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假戏真做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假戏真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著回头一笑,“那很好,这把侍卫之刀,从来没遇到过敌手,若真有这种对手,能阻止它骄傲自满,我倒想让它长着这个见识!”

    云著那样的笑,带给云罗的唯一感觉是,有谁在挥着刀刃那么一下一下,在她心刻画着那笑容的每一个细节!她很疼,却咬着牙,也不想阻止那刻刀的动作,她该记下来的。!这笑容,值得她每时每刻的珍惜!

    多不想这把刀的铁性被外面的磁石感知,但是像每次一样,越是不想的事越是要发生,他们可以听得到有人模模糊糊呼喊的了一声,之后纷乱的脚步声向这边跑过来。

    接下来,完全如云著所愿的,这些人,七手八脚的开始移开那些巨石!

    在巨大石块发出的摩擦声之,云著回忆了一下,鸣棋要他演的这出戏的全部步骤,不管之间,有谁新添了什么样的情节,鸣棋唯一的认定,从来没有改变过,云罗从始到终,都会是透露密室所在的唯一选项!

    而外面这些鸣棋派来,装扮成皇后手下的侍卫们,一会儿要与他联合演的,将是英雄救美的桥段,最初在商量这个步骤的时候,他非常严肃的跟鸣棋指出,这个桥段太过老套,连最近的话本子当,都不怎么选用了。

    正当他觉得,鸣棋也一定觉得这个办法太过老套,但是苦于无法想出其他办法,而必然威逼自己照做的时候。鸣棋已经点头,“是该有点创新的,以你我的身份和地位即使去要打劫别人,也该更高贵,不是吗?”

    鸣棋终于提到了高贵,但是只要翻翻他过往的履历,会知道他这个人对于高贵的理解。都是一如既往的,更残忍,更狠毒,更偏颇!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忽然有点害怕,鸣棋想出真正高贵的想法来,准备已将那杯茶一饮而尽之后,略微不那么尴尬的离开!

    可从他一开始做这个打算,已经被明鸣棋同每一次一样一眼看穿,此刻正嗓门无亮堂的挽留他,“虽然创新,从来都是会让人想破脑袋的难题,但是,要在勾引一个女子的问题创新,也并不是太难的事情。无非是无情的诱惑,有情的诱惑。无爱的诱惑,有爱的诱惑!只要说出,你的喜好来,我会为你量身定做!”他的意思是将以几款排列组合一下!

    云著直接嗤之以鼻,“不知道,将它们排列组合之后的效果,会是怎么样,但是,只要看看。虽然貌似很懂,但是仍然没勾引出个子丑寅卯的世子,可以想象的出来,无论怎么排列组合,都是无用之策的实质。况且,这种事情都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

    鸣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看着云著得意洋洋离开的背影,“你真该听我把话说完了,这次派出的刺客么!我忘了对他们说,你是自己人这件事情。其实,刚刚我应该问问你,最近,多注意练刀了吗?”

    身后的管事前一步,“小的这去通知他们下手的时候要小心,注意不要碰到云著公子!”

    鸣棋伸出两个手指头,随意的摇了摇,“假戏真做的话,会很精彩的吧!真想不用蒙面,彼此直视去欣赏鸣棋表情的,现实啊现实,总是那么拉着拽着破坏那份完美!”

    现在真的跟这些,鸣棋派过来的杀手过招儿的云著,忽然意识到那时候自己应该听听鸣棋后边要说的话才是,这家伙,是习惯性的将重要的话放在最后面说的!这么看着这些跟自己动手的人好像根本不知道,他们在暗应该与自己勾结,取他性命的的打算也是真的!

    他在心想着了鸣棋的当,押了自己当赌注!

    外面的蒙面人已经在他与云罗刚露个影子出来的时候一拥而!

    他抬起脚将一块大小适的石头踢起,脚尖灵活一转,石碎如雨,如同一张凭空织出的大,直接朝着刺客们的头笼罩而去!

    看看每个碎石子,都能不糟践的击一个目标,还有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云著轻抿了抿唇角,鸣棋打算的美女救英雄怕是不成了,正当他以为,现在收拾这些,残兵败将,会像切萝卜白菜一样,痛快利索的时候。一团黑色,重压而下,两边的树头都因为这突然袭来的力道而倒伏身姿,连他牢牢站定的脚步,似乎也被那劲风带的微微摇曳,他感觉到身后的,云罗因为害怕,而拉住他袖子的手,在微微颤抖!虽然没有回头去看他,但是还伸出了一只手在身后握了一下她拽住他袖子的手。

    心里稍稍酝酿了一句安慰,但是还没有说出口,已经,在强风感觉到了,锐利兵器的发难,看来鸣棋给他雇的这个对手是真正的杀手,而杀手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寒暄,体面,或者是试探,从来都是一击即的杀招!他使劲捏了一下云罗的手以示安慰,心还计较着,等到回去的时候,一定要跟鸣棋说这个理,在这种关键的节骨眼儿应该,让他与云萝多说一句话,那种缠绵暧昧的语言,他其实在很早之前打过许多遍的草稿,也许在平时他说的时候,会觉得全身下只起鸡皮疙瘩,但是谁知道呢,在这种时候,他会不会顺利说完!可鸣棋竟然不叮嘱手下给他这个机会!

    两人兵器相交时,云著在心感叹,这种行云流水的打法,他是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尝试过了呢,怪不得一直觉得心里憋屈。原来是因为找不到真正的对手,而面前这个,估计,自己都不能轻易搞定的对手,简直香甜可口。

    刀锋交错的一个瞬间。他与刺客的距离无拉近,却忽然觉得这人的动作让他熟悉到几乎可以猜测出他的下一个招势?还有近到咫尺的距离。熟悉的呼吸声?这最后的杀手锏竟然是鸣棋亲自阵的!他的身姿歪了歪!再次后悔没听没听完鸣棋要说的话!这家伙也正乐得他听三不听四吧!

    鸣棋跟他说他会雇一些杀手,但是到最后,真正出马的却是他自己。看来他还仍然是那个,不容易太相信别人,只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的桀骜世子。最关键的是,他竟然不想为这出戏付一个子儿。

    这世的真实与杰出,从来都想让人气恼否定。尤其是传说里说鸣棋手的那把宝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