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宝饵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宝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熊熊的怒火窜起在九皇子心头,他看向天心的双眸怒火蒸腾,自然而然的握紧拳头,“这些都是鸣棋说的吗?你也像诱惑我一样的诱惑他了吗?”

    能够感觉到在黑暗之,女子凉滑的手攀他的肩头,慢慢的伸出手指,划过他的脸颊,“那个,不是男人们见到我之后最正常不过的反应吗?他不仅让我随意在他府游逛,也可以去见我师父,也可以下次再来。 这么看起来,像是个很大方的人!”

    九皇子轻笑一声,“等他那把快如闪电的剑吻你的喉咙,你不会这么说了!他可是个,不大喜欢给别人留余地的人,当然也会像这样,很舍得给他看的宝贝的投放鱼饵。”

    轻媚的声音,滑过他耳畔,酥酥痒痒,“也是说,九殿下也承认,在那大公主府,会有最等的诱饵,这样一来的话,看来,我的目光一定要瞧到那里了,只要狠狠的咬下去,咬断鱼线,偷走诱饵可以了吧。”

    “不会那么容易的!”九皇子已经觉得喉头发热!

    “那么,殿下现在有那种既能够跟我师父,冰释前嫌,又能够得到九皇子想要的一切的容易的办法吗!”天心的气息像蛇一样的游走,刚刚还在还在耳边,又嗖的一下子跑到胸口!

    他连气息都变得粗重,他努力压抑,“任何事情,都不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取得绝对的胜利!”

    天心轻呵了一声,“也是说,一劳永逸,这四个字从他们出现开始,全都说错了,如同这世界不可能有神仙一样,这个世界也不可能有绝对的一劳永逸。那么酒店下直接相信我吧!要我一个人,将九殿下你所需要的东西从大公主府带出来吧,而殿下所需要的,是宽宏大量的耐心,与宽宏大量的忘却!”

    “天心你!”他尽量平定气息!

    天心的手,重新环他颈项,带着幽幽香气,“我很懂,一直都很懂,知道你要说什么,也知道我只有这样做,会有多危险,但是不尝试的话,会有多后悔,我更加知道!”

    “可这件事始终是浩大的工程,不可能依靠你一个人的力量!”他的手环过她腰间!

    “我的殿下,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下定这个决心的!”她撒娇!手已经抚他的脸。

    他闭眼,因为天心的目光让他一直全聚的力量想要有一刻偷闲,“你以为,你只要下定决心能去办的事,我可是等了足足的,十几年的时间才等到的,现在要走出的每一步,既是防备,又是攻击!如果我失败了,会重新变成,可以任人踩踏的贱草!皇子的身份是这样,当你是嫡长子的时候,你能拥有这江山,可是当你,处在不不下的位置,你会变成只因为某个人的猜忌而头顶悬刀的可怜人!我已经看到太多,还没有找到成年,夭折而去的皇子了!那样的日子,我早已经受够了!”

    天心一直放在他脸,却一直也没有沾染到他身体温的那只手指,蓦然离开他的面颊,紧接着,火镰的声音响起,四周一下子大放光明,连挂在屋顶的烛火都被点亮,天心无声的站在百花灯之前,“我也一样,讨厌死了这黑暗。也受够了等待。”

    然后她在那明亮的烛火光亮之,摊开手心,让九皇子看到她握在手心的一片花叶,“这是我给你带回来的礼物,种在大公主府的花异草,我看了很久,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叫什么名字,从前殿下你也说过,要拿走,大公主府一草一木,都是几乎不可能达到的事情,不过现在你看,我拿到了!”

    “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都没有确定,不可能贸然行动的,这样一定会失败!”九皇子不知道要怎么解释给天心听!

    “虽然鸣棋公子一直在跟我信誓旦旦的说,他一定能够在我师父口,问出,他想要知道任何一切,但是我知道他没有那个办法!怎么样打动师父的说法,我已经想好了!只要皇子微微低头,向他承诺一件,满天的云彩散了!”天心用无期待的眼神看向他!

    “天心,我……”他第一次觉得要撒一个谎这样困难!

    天心很兴奋,她的笑容像世的花全开,月全圆,“我还没有一次与师父面对面的见过,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是应该面容平淡,还是喜极而泣?来这里的路,我在想着一定要好好的问问你!毕竟你跟你父皇的关系也是那样!”

    “这样独自冲出去,卷进漩涡之,你会很危险的!”九皇子听到自己声音觉得很陌生!

    她摇着他手臂,“这里的规则我已经学习的很好了,无论是陷落在谁的手,只要好好的认个错。再骂九皇子一顿,应该能够蒙混过关!他们一直认为我是个傻姑娘,这点真的是很好!不会有太多的防备!我很傻,不是吗?很傻,又很漂亮,连九殿下也是因为这点才同意,由我来代替国师吧!我师父说培养了我,是他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听说,连这个听说也是推测,我好像是降生在雪地的,如果不能马被人带回家会冻死!你看像这样辛苦的活着,也总那样,无声而寂寞,可怜的死去好一万倍!”

    他犹豫再三,终于说出口,“天心,不要再去见国师了。反正只要他在鸣棋那里会暂时安全!”他不能再任她任性胡为!

    “像殿下这样,堂而皇之的相信对手。也许我能做到。但是有一件事我一定要亲口问问师父,殿下要帮我!”天心依然像个不懂拒绝的小孩子!但也更加的哀感顽艳!

    他尽量放轻语调,“天心,你始终是要走出那个封闭地窖的人。如果有你师父在旁边,你始终会记得这件事情,你始终无法像活在天光之下的女子那样畅快自在。国师已经成了父皇的眼钉。我们一定不能带在身边的,如果万里有一位皇知道,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会退步回去!当今的皇可是我的父皇,我是一个一旦痛恨不能忘怀的人。他也一样。我们可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受国师所累。”

    天心将目光望向头顶的火烛,“你忘了你的承诺,最开始开始这一切的时候,你曾经允诺,我会在其得到的好处,不仅是到重见天日,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