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师道成圣 > 第212章宗门之势

第212章宗门之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着并未流露出不耐之色的魏央,一时间,定坤暗自点头,对于魏央的成长,也是感到由衷的欣慰。

    “你啊,倒是比之从前稳重许多,把你的载人仙器让为师一观,可好?”

    “师父,那个无法让你观摩。”

    “嗯,也好。”

    定坤一愣,可是想到载人仙器的玄妙,怕是这小徒弟也有他的秘密,故此心中还真没什么不满,脸上也没有一丝的异样。

    “师父,并非弟子不愿,而是,而是弟子根本没有载人仙器,乃是一处随身世界。”

    见到师父如此开口,眼中尽是理解的神色,魏央心中也不好受,虽不能与师父实言,却取中说出随身世界之谜。

    “嘶,你说什么?随身世界?你怎么会有?莫不是欺我?呃,你能知晓随身世界之名,怕是真的拥有了。”

    想到若不是因为他乃一代弟子,只怕还真不知晓如此密辛,便是紫天等二代弟子,也未曾听闻随身世界之名,这魏央能够说出,显然不是欺骗自己。

    “师父,徒儿怎会欺你,这随身世界想要进入,只能与徒儿结契成奴,亦或是成为徒儿的徒儿。徒弟哪敢如此妄为,故此这随身世界,您老还是不看的好。”

    “嗯,随身世界啊?即便是为奴,又有多少人趋势而来?师父?哎,若是我不是你的师父,只怕也会考虑此事与你结契了。不过此事万万不可说予他人,即便你的师兄们,也不可与他们明言,便以载人仙器遮掩吧。”

    “可是,掌门亦或是旁人问起,徒儿苦无遮掩之术啊?”

    “哈哈,你这小鬼,你还真是福缘傍身。喏,这是师父不久之前所获,还为来得及完善,这载人仙器内中幻境,便给你当做遮掩之物吧?”

    “啊,不可,师父,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魏央从未想到,师父手中竟然有一件载人仙器,这也太巧了吧?

    “我知道你没那个心思,这乃是我不久之前,出山无意所获,只怕宗门之中,还无第二人知晓。要不我怎么说,你真是好福缘呢?合该此物与你有缘,收起来吧。”

    看着手中巴掌大的铜镜,魏央满眼都是感激,这载人仙器对于师父,亦是十分重要的宝贝,可见获得这件宝贝,师父的确花了很多心思。如今只为替他遮掩,便慷慨拿出此物,可见师父的为人如何了?

    “谢,师父赏赐,若是有一日不需,或是弟子有幸,能获得一件载人仙器,定送给师父,权当徒儿的孝心。”

    “嗯,你的孝心,师父明白。你对眼下形式怎看?与师父说说吧。”

    “师父,即便弟子成为首席弟子,我也不会帮衬舞峰谋利,望师父与师兄们能够谅解。”

    “嗯,为何?”

    定坤并没有什么不满,脸上不禁现出笑容,好奇魏央接下来的话语。

    “师父,嫡系四峰也好,我们舞峰也罢,弟子即便是成为首席弟子,也不一定成为掌门,即便成为掌门,又怎能以一脉之利,夺全宗之福。”

    “哈哈,不错,不被权利所迷惑,为师便放心了。舞峰一脉你可放心,为师绝对不会让他们插手,宗门的其他权利,原本拥有的权位,足以保证舞峰不衰了,你日后可谋自己嫡系。不过在此之前,师父要与你说一说,眼下全宗的势力,你可要听好了。”

    “请师父解惑。”

    魏央点点头,眼中尽是慎重之色,他知道接下来师父的话语,可是关乎全宗的势力,也关乎他如何谋算全局,故此不敢有一丝的怠慢。

    “眼下定宗一脉,二代弟子之中,也只有紫玉颇有耀眼,依照他平日所为,只有修炼之心,欲要早日渡劫去往地仙界。不过这紫玉进入宗门,天赋根骨不强,甚至从未看到他契合灵兽,光凭本身的实力冲顶,的确令人感到好奇。”

    “嗯,听紫云师兄说过此人,我亦是对此人感到好奇。”

    “好奇是好,可莫要与他发生对碰,此人我也是看不透,不过为师却知道,他与定宗的夫人蛟媚,只怕大有关联。”

    “嗯?师父什么关联?”

    “别乱想,应该是血脉至亲的关系,不过定宗不说,旁人也无法得知,而我们都是外人,也不好掺和人家的私事。为师亦不是多嘴之人,今日与你说予紫玉,从而言及蛟媚此女,乃是因为眼下的宗峰,乃是此人在背后主舵,非你大师伯定宗主事。”

    “怎会?”

    “此事假不了,便是掌门对此也是多有微议,奈何你大师伯对此女言听计从,也不是旁人可以劝说的事,此女绝对不简单,只怕,只怕宗门种种怪事,都与此女有关。”

    “师父,什么怪事?”

    “无法与你言明,看掌门如何安置于你?你只要记得防备蛟媚就是了。”

    “是,徒儿明白。”

    “定法一脉,紫虎素来勇猛,修为虽不足紫玉,但是其下弟子多为天赋不低,这一点一代弟子无人可比。其弟子在宗门多有权势,可谓是盘根纠错。便是各峰任何一脉,与他也无法相提并论,眼下传法堂三阁,尽数由此人掌控。”

    “嗯。”

    “定严一脉,只有紫曦天赋极高,此女虽然不敌紫玉的修炼天资,但是继承了你三师伯定严的衣钵。若不是女子之身,只怕掌门之位大可争之,故此掌门希望宗门弟子,能与之结为连理,此女掌管外院兽场权利颇重,与紫金分庭抗之。”

    说到这里,定坤眉头一紧,沉思半晌还是开口道:“不过此女私心颇重,你要小心防备,有些事情只怕定严也是不知。而此女更是主位宗讯堂,手眼通天之力,只怕也只有掌门可比。”

    “这,是师父。”见到师父定坤不愿说的更多,魏央也只能心中警惕,不好开口探寻更多密辛。

    “定明一脉,只有紫鸠为人正直,其他之人都是些狡诈之徒,这些人阿谀献媚、依附强势,或选追随紫玉,或为依附紫金,又或是依靠紫曦。如今宗门的矛盾,与他们不无关系可言。”

    的确,纵观四师伯定明一脉,还真都是狼藉之徒,也不知道四师伯为人正直,怎么门下尽是这等货色,也只有紫鸠一人尚可,可惜修为太差,此时依然处于法师境,未曾有一点突破道师境的迹象,故此定明一脉实力最弱。

    “不过紫鸠此人素来正直,魏央,便是紫鸠愿意与你交好,你也莫要与他交往太深,以免让旁人寻到话柄,连累了你四师伯最后的传承。”

    一句话,已经让魏央明白师父何意?只怕明峰势落在所难免,这样的结果,想必也是掌门之意。

    “如今你大师兄紫天掌管内院,你二师兄紫龙掌管杂院,你三师兄掌管贡献堂,虽看似权利不大,但其中各有原由,日后你便知晓。”

    “是,师父,我明白了。可是各大院、堂皆有二代师兄姐们主位,我该如何而为?”

    “出去。”

    “呃?师父何意?那徒儿先行告退。”

    “糊涂,我说的是你出宗而去。你什么都不用做,三月之后,便是宗门大比之时,我想掌门会安排,你去招募新的弟子,那时候便是谋利之时。而眼下你的修为不足,只怕掌门与你的祖师,皆会让你闭关修炼,也是为了雪藏于你,以免被他人暗下手段。”

    “这,难道说?”

    “不可不防,走吧,时间也过了一会,掌门与师祖也商量的差不多了,与我同上祖师殿吧。”

    “是,师父。”

    魏央心中升起紧张之感,不过听闻师父之言,只怕宗门眼下的形式,都在掌门与师祖掌控之中。显然师父早已站在掌门一脉,故此无论何人继承掌门之位,只怕舞峰一脉,都有自保的手段。

    “对了,师父,徒儿有一事禀报。”

    “说吧。”

    “关乎师姐之事,还请师父莫要着急。”

    当下魏央直接把事情,经过说予定坤所知,却不曾想到定坤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魏央的肩膀,轻轻的开口道:“此事我早已知晓,魏央你有心了,眼下你也拥有道侣,忘了你师姐吧。此时的她很幸福,那载人仙器便出自她手。”

    呃?不曾想到费了千辛万苦,人家师父早已知晓此事。而且显然与师姐也有联系,魏央心中倒是安稳不少,也不知道师姐眼下如何?倒是令他十分的好奇。至于情谊之事,那是魏阳,而不是魏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