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师道成圣 > 第434章下界最后的整合

第434章下界最后的整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匆匆半月,在这半月之间,无论是魏央的众徒,还是仙府之中的奴仆,修为皆是大幅度有所提升。

    贡献值不够,便进入神木林,与大唐官府秘境历练,梦幻灵兽不足,便以贡献值兑换,对此魏央已经倾尽一切所能,不光光是为了渡劫,带领弟子去往地仙界做准备。

    同时,魏央也是希望能够倾尽所能,为妖师宗奠定底蕴,不会因为他的离去,导致实力大幅度减弱,从而令妖师宗实力有所下降。

    当魏央自静室之中而出,修为已经到了问劫境三阶大圆满,随时都可沟通人道降下雷劫,届时便可登顶地仙界。

    看着一众不舍的众徒,魏央对此心中也是不舍,可是终究要踏足地仙界,届时才可真正的掌旗劫数。对此通天教主已经传语,令冥河老祖多次催促魏央渡劫。

    时间,显然是不能再拖了,此时的魏央看着众徒,从未想到大部分众徒,都选择驻留凡界,看着众徒拖家带口,子女满堂的繁荣,魏央也替他们感到高兴,只要当这第二代弟子成长起来之后,那便迎来妖师宗第二次的盛世。

    在此期间,魏央也是再次出入南蛮之地,灭了一直仇视妖师宗的数出门派,所掠夺的灵脉,也使得仙府终究演化出六条灵川,仙府后院也正式得以开启。

    不过仙府依旧没有演化仙界,对此众徒魏央也不敢贸然带往仙界,给予他们自由选择之权。

    “众徒,眼下做出决断还有机会,若是不愿跟随为师,当要恪守本心,莫要祸乱苍生,若是做出天人共愤之事,莫怪为师自上界而归,亲自取了你们的脑袋。”

    “吾等,凝记师父的教诲,定会造福苍生。”

    众徒急忙开口而言,眼中泪水轻轻滑过,寒珑等第一批跟随魏央之众,更是哽咽的抽泣,后悔为何不如同大师姐一般,远离这世俗的情爱。若不然此时也能跟随师父离去,可一得一失之间,便是他们也不知道,哪边获取更大。

    寒玲、金未悔、熊四、袁通、费寒、陆明、冥鹰、焦陌。再加上后来拜师的月白、玄彩娥、杜***计十一位徒弟,选择跟随魏央去往地仙界,这些人没有家室所累,在世俗的种种恩怨,皆是斩断一空,也没有的牵绊于心。

    而仙府之中的奴仆,魏央亦是大有改变,那些不入道师之境的奴仆,皆是魏央留在宗门之中,放归他们自由。当然仙府也自动抹灭了,关于此中的一切记忆。

    而无论是兽场、灵田、亦或是药圃中的天材地宝,已经大量的灵器、法器、道器,尽数被魏央留在宗门之中,这般繁多的品类,便是令宗门弟子全部出动,花费了足足半月的时间,才算是统计出相应的数额。

    三百阿修罗卫,由阿修罗长者须罗所率,自然跟随魏央去往地仙界,这乃是魏央身边,最为精悍的一支力量,可谓是魏央在地仙界成势的根本,故此虽然对于宗门有所影响,凡是魏央却不得不为,

    秦武马与秦承志两人,已经转为鬼王之身,就算驻留在宗门之中,亦是不能驻留太久,故此魏央亦是准备,带他们去往地仙界。

    牧胡与雨歌两人,倒是打算留在宗门之中,其一,两人已经有了后代,为了他们的儿女,也是无法去往地仙界,不过他们选择留在宗门中,也是增加不少的助力,届时儿女长大成人之后,与一代弟子带着二代弟子,也可去往地仙界,可成魏央在地仙界的后援之力。

    原为奴仆的西戎种,以及后来强行收服的火鹤教弟子、南山派弟子,只有不足百人踏足道师之境,这些人乃是各门各派的精英,留在妖师宗非但不能成为助力,只怕会影响妖师宗原本的平稳,这些人自然被魏央带到地仙界,以免为祸妖师宗的整体平衡。

    欧渊与婉儿的孩子,眼下还不足十岁,无奈之中,也只有选择留住下界,而无论是欧渊还是婉儿,都以宗门护法为尊,倒是能够助益宗门。虽然对于魏央的整体实力减弱,可是对于宗门的实力,无疑是增加数倍有余。

    17为欧氏族人,虽然愿意跟随魏央,不过最终皆是选择留在妖师宗,成为欧渊麾下炼器堂的精锐之力。

    叶断的叶氏虽然身怀黑帝血脉,但是实力刚刚起步,这些人留在南蛮,才是他们最好的归途。至于羽玄远、乘风、御龙、苦行、玄灵水,已经夸父众人,皆是选择跟随魏央,其中夸父一族,因为仙府特殊的助益,实力已经一度达到仙人的边缘。

    若不是小天压制他们的修为,只怕他们眼下已经成为了仙人,当然相对应的灵泉之水的所耗费,也是一笔巨大的数额。

    娥女自不用说,眼下桃夭夭的实力,也是踏足道师之境,自然跟随魏央去往地仙界。

    仙府灵川已经全部演化,后院也被仙府开启,其中的九大道阁全部建造完毕,看着所有的众徒,无论是选择留在宗门,还是跟随魏央,都已经按照各自属性,兑换了契合他们的道法,魏央对此还是颇为满意。

    “今日,为师为你们讲最后一场道法,希望对你们日后的修行有所帮助,早日登顶地仙界,师父在上界等你们而来。”

    “谢师父。”

    众徒纷纷叩首行礼,有喜有悲、有聚有散,这便是时间的规则,没有人能够一辈子在一起,也没有人一辈子不能相见。

    世间百态终究是镜花水月,也许只有那些凡人,当他们寿元已尽,魂魄泯灭于世间,这才是永远的离别。

    而对于这些能够修行的灵师来言,眼下的分别,便是为了来日更好的团聚,到了那个时候,也许人人都可以登顶。即便是有些人离去,那也是福缘不够,机缘不足而已。分别对于众徒来言,虽然是一种悲伤,但是较之凡人,还是欠缺了那般难舍的情怀。

    走到宗门石塔高出,看着四周无论是二代弟子,还是三代弟子,亦是外门弟子,纷纷盘膝坐在地面,眼中凝视着高塔之上,带着希冀、期望、激动的眼神。

    魏央心中一股激情悠然而起,这就是他的宗门,属于他开创的宗门,来自于他的道法传承的宗门。

    依旧是寒玲居于魏央身边,洪钟长鸣,原本喧闹的宗门,在这一刻之间,瞬间化为寂静,只有几只鸟儿轻鸣,静的可闻听呼吸之身。

    “妖师宗自开宗一来,以外族为本,以造福苍生为愿,吾本想为外族争取一线生机,不想令妖师宗一脉,成长如今盛世,非吾之力,乃尔等所为,乃众人齐心断金之举。日后尔等方要宁记此言:犯吾妖师宗者虽远必诛,但有恩吾妖师宗者,亦要涌泉相报。”

    “尔等宁记师父、师祖、祖师、祖师爷箴言。”

    扫了一眼,其下眼中带着激动,更多则是兴奋之色的弟子,魏央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能够记住多少。回首扫了一眼身后的寒玲,魏央轻轻的点了点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