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踏瓷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踏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王子早看破了,倾染染要掩藏那些惶恐的努力,其实在他心里也想过,倾染染也许会不在乎鸣棋世子之爱真假与否,但那真的是自己想的太多了,作为一个‘女’子,怎么会不在乎她深爱的男子,为她保留的那颗心的颜‘色’,是否是赤红‘色’的。 !

    这样的恐惧,不管倾染染在不在她脸颊表现出来,也依然是会存在的!

    “看来大兄长,虽然喝了好酒,也一点不看好,我能成功这件事!”

    看着倾染染笑着说完这段以后会让她自己的心灵泣血话,大王子心产生一些敬佩,能拿自己最忧心的事情调侃,在这世还能表现得这么轻松的‘女’子,大概也只有他妹妹一人了吧!“恰恰相反,我真的很看好你们,会长久的守住夫妻的名分!因为这么完全不会纠缠在一起的,你的利益,他的利益,彼此完全没有负担可以在任何时候‘抽’身而去,可以在任何时候参与其。这个妹妹不也知道吗?苦情相爱,才是最纠缠人心的痛剂,这也正是这世的男人都喜欢三妻四妾的原因。”

    “是因为那酒吗?还是说原本大兄长一直是在装糊涂,本来不能参悟一切的人,忽然看透的话……”

    “没有看透,完全没有看懂,因为结局会我们意料之的,更加‘精’彩。唯一不好的点,是那个结局是要等我们要死了的时候才知道。否则的话,还可以多欢呼庆祝两声。”大王子一脸遗憾的摇头!

    说的真好。倾染染点了点头,表示真心的赞同。但是也在心觉得可笑,如果这世一切事情出现的时机与顺序都是正好的,那只烧造‘精’美的酒壶不会因为她出现在眼前时,被她的兄长直接丢弃了吧,大家好像都在,因为完全无关的某事发生了而破碎掉,这可真不公平,但是又让人无能为力。

    但是被她的大兄长意带嘲讽,字字清楚透亮说的那个名字,却真实的盘旋在她的脑海之,挥之不去。现在都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等那个人看清了两股势力纠缠之,某些于他有利的事情,也许才会现身吗吧!到了这种抉择的时刻,她心爱的男子,是否会出来帮忙,并不是取决于她是谁,又是否正身处在某些危险之,而是她能给他什么,如果这样的事情放在从前,她一定会很骄傲的抛弃这份期待,可是现在像是被某个魔咒加持,而无法转身一样,她听到她的内心在安慰他自己,即使现在的鸣棋,与自己做着那种真正的‘交’易却一次,也没有考虑过他们之间的情分,但这也无伤大雅,因为他们总归是被一根线牵扯到了一个方向。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总会在那个方向。因为千百年来权势的争夺漩涡,总是会朝着一个方向旋转的。纵使在这当会有偶尔的背离,最终的方向也要只会是那一个!

    等倾染染眼睛都不眨的踩过那些碎瓷片径直走出去,婢子打量了一下,四下无人,悄悄的递过来一张字条,没有打开的时候,她已经猜到是谁。知道这一切又不能无动于衷的人。可又偏偏不是她心最想等到的人。

    婢子很‘激’动,她一定以为,这张字条来源,会是他们一直在期待着的鸣棋世子!不过从拿到那张纸字开始倾染染清楚,这不是。虽然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但是,她已经这样了解鸣棋了,他不会现在出现的,他永远会出现在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所以自己不该再犹豫了。坐在这里傻傻的等,不是最好的办法,而是应该勇敢的冲出去,摆一个态度出来。唯有那样,一直当作旁观者的鸣棋才会从暗影之走出来。

    “前几天我们出去的时候,在路曾经看过大批的宝马进京,不过城的御苑应该没有太多的地方,喂养这批数量巨大宝马的!”倾染染看向紧紧盯着那张字条,还在期待着鸣棋的手书会出现在面的婢子!

    郡主的声音在她耳边转过,‘迷’茫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郡主是在问那些马,那这两天我们是看到了,不过眼下……”

    倾染染直接打断她要说的话,“一边是那些拥有证据的人,一边是那群终究要出城的骏马,让他们完美的相遇吧!”

    “郡主是说让他们相遇吗?但是那样……”婢子反应到了,郡主为什么要这么做之后,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郡主,您的意思是要趁‘乱’抢夺那些证据吗?可是那些证据不仅不可能在一个人手,也有可能没被随身携带。”之前她们商量过这件事情的。也很快废弃过这样的想法!即使真到了,死马要当活马医的时候,也不应该做这样徒劳的努力。而且如果车如流水,马如龙的闹市强行抢夺的话,也会很快吸引不必要的目光,尤其是九皇子本身还处在皇后耳目,紧密监督之下的情况!

    倾染染握紧了手的那张字条,“那些证据当然已经不存在于他们手,如果真的像是九皇子说的那样是能够拿出手的,完整的证据的话,一定会紧紧的握在九皇子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不过也有可能,一切本来是子虚乌有!那位九皇子可是一贯会将假话,说得言辞凿凿的人,而且也是通过那些假话,才得到了今天的地位!”她顿了顿,“只有吸引来皇后势力的加入,才能将水搅得更浑,也能够让我们有机可乘!也唯有那样,我们人手少,又完全被孤立的状况才能得到解决!最近一两天,如果有人来探听我们与九皇子之间的消息时,稍微透‘露’一些给他们吧!让他们先行一步,去九皇子那里找证据,九皇子才有可能当证据转移出来!”之前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引入皇后的势力,从而让漩涡变得更加复杂,也更加迅速,但是现在是真正的没有办法了!大公主马要回府了,而且鸣棋还尚未出现,九皇子高举在她头顶的下利齿要紧紧闭合,她只能这么眼睁睁的引狼入室!

    婢子到了此时,才终于‘弄’明白郡主的意思,郡主去九皇子那里,不过是为了安抚九皇子,让他觉得事情还在按照他画出的道道儿来行进!而在闹市之抢夺证据也是在明知道并没有证据,而强行做出的表演,那是演给皇后看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