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长谈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长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沙然一双眼睛心酸泪水,“那夜里我是面见过圣的。,: 。皇很是恼怒,并没有打算问清楚,这到底是谁做的,而是一意要认定儒生的罪责。我想,这一定是跟尚书大人接下来要提醒儒生殿行走的事情有关!”

    简约士瞪大双眼,“既然如此,师兄刚才为什么又说我们一定要去找尚书大人呢,还没有挪动脚步,已经犯了滔天大罪的尚书大人,现在所处的危险,我们一点都帮不忙,如果还去他接触的话,会成为他犯作‘乱’的新把柄,我们会轻而易举的害了他的。”

    沙然无力扶额,“可是还有别的办法吗?我一直在想,尚书大人也可以婉转,去皇后或者大公主那里求个情,现在能在皇面前求下这个情的人,也只有这两方面的势力了,而其又要以大公主为最优。”

    简约士苦笑道,“来这里的,本来是她的人。鸣棋世子也是她的儿子。师兄是要她来纠正她儿子犯下的错误吗?父母之爱子,除了为他想今后的打算之外,更多的是,因为对他的爱而‘蒙’蔽的双眼吧。看到的什么都是好的。”

    沙然道,“不应该是纠正,我们应该想出那样的办法,在她的方向看来,我们要她做的事情,是对大公主府,和她的儿子都很好的事情,然后顺道让她伸出手来,搭救尚书一把。也是说,我们必然要知道奏折的内容,才有能将这一切都做成功的把握。否则的话,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漩涡,将你我吞噬,也将儒生的一切吞噬,直到他们今后,以儒生声名,狼藉的借口彻底将这些,能够由儒生打理的奏折,从儒生的手拿出去。那么皇真正能够看到的东西,会变得少之又少。帝国也将完全被大公主‘蒙’蔽起来。”

    外面忽然有脚步声响起,简约士闪身藏到了书案之下。

    外面的人走到‘门’口,便停了下来,贴着窗子说道,“沙大人,时间不早了,要夸官的地方还很多……”

    感觉到那人要进来,沙然赶紧起身径直走出去,然后,那人动作更快的,亲手带和房‘门’。

    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简约士从书案下面爬了出来。

    抬头的时候,一下子看到,立在自己面前的黑衣人,正在笑眯眯的,打量着看他从书案底下笨拙爬出来的身姿。然后,再自己坐下,一张椅子的同时,给他指了指另一边的椅子,看着简约士已经变得抑制不住的颤抖,开口,“忧国忧民的沙师兄,和同样忧国优民的简师弟。我刚刚听了这场不痛快的谈话,却一点儿也不打算生简师弟的气。”

    “偷听他人言谈,不是君子所为。”简约士见事情已经败‘露’,再不打算多说,干脆直接怒斥。

    “不是君子,这里没有人是君子。得到那东西太累了,不是吗?还要在那种粉末之寻找到证据,又要在天牢之,寻找已经被打死的人。算是要重新开创帝国,也不会有这么难吧!看来儒生要走的路,从头到尾都这么艰辛啊。本来想要说的是,既然简师弟觉得这事情,这么困难,这么害怕可以安安静静的躲在一边。起码还可以保存那些,因为相信简师弟,而不会,‘插’足漩涡之的其余儒生们!但是,现在来看,是我小瞧简师弟的决心了。儒生之,从来没有自甘平凡之辈。早前,好像有什么人说过这样的话。”黑衣卫士,话说到一半,又伸出手指指了指,简约士还没有坐下的那张椅子,“因为,我可是要长谈的。”

    简约士拿不准,现在他‘阴’阳怪气的是要说什么,因他之前打算的阳奉‘阴’伪的想法,已经基本全部败‘露’。眼前这黑衣卫士,会对他采用的办法,除了杀他灭口或是‘逼’他投降之外,着实,让他猜不出第三种选择会是什么?事情这样走到无可挽回的地步。本来,还想同他们周旋更长一点时间的,然后再集看看有没有机会。也一直在想着总会有哪些漏‘洞’的,算他们全盘都打算的很严密,也会有一些漏‘洞’。或许在这条路横冲直撞的鸣棋世子自己,也会一不小心掉进某个荆棘深涧当。而且,时间拖得足够长的话,皇后至少也会出击一次。他们本来不会那么平静的相互对视。在那个互相撕咬的空当之,他们也会有机可乘。可这所有的打算全部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全都是他的错,他真不该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了解到一切动向的时候,这么着急的来找沙师兄。

    黑衣人笑了一下,“简书生正在觉得害怕,不是吗?要是觉得害怕的话,直接站到我们这边吧!还按照刚刚与沙师兄的打算,那样的行动,然后每一次你们的接触你们的方法,全都转告给世子!你看我们又转到一起的方法是如此的简单。你也再也不用胆战心惊度日。”

    简约士长叹了一口气,也如他所愿的,坐在了那张椅子之,“我确实很害怕。害怕做出这些丑陋之事的世子,终有一日被某人揭穿,被世人唾弃。也还怕像你这样的走狗,今天还可以坐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说这些,倒人胃口的话,但是,明日里,要变成森然枯骨!”他想,本来是不用说这些没有用的咒骂之语的,但是现在,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些人‘露’出他们的真面目,只要让他们生气可以了吧,只要‘激’怒他们,他们会抛下伪善的面具了吧,其实让他们实话实说的话也很简单。

    黑衣人脸的‘肉’丝‘抽’动了一下。却没有如同简约士意料的,那样有什么要发怒的迹象?他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不要再异想天开,也不要再想什么儒生的责任,只要想想,你全身下,都是血和‘肉’做成的可以了。你可不要让它们后悔在这一世成了你的血和‘肉’。”

    简约士脸没有出现一丝惊恐那样的大笑起来,“蠢笨的儒生,呆若木‘鸡’的儒生。自以为是的儒生。儒生的头衔,总是挂不好的名声。是因为,你们一直害怕被人们发现儒生的真正作用。可是儒生制度,在本朝,还是实行了一百年。那是因为,你们完全拿我们没有办法。越是打压,越是要生长,越是经历暴风骤雨,会越发根细发达。这才是儒生的本质。”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