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燃异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燃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大笑道,“但是,怎么办呢?真正的提醒,可不是只用说的!好在,也不需要太久的时间,你会看到,我刚才说过的一定会发生的那些事。.: 。品書網 这是在清澈之长大的不好之处,如果,你是出于淤泥之,会在很小的时候,适应这些浮世恶毒。可是偏偏你似乎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也活在自己的理想之。但这可能是天要将你的东西,因为你从来都曲解了他!”说完叹了一口气,“本来只是想有理有据的告诉你这些的,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在欺负你!可是怎么办呢?我忽然对你这酸臭的个‘性’产生了一点兴趣,有你在身边,看你这么傻傻的表演,应该会明白,那些官的心思了吧!”

    儒生有一次‘激’动起来,“我要见皇,我要重新见皇!,你一定是在刚刚的时间做了什么手脚,所有的人都被你‘迷’‘惑’了!间我晕过去的部分应该不只是一瞬间,我忽略了那里!一定是那粒喂给我吃的东西……”

    鸣棋嫌弃的一笑,“现在才明白游戏规则的话,那也太晚了。刚刚在皇面前的表现,机会是我给的,你也如我预料之的那样愚蠢,现在的这些,是全部的结果。除了,来到我身边之外,你已经别无去处。所以好好的守护着你的刚强个‘性’吧直到我看够的那天为止,你都会很安全。”

    儒生稍微迟钝了一下,但还是反映出了鸣棋说这句话的意思,“不会,我怎么会投靠你,我死也不会投靠你,是你叫我变成这样的。这些委屈无奈,总有一天我要还给你。如果不杀我的话,会发出那样的事情!”

    鸣棋一脸吊儿郎当的回应,他很清楚,这种生最讨厌的是他用这种表情跟他说话,不过,他一直都是一个喜欢成为别人讨厌的人,“嗯,这个针锋相对的威胁真的是让人满意!如果能够稍稍冷静一下,很有理智的对我做出这些威胁的话,我会更喜欢。起那些拿刀动枪的威胁,偶尔也会想听一听,华彩流章里面的威胁。对了,一会睡觉的时候好好想一想你那些同窗情谊吧,他们会在今天之后截止了!”

    “你这个恶毒之人,陷害我还不够,到底要对他们做什么?”儒生用极警觉的目光盯住鸣棋!

    鸣棋靠近他伸出铁栏之外的耳朵,轻声细语,“那些事在他们看来,可不会是与你一般的想法,他们会感谢我,救他们出泥潭。”

    “我觉得世子不要那么盲目自信,像最开始世子说,我一定会臣服的那样,到了现在,难道世子的钉子还没有吃够吗?而且不光是眼下,将来,永远的将来,我都不会是世子的人。算是将我的头砍下来,与这身体分离,也不会有改变,只是讨厌柿子的部分变成了两部分而已,他们永远,也不会因为任何分离而变得稀少。”儒生紧紧抓住铁栏的手,已经因为过度用力,而使骨节发白。被怒火燃烧的声音,在空气熏熏燃烧!

    “真的会那样吗?那你好好等着你那些同窗和你所谓的老师们,会怎样对你落井下石吧!纵然那必然是一个痛苦的经历,但是能够看看他们投出石头的优美曲线,也是其收获的一部分。”鸣棋含着一丝狡黠的看着他!

    儒生有些脱力的放开铁栏,喘着粗气说道,“我劝世子还是不要异想天开了,他们不会那么做的。算你能以假象,‘蒙’蔽皇的眼睛,但是你还没有办法真的将那些无辜的人全部拉下水!”

    鸣棋笑的欢快,“拉下水吗?不会的,他们会自救的,在他们被快要被拉下水的时候,都会抓紧救命稻草的,然后一起站在同一个地方,对你落井下石。”

    “他们不会的,那些都是对可憎之人做出的痛恨举动!”儒生咆哮!

    鸣棋的目光之忽然在那一瞬间,摒弃了所有的轻浮笑意,好似只是随便的一伸手,已经,越过那些栏杆揪紧了儒生的领口,“都长到多大了,还以为落井下石,是因为痛恨才落井下石的,其实不然,是因为害怕,害怕被连累,因为害怕被连带,所以,才会觉得,投出一块石头的话,较安心!如果还不相信,那也没有关系,因为你有足够的时间,去看清楚那些。你的老师,没有教会你什么是落井下石,但是现实,会用无尖锐的角度,在你心刻出那个词的真正面目。虽然会痛一点,但也很值得,因为你会完全彻彻底底,通透,无的了解,那个词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不过,只要现在看看这儒生的眼睛,知道,他的话,没有一分打动他,因为,他的目光还如最初时一样的,充满了肯定的痛恨,不过他痛恨,并没有这个担忧,他还以为,在他的身后,站着无数。同窗子弟。这真的是过度相信别人的坏处。

    走出天牢的鸣棋,用手指,在夜空之,做了一个怪的手势,暗卫立即如同鬼影子一样在他身边现身,“轮值尚书,把他前世今生,能够为别人握住把柄的东西,全部找出来。记住一定要快,完全仔细的筛选,而且明天早,必然,要到我的手。”人怎么会没有缺点?他从不会相信那种鬼话!

    而且,他手下的暗卫从来得力,不过是几个时辰之后的凌晨,已经拿回了轮值尚书的全部可以用来充当把柄的弱点,妾室所生;曾在今,禁止食‘肉’的国养期间,偷偷食‘肉’。曾经参加过,反对当今丞相变法的乡学,成为表率人物,不过,等到乡学被击溃在外潜逃了,几年之后,重新以现在的姓名加入了丞相一派。后来又因为,几次,坚持己见,为儒生们赢得了从不屈服与压迫的强硬名声。而且之前与太子党派颇有往来。至今,太子党手下,一名要员祖传的青虹方尊,还收藏在这位尚书家。不过之前一直收藏隐蔽,而现在被他的儿子拿出来抵押在赌场,还很是凑巧的被那些与大显开战的新罗国人握在手。暗卫还要继续说下去,鸣棋抬了抬手,“已经够多,够离了。一会儿天亮的时候,我先去问问皇的意思,如果,圣意允许的话,我们可是要去会会那老头了。”鸣棋回京的时间也算不多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