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长元名的柳生秘剑

第三百二十九章 长元名的柳生秘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旗的民主制度非常复杂,名义上总统是花旗最高行政代表,然而在政府各个岗位上,布满了通过妥协、利益交换而获取权位的官员。

    花旗总统很多时候不过是一个中间人,负责统合各方面力量,让政府能够正常运转。

    至于国家政策,那可不是一个人拍拍脑袋就可以决定的,而是经过多方博弈、台下各种利益交换,然后达成的一致意见。

    史特尔也不例外,在花旗政府中他当然有自己的势力。

    他登上花旗总统的宝座以后,当然要用各种肥缺和相关政策来答谢帮助过自己的人,这同时也是打造自己班底的过程——一朝天子一朝臣也不是只有东方才有的说法。

    实际上,花旗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政治人物,总共只有五百三十七人,其中五百三十五人是众议员和参议员,除了这些议员之外,加上总统和副总统,就是所有花旗通过民主选举,代表民主制度的人物了。

    这些人也是花旗政治舞台的中心。

    但是花旗政府当然不可能靠这一点人运作起来,总统拥有在名义上,组建整个政府的资格,也就是说,总统具有任免除了那五百三十六人以外,其他所有职位的权力。

    史特尔当选后在第一时间内,就把政府的高级官员——包括但不限于各部部长、副部长、中层领导、行政办公室成员以及各委员会顾问,全部替换成自己人。

    但就算是这样,依然有些位置是他动不了的——比如说cai,这个部门是花旗海外情报力量的核心,向来是联合党的大佬们的保留位置,联合党和人民党两者争斗不休,但是大家都不会彻底撕破脸皮,有些自留地大家都不会去动的。

    既然掌握不了cai,那么fib就是史特尔最重视的部门了,这直接牵涉到他对国内情况的掌握,也是史特尔的腹心之地。

    这次fib在迪特尔丢了三条人命,让史特尔对欲望牧场的一点好感顿时丢到了九霄云外,就连黑社会老大还知道要给小弟出头呢,史特尔当然想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什么欲望之主。

    所以现在史特尔正在总统办公室里咆哮:

    “混蛋!这是对联邦政府的挑衅,这是对政府公务人员的谋杀!我们一定不能就这样算了,对,我要取缔欲望教派,我要逮捕那个什么欲望之主!”

    “总统先生,首先我们没有证据;其次,三位fib工作人员是以黑帮分子身份被杀,也就是说,我们假如要从这个角度追查,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独立检察官。”坐在侧面椅子上的费特开口说道。

    “咳咳,史特尔总统,我也不得不提醒您,欲望教派还不是合法教派,不存在取缔的说法,但是可以用非法集会理由进行驱散。不过,您真要这么做吗?”

    艾登也是史特尔登上总统宝座的功臣之一,这位中年男子皮肤白中有些发红,有四分之一的爱尔兰血统。

    “废话,不然我叫你们过来干什么?”

    “额,对不起,史特尔,我认为你在做出决定之前,应该先看看这段录像。”办公室里的人都是史特尔的老班底,乔赛亚直接称呼史特尔的名字也没人觉得奇怪。

    史特尔今年五十多岁,而乔赛亚已经六十多了,他原本是一名退休警察局长,与史特尔家有超过三十年的交情。

    他就是史特尔任命的fib局长,按说死的是他的手下,但是这位向来脾气火爆的老警察,今天可没有半点脾气火爆的样子。

    既然他这么说了,大家当然要看看他到底带来了什么东西。

    录像拍的质量很不好,大概是使用手机拍摄的,不但画质不高,而且画面还抖动的厉害。

    不过现在没人关注录像拍的怎么样,大家关注的是录像里发生的事。

    ————————————

    长元名此刻异常恼怒。

    自己代表师父柳生元和,与这些专家结伴而来。

    这些专家负责评估欲望牧场的技术能力和其他相关方面,而自己在负责这些专家安全的情况下,还要找机会观察一下那位欲望之主,是否值得自己替师父下一张战书。

    自己这边正在绞尽脑汁,要想个办法觐见那位欲望之主,结果自己这些同行者中,居然有个混蛋在欲望牧场中进行盗窃!

    盗窃也就算了,尼玛还被人抓住了,现在人家直接将这个混蛋扭送到自己面前——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自己打着师父的招牌。

    自己的脸丢了也就算了,可是万一传出去,云空殿不远千里,派人窃取欲望之主的物品,还被欲望之主的手下抓个正着——师父柳生元和的脸往哪里放?自己这个做捧剑弟子的把事情办成这样,怎么有脸回去见师父?

    “你——偷了什么?”虽然心中恼怒异常,不过能修成剑圣(虽然有点水),长元名这点涵养还是有的,总不能只听欲望牧场的一面之词。

    他面色平静的问,仿佛只是随口提一下。

    “——,长元大师,我——我希望获得一台单光源三维投影设备的样本带回日本研究,于是——”桥本宾嗫嚅的解释道。

    这位专家来自日本白鹿电子集团,负责评估电子产品方面技术。

    他对欲望牧场展现出的单光源光干涉投影技术极感兴趣,反正盗窃其他公司技术的事情他也不是干了一次两次了,甚至这还是他能爬上这个位置的主要依仗。

    长元名根本不听他说完,既然欲望牧场的人没冤枉他,做出如此有辱老师清名的恶心事迹,他就——该死。

    “八嘎——”圆弧形的刀光一闪而逝,众人视网膜上的刀光尚未消散,耳边就响起‘锵’的一声,长刀已然归鞘。

    “万分抱歉,布莱克先生,这等败类是我们日本的耻辱,我将把他如此行为回报给老师,十日内,我们必然会给您一个交代。”

    长元名整理衣袍、屈膝下跪,行了一个跪礼恭敬的说。

    “天啊,日本人都是这么残暴吗?”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拔过刀了吗?”

    作为参观团队,长元名他们并不是偷偷摸摸来到欲望牧场的,而是打着参观交流的牌子,堂而皇之的进入欲望牧场,这也正是长元名如此气愤的原因。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欲望牧场的外围,还不是正式的居住区,这里每天都吸引了大量游客,这个日本团队与欲望牧场人员的冲突和交涉自然也被人围观。

    直到长元名下跪道歉,桥本宾的尸体才摇晃了一下,跌倒在地,头颅滚到一边。

    “天啊,赶快报警,这里发生了凶杀案!”

    “哦,太棒了,今天可真没白来,你录下来了没有?”

    “录下来了,这个日本人太酷了!他一定是一位大师,那一刀太酷了!”

    花旗这边什么人都有,有人在一边急着拨打报警电话、还有人急着要把消息卖给记者,另外还有人觉得长元名当众杀人、酷的要死。

    当然,要是刚才长元名是用枪把桥本宾击杀的话,这帮人早就跑了——花旗人对枪很敏感,对刀就不是那么害怕了,哪怕是握在剑圣手中的刀。

    长元名道歉完毕,从跪姿缓缓抬头、收腿、起身,一股肃杀之气无声的开始蔓延,让周围吃瓜群众渐渐安静下来。

    “我很抱歉,但是如此发生了如此有辱师门的事情,我不得不对老师有一个交代。布莱克先生,请问欲望牧场的第一高手在哪里,如果欲望牧场没有传奇,那么,在下剑圣长元名希望能求见欲望之主。”

    长元名诚恳而恭敬的说道。

    但是随着他的话语,有一种杀意弥漫在空气中,让围观者莫名的感到遍体生寒。

    “!”

    “剑圣?!”

    “他说他是剑圣?”

    “剑圣是什么东西?”

    “是日本的剑圣?那是和我们圣域、传奇同等级的武道大师。”

    “天啊,那不是说,我们就要目睹圣域大师交手?”

    长元名也是无奈,日本剑圣本来只有天皇亲口承认才算有效,不然大岛慧也不会到现在还不为世人所知。

    可是现在为了挽回一点脸面,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世人所公认的三位踏入圣域的高手,分别是梵蒂冈的上帝之女——比阿特丽切;当代阿尔托莉雅血脉传承者——莱拉妮*阿尔托莉雅;日本的当代剑神——柳生元和。

    (大岛慧晋升剑圣以后,只有顶级高手的小圈子里才有人知道;赤旗军方高手向来不被世人所知;而负罪者——奥威奈特只是在马里布海滩昙花一现。)

    “哦,传奇?唔,这个级别的高手在我主座下共有十三位,你想挑战谁?看你的样子,达到传奇境界还不到三个月,气息都没有稳定,就出来试剑了吗?你的老师知道这件事吗?”

    被长元名如刀锋一般的眼睛盯着,换做旁人早就忍受不了,不敢对视将视线挪开。

    但是这位布莱克先生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您是——”长元名惊疑不定的问。

    “其他人都有任务不在这里,你如果今天就要挑战的话,那就只能挑战我了。”布莱克*奥威奈特微笑着说。

    “——请指教!”长元名沉默了片刻,毅然说。

    剑士一往无前,要是觉得对方强大就要换个软柿子捏,这辈子都别想踏入剑圣境界了。

    长元名这个剑圣虽然有点水,那是因为柳生元和替他护持、避开许多难关,缺少走在生死之间的钢丝上,进退两难、前无去路的重重煎熬罢了。

    但是要不是他自己一往无前、不惧生死,那也是无法踏入剑圣境界的。

    事实上,就算是柳生元和现在如此大能,想要直接塑造一位剑圣境界的高手也绝无可能。

    长元名本身踏入剑豪境界的意志根源,是对柳生元和的感恩之心,如果不是这样,柳生元和也无法彻底操控长元名的身体——只有这种超越生死的感恩之心,才能让一位剑豪彻底开放身心,让柳生元和的能量体进驻其中。

    这种彻底开放全身心的信任,是连柳生元和的父母和小林樱都做不到的。

    柳生元和操控长元名自身能量刺激脑部生成神经电流变压组织——该技术来自于观察大岛慧的瘫痪躯体,并为他打通了脑部经脉,初步炼化大脑,踏入剑圣境界。

    像长元名这样的人,放在西幻小说中就是圣徒,是现成的神降容器,可以无损容纳神明降临意志到他的躯壳之中。

    ————————————

    长元名既然决定出手挑战,就不再有任何犹豫。

    “布莱克阁下,请您取用武器。”

    “不用了,只管出手,你踏入传奇境界根基未稳,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

    如此装逼的话语,让围观者听了大为过瘾。这里绝大多数都是花旗人,对于长元名的挑战就算不反感,也不会主动支持。

    “空手对刀,还是对付剑圣,这位布莱克到底是谁?怎么没听说过?”

    “不知道,他刚才说欲望之主座下有十三位传奇,不知道真的假的。”

    “不可能!”

    “可是我觉得他说话的样子不像是假的啊。”

    “我觉得他有些眼熟。”

    布莱克话语中似乎有些轻视的意思,但是长元名心灵如古井不波,没有因此产生任何负面情绪。

    长元名躬身一礼——那是剑道中,后辈面对前辈请教的正式礼节。

    然后缓缓抽出长刀,长元名并未刻意表现任何高明的抽刀手法,长刀与刀鞘之间摩擦产生的声音暗哑而单调。

    长刀每出鞘一分,周围的气温就降低一分,他的脸色也苍白一分。

    待到长刀完全离鞘而出,长元名的脸上已经全无血色,皮肤像是冰块一般,呈现一种半透明的状态。

    相反,那柄平平无奇的长刀,在刀锋上有光芒隐隐流转。

    “布莱克阁下,请小心——”

    下一刻,全无预兆,刀光漫天而起,如同巨浪排空、一压而下!

    柳生秘剑——钱塘潮!

    “啊————!”这不是直面刀光的布莱克在叫,而是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的惊叫声。

    这一刀,刀光席卷范围极广,几乎让半个圈子的吃瓜群众都笼罩在刀光之下,许多人都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乱刀分尸了,,才忍不住惊叫起来。

    “刀法不错——”淡淡的声音响起,一只大手分光捉影,在漫天刀光中硬生生破了出来,竟然要硬抓硬拿,抢夺长刀。

    当然,在长元名眼中,对方双手变化速度还要在自己的刀速之上,一只手瞬间变化万千,绕过刀锋,就要锁拿刀背。

    即使长元名精气神全部集中在刀锋之上,自信能够斩断一切障碍,但是也奈何不得这只大手。

    长元名一瞬间刀锋变化了七次,可这位布莱克的五指残影重重,变化的次数只有更多、更复杂,眼见得刀光变化已经穷尽,而对手五指正要捏拿刀背。

    “喝啊——回龙卷*九曲黄河!”长元名大喝一声,刀光于尽头处再生变化,瞬间刀光再盛、倒卷而回!

    常人力量用到尽头,自然要有回气蓄力的过程,然而长元名的刀法却讲求一气如阴阳轮转、劈斩是刀,抽提也是刀!阳力使尽、便有阴力生出,阴阳轮转永无死角!说起来,这还是从师母小林樱的刀法中获得的启示。

    柳生元和的其他弟子,都是根据自身性格别出枢机、结合实战剑法创出适合自己的剑路。

    只有长元名死脑筋,只是将一路养练气血的柳生秘剑死练到底,推陈出新,硬是练成了连柳生元和自己也没想到的实战剑法。

    虽然其中有柳生元和指点修正,但是这一路剑法实际上真的是长元名的独得之秘。

    只不过长元名为了尊敬老师,将自身创立的剑法依然冠名为柳生秘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