千两?

    苏锦抬脚进国公府。

    见到李总管,杏儿问道,“宫里送田契来了吗?”

    “送来了,”李总管回道。

    “交给大少爷了。”

    苏锦点点头。

    还没走到二门,就看到一丫鬟领着一太医出来。

    太医看到苏锦的眼神都带着惧意。

    苏锦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

    她有那么凶残吗?

    也不知道国公府谁又病了,她人都不在,应该与她无关才是。

    苏锦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她迈步往前。

    刚进二门,丫鬟就道,“老夫人让大少奶奶回来了去栖鹤堂一趟。”

    “我知道了。”

    栖鹤堂内。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南漳郡主和二太太坐在左右下手。

    三太太不在。

    正堂内还有两位面生的夫人,西眉南脸,端庄华贵。

    苏锦走上前,福身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唤苏锦来可是有什么事?”苏锦问道。

    老夫人盯着她。

    她不信苏锦不知道她找她来所为何事!

    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着,脸上是压抑的怒气。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救了武安伯世子他们是好事。”

    “但你怎么能明着要人谢你呢?!”老夫人声音冰冷。

    苏锦微皱眉。

    就算要教训她,也不该当着外人的面。

    这是拿她立威吗?

    苏锦瞥向兵部尚书夫人,“我还以为你们是来道谢的,敢情是来和老夫人告状的。”

    兵部尚书夫人身子一凛。

    “不,不是……。”

    “我们是来道谢的,”兵部尚书夫人忙道。

    她赶紧起身,道,“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府了。”

    她把怀中的带的银票放下道,“谢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救了小儿一命,一点谢礼,不成敬意。”

    把银票放下,她朝老夫人和南漳郡主告辞。

    动作行云流水,告辞的也飞快。

    生怕晚走一步,到时候非死即伤。

    还是永宁侯夫人聪明,把银票放下就走了,她们要多留半天做什么?

    明摆着,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就不怕老夫人和南漳郡主她们。

    二太太起身道,“我送送她们。”

    然后,正堂内就只剩下老夫人和南漳郡主了。

    杏儿看着茶几上的银票,走过去拿在手里。

    “还多给了一千两呢,”杏儿高兴道。

    老夫人气的脸都青了。

    “施恩不图报的道理你懂不懂!”南漳郡主数落道。

    “我没图回报,”苏锦淡淡道。

    “没有?!”南漳郡主还从未见过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她指着杏儿手里的银票道,“那这是什么?!”

    “这是银票,”苏锦回答的很认真。

    “我就是看在银子的份上才救他们的,”苏锦回道。

    南漳郡主嗓子一噎。

    苏锦看着她,道,“只是买卖,与回报无关。”

    “崇国公府送了银票来吗?”苏锦问道。

    没人回答她。

    她望向丫鬟。

    “没有,”丫鬟摇头道。

    “永宁侯夫人送了四千两银票来,”丫鬟声音颤抖。

    苏锦望着南漳郡主道,“崇国公府没有送来,看在母亲的面子上,我施恩不图报,该崇国公府给的三千两,我不收了,希望崇国公府能知恩图报。”

    “你!”南漳郡主气的咬牙。

    谢锦瑜瞪着苏锦道,“永宁侯夫人给的四千两里有三千两是帮崇国公府付的!”

    “所以呢?”苏锦问道。

    谢锦瑜两眼剜着苏锦。

    她没有说话。

    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锦问道,“是让我把三千两还给崇国公府,还是以后崇国公府不必对我知恩图报了?”

    “大嫂既然嫁进镇国公府了,就该为镇国公府的脸面考虑一二!”

    “我不希望走出去,人家都以为我镇国公府救人都是有目的的!”谢锦瑜冷道。

    苏锦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你们是你们,我是我,”苏锦道。

    老夫人冷道,“你已经是我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了!”

    “既然是我镇国公府的人,就要守我们镇国公府的规矩!”

    “去佛堂跪三个时辰,给我好好反省!”老夫人冷道。

    谢锦瑜一脸幸灾乐祸。

    苏锦道,“不就罚跪吗,我跪就是了。”

    “不过在跪之前,有件事我要先弄清楚了。”

    “镇国公府有人假借我的名义去东乡侯府拿止泻药的事,不知道镇国公府家规该怎么处置?”苏锦声音冷冽。

    谢锦瑜瞪着苏锦道,“是你们东乡侯府假借别人名义在前的!”

    苏锦看着她,“大姑娘说的是什么事?”

    谢锦瑜嘴巴一张,正要说话。

    南漳郡主喊住她,“瑜儿!”

    谢锦瑜紧咬唇瓣,差点就中计了。

    苏锦瞥向南漳郡主道,“如果觉得我东乡侯府也做过假借别人名义的事,咱们就去皇上跟前说清楚。”

    “嗯,如果你们觉得皇上会偏袒我,去太后面前说也行。”

    她就是这么好说话。

    南漳郡主恨的咬牙切齿。

    苏锦望向丫鬟,“另外四千两银票呢?”

    丫鬟望向老夫人。

    老夫人没说话。

    “大少奶奶等会儿,奴婢这就去拿,”王妈妈道。

    没一会儿,王妈妈就把四千两银子取了来。

    苏锦接过银票,福身告退。

    出了栖鹤堂,杏儿道,“姑娘怎么不追究到底啊?”

    “下次吧,谁要执意让我罚跪,我就追究到底,”苏锦笑道。

    “姑娘真聪明,到时候就有人跟咱们作伴了,”杏儿欢快道。

    “……。”

    三太太走过来,正好听到苏锦说这话,她手攒紧了几分。

    她迈步进屋,脸上怒意堆砌。

    “听丫鬟说三房请太医了,谁身体不适?”老夫人问道。

    三太太摆摆手。

    丫鬟们都退下。

    “大姑娘也退下吧,”三太太道。

    谢锦瑜撅了嘴走了。

    等人都走了,三太太才道,“是老爷身体不适。”

    老夫人心往上一提。

    “怎么了?”她急问道。

    三太太一脸恨意,“还不是那‘止泻药’害的,老爷他,他……。”

    “他到底怎么了?”

    “吞吞吐吐的,你倒是快说啊!”老夫人急的上火。

    “老爷他……不举了!”三太太哭泣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