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四十九章 损失

第四十九章 损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客栈掌柜的硬着头皮把一万两还给南安郡王。

    如果可以,他想反悔,不做这笔买卖了。

    地契是可以补办。

    但难度超乎想象。

    补办要交税,这块地价值的一成,他们东家两万两卖了,如果衙门说这块地值六万两,他们得交六千的税。

    本来就亏的没地儿哭了,再交个六千两,不是拿刀子捅他们东家吗?

    这还不算上下打点的钱……

    掌柜的深呼吸。

    好歹这是钱的问题。

    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还有更难办的,那就是他们东家要和衙门证明这块地是他们东家的。

    因为房契和地契可以分开拥有,所以房契能作为证明的一部分,但还不够。

    这间客栈来路本来就不够正当,是从赌坊买的,当时凭着东家的交情,只花了三万两。

    房契地契进了他们东家的手,就没再见过外人的面。

    现在想证明,难比登天。

    地契是东家的,只是被烧了。

    不可能会有地契之争。

    但没有地契,他就拿不到那一万两。

    他这不是一万两就把东家的客栈给卖了吗?

    地段这么好的铺子,说是拱手送人一点都不为过。

    想着还要写了字据去找东家摁手印。

    客栈掌柜的眼角有了泪花。

    怕自己会被打死。

    也怕东家剩下的半条命会被气没了。

    拿到银票后,南安郡王骑马往前走了几步,就到天香楼前了。

    他们骑在马背上,阳光打在他们身上,嘴角的淤青格外的明显。

    他们看谢景宸的眼神有点复杂,还有那么点蠢蠢欲动——

    想揍他。

    看来这回鼻青脸肿又和他有关了。

    谢景宸正要问怎么回事。

    只见楚舜几个深呼一口气,从马背上下来,不由分说就把他拽到了那边茶摊。

    将他摁在凳子上。

    谢景宸还没反应过来。

    跟前的桌子上就多了一张皱巴巴的纸。

    楚舜铺的。

    手里还多了一支狼毫笔。

    北宁侯世子塞给他的。

    定国公府大少爷拿出掌心大的玲珑小端砚,正在研墨。

    磨了几下后,他头一瞥,不耐烦道,“过来看好!”

    身后,一管事的走过来,不苟言笑。

    谢景宸眉头拧成麻花。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把昨天给我们的借条再写一遍,我爹和祖父怀疑那借条不是你写的,”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

    “就算伯父他们怀疑,也不会把你们揍成这样吧?”谢景宸质疑道。

    揍自己儿子有可能,但他们不会连南安郡王和楚舜他们一起揍。

    定国公府大少爷有点痛心,“亏我们还拿你当好兄弟,你对我们的了解还不及对我爹深刻。”

    谢景宸,“……。”

    他们的鼻青脸肿是这么来的:

    昨天,借条和入股书送到他们手里。

    他们四人好好商议了一翻,决定要入股书,不要借条。

    但谢景宸和苏锦的铺子是卖炭的,他们花一万七千五百两入股卖炭,他们怕把自家亲爹娘气出好歹来。

    然后,就把借条给爹娘看。

    谢景宸是镇国公府大少爷,是镇国公疼爱的孙儿,他缺钱,肯定要借。

    五千两给了定国公府大少爷,但是借条没收了。

    楚舜他们都有借条,打算和银票一起给谢景宸。

    少他一份,定国公府大少爷不干了。

    好兄弟,当然要保持步调一致。

    不能搞特殊化。

    脑回路也不大正常的他们,决定帮定国公府大少爷把借条偷回来。

    借条是放在定国公的书房藏着的。

    他们四个大晚上的穿着夜行衣进去翻箱倒柜——

    被当成窃贼给活活揍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要不是定国公府大少爷投降的快,南安郡王的胳膊都差点被定国公的暗卫给掰折了。

    本来定国公就有点怀疑那借条是不是真的。

    他们大半夜的去偷借条。

    他笃定借条是假的。

    南安郡王几个把同款借条拿出来,定国公更是深信不疑。

    他们几个从小就臭味相投,这一定是他们联手骗钱的把戏。

    怕他哪天拿借条找镇国公要钱,事情败落,所以要把借条偷回去。

    这点小把戏——

    骗的了南安王,骗不了他。

    楚舜他们是长了几张嘴都解释不清。

    最后,就想出了对照笔迹这么个办法。

    谢景宸一脸黑线的把昨天的借条写了一遍。

    管事的仔细对照。

    除了没摁手印之外,其他的一模一样。

    “要不要再摁手印?”定国公府大少爷摸着刺疼的嘴角道。

    “不用了,国公爷的确冤枉了大少爷几个,”管事的中肯道。

    “算了,算了,祖父冤枉我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一回要不是楚舜他们牵扯其中,我都懒得解释,他老人家高兴就好,”定国公府大少爷摆手道。

    “……。”

    这话叫国公爷听见,少不得又是一顿板子。

    管事的把借条收好,骑马走了。

    他一走,楚舜他们坐下,喝了半盏茶,然后齐齐瞪着谢景宸。

    谢景宸,“……。”

    “有话就说。”

    “这成了亲,就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哪不一样?”谢景宸不解。

    “我们兄弟多年,什么时候为你挨过揍?你一成亲,看见没有,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你才嫁人……啊呸,你才娶媳妇几天啊,我们就挨了两回揍了,我要好好考虑下,要不要挑个黄道吉日和你割袍断义,不然哪一天就小命不保了。”

    “……。”

    “欠条被定国公收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和我说一声不就行了,”谢景宸道。

    这在他眼里,分明是他们找抽。

    定国公府大少爷则道,“万一我祖父找你祖父要钱呢?”

    谢景宸还没说话。

    苏锦走过来,笑道,“这是好事啊,一顿骂值两万两,以我相公的忍耐力,绝对能扛到镇国公府破产。”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谢景宸扶额。

    杏儿站在一旁。

    一脸懵懂。

    她望着苏锦。

    “为什么姑爷一顿骂值两万两?”

    “那张欠条作废,定国公拿着欠条找国公爷要两万两,就等于定国公府大少爷欠了你家姑爷两万两,”苏锦解释道。

    杏儿点点头。

    “奴婢懂了,他们害姑爷少挨了一顿骂,损失了两万两。”

    “……。”

    这理解够强大。

    苏锦扶额。

    只见杏儿望向楚舜几个——

    用强大的脑回路征服他们。

    “所以你们应该要赔我家姑爷损失的两万两。”

    “……。”

    噗!

    南安郡王一口茶喷出来。

    好巧不巧的喷了坐对面的北宁侯世子一脸。

    北宁侯世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