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师道成圣 > 第319章道场之分

第319章道场之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见到紫斑毒蛟苟延残喘,魏央当即欲要出仙府之时,却被梦瑶琴伸手所阻,不仅疑惑的看向梦瑶琴,不知道她这是何意?

    “郎君,不对。”

    “怎么了?”

    “佛门素传三大派系,四大菩萨之分,三大派系皆在西牛贺州设立道场,而四大菩萨之中,只有观音菩萨在南海设立普陀山道场,逐渐在南瞻部州收徒传道,时至今日,大有向中土传法之象。”

    “嗯,佛门东入,的确是如此之势?可是与那地藏菩萨有什么关系?这家伙居于地府之中,常年进化孤魂恶鬼,并非会参与佛门东入之事啊?”

    “郎君,应该是上界神仙转世吧?”

    以地藏菩萨为家伙之称,已经暴露魏央身份的不同,梦瑶琴当下已经察觉,微微一笑启口试探的问了一句。

    “嗯,身份不好与你多言,还请夫人莫要怪罪。”

    已经把梦瑶琴视为妻子,魏央自然不好狡辩,不过天蓬的身份,还真不好与对方多言,故此魏央才如此开口。

    “嗯,郎君莫要心中怀愧,不知当不知,也有不知的好处。来日郎君可说之时,自然会与我说予。这地藏菩萨虽在地狱之中,轻易不会出入凡尘,但是没有信徒哪来的香火,而地藏王传法之地,便在北俱芦洲之地。”

    “北俱芦洲?”

    “嗯,若不是因为观音菩萨,在普陀山开设道场,致使沙门僧人常常涉足南蛮、南野之地,我才知晓一些密辛。而且母亲在世之时,也有慈航斋有些交往,故此才对佛门之事,多有了解。”

    当下梦瑶琴把她所知佛门之事,尽数告知魏央,原来这方荒芜领域之中,佛道相争之事,并非是因为玄奘西行取经之始,早在唐朝之前,便已经隐隐有了苗头。

    凡间观音的传承,素有落伽、紫竹、慈航三斋,在这方面荒芜领域之中,落伽居于东海之中,原本欲以中土东方传道,可惜因为此时天下大乱,落伽一脉人丁稀少,并非如同他域之中,那般的强势。

    紫竹居于中土西方,在西戎之地传法,不过因为西戎之地,多是古佛传法之地,故此并非弟子众多,紫竹亦是不敢太过占据香火,只能避开古佛的道场,多行贫瘠之野,凡人敬拜异神之地。

    异神,并非是上界的神仙,而是一些深山老林之中,修行有成的妖魔鬼怪,这些妖魔鬼怪靠着凡人的供奉,一是有血食果腹,二是靠着功德之力,也可提升修为,故此紫竹一脉传道,可谓是步步艰辛,遭遇西戎满山的妖魔鬼怪所抵制,在西戎之地并非强盛,倒也比落伽一脉,微微的强了那么一丁点。

    而剩下的慈航一脉,在南野势力极大,因慈航一脉本身乃是道学,又与佛学相互融合,这一点倒是令南蛮,与南野之众所能接受。在这南蛮、南野之地,可谓是遍地开花,沙门僧人时常可见,在两地之中,号称百万僧徒之众,一时无比的强盛。

    而因为慈航一脉,从不与各大宗门争夺福地洞天,多是依靠功德之力,得以提升修为,这一点与各大宗门,也无利益之争,倒是令慈航一脉深入人心。

    地藏菩萨的道场虽在北俱芦洲,但是也有传法中土之念,在北狄之地多有弟子传法,正所谓南观北藏,井水不犯河水之说,地藏王的弟子,轻易不会踏足中土之南。

    “郎君,如今这度众乃是紫竹弟子,怎会敬拜地藏菩萨?而且地藏菩萨怎会降临此地?实在是令人想不透彻。”

    “也就是说,此次地藏菩萨降临,已经是越界了?”

    “对,就是这个道理。”

    梦瑶琴点了点头,对此心中亦是十分的疑惑,不知道观音传道的范围,怎么会出现地藏菩萨,这种事情在凡界本不该出现。

    而魏央此时脑海却飞速旋转,在凡间并没有道场之分,而在仙界之中,每位神仙都有各自的道场,从来不会琴房对方的道场区域,如有违者几乎难逃天庭之惩。

    对于两神之间,能够出现这种结果,在上界也只有三种情况出现,一是一位神族陨落,这种陨落说的不是真魂转身,真魂转生只要对方不死,依然可以继承原有的道场区域、

    其中有一例外,便是如同闻仲一般的真神,亦被称之为阴神,阴神因为只有神念,没有肉身之故,因转身三次依然未曾突破,原有阴神的修为境界,故此只能踏足天外天,与群魔一战,道场区域会由其他神仙继承。

    第二种情况,便是两神相争,两神相争所谓不死不休,一旦开启这样的宣战,那可是血染千里的大事件了。而能够停止如此之果,只有等到一方道场破灭,这种破灭了结果,便是弟子全数尽诛,道统将会永远的消失。

    地仙界的五帝之争,便是不死不休,一直持续于现今,便在这第二种情况之列。不过地藏菩萨与观音菩萨,同为佛门四大菩萨之一,绝对不会发生如此之事。

    那便有了第三种,便是一方神仙,准许另外一位神仙进入,本身的道场区域暂时代管。这样的事情,即便是最好的道友,亦不会轻易而为。

    毕竟道场相当于香火供奉,对方出现的频繁,难保其下弟子不会改旗易帜,而其下的民众,也定会舍弃原由的神灵供奉,该为供奉代管的神仙。

    下界虽然没有道场之争,但是佛门可谓不同,佛门依靠的便是信徒的力量,所凝聚庞大的香火愿力,供其一方佛陀修炼。

    以观音的性子,能够准许对方,代管一片道场区域,那绝对是有事缠身,而且此时绝对难以解决,甚至解决的时间,绝对的不短,这才有这般的举动。

    如此推断之下,魏央眼中精芒越来越盛,不知道玄奘西行将启,观音有什么样的大事,致使她如此而为?

    而相对于此事来言,魏央更为担心的便是都画,不知道都画跟随观音身边,会不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察觉魏央心中升起担忧之情,一旁的小天暗暗摇首,对方这多情的性子,说白了就是滥情。

    “都画竟然已经舍弃了你,你又为何要苦苦寻求其果?即便是见到了,对方能够回心转意,你有了梦瑶琴,难道还会接受对方么?即便是你接受了,梦瑶琴你还如何自处?明知道没有结果之事,你却要追寻到底,这乃是不智之举。也是对任何一女,不负责任的举措。”

    小天的话语,没有一点的偏袒,也没有一点的失衡,顿时令魏央心中升起悲戚,他寻找都画,究竟是为了对方的安全考虑?还是真的如同小天所言,依然放弃不了心中的执念?如此一来,魏央倒是正视此事,把梦瑶琴与都画两女,放在自己的心田之中择量。

    正如小天所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今梦瑶琴对他死心塌地,而他也对梦瑶琴心生爱意。对比于此,都画与他之间的感情,似乎如同一场梦幻,只有那双修之时,心神交融的激情,并没有太多的感情而言。

    如此一想,魏央倒是想起高月来,当高月还是高翠兰之时,两人也有如此情谊,懵懵懂懂的那一丝牵连,如同初恋一般的情思,令人难以忘怀。如此一对比,都画似乎高月刻骨铭心。

    滥情?似乎真的是如此,可是说是珍惜眼下、放弃从前,这也是说说而已,若是真的能够轻易的放下,还真不是说说而已?

    “时间会冲淡一切,我希望你能在这处龙脉聚集之地,与梦瑶琴安居一段时间,其一是为了培养你们的感情,其二是为了淡忘一切,我希望你心中莫要存有执念,那对你的修行太过不利。”

    小天的建议十分中肯,魏央倒是心中一亮,既然都画都不能比之高月,自己何必要苦苦纠缠。既然如此,那此地便当做自己的暂时道场,趁着观音无暇顾及此地,也好收拢一些高徒,以求扩充门庭传道于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