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画飘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画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还有伟大梦想要追逐,且距离还很遥远的时刻发现自己的脆弱,形同于致命的打击!这一生的希冀,还没成为现实,她怎么敢失去这力气!废墟深渊无别路……虽然有一点晚了,但还是迈步走出去!在这个时间节点,这会是非常平凡的一步吧。。: 。!

    这世也有,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怎样咬着牙关迈出来的,来吧痛快的生或者痛快的死!沙漠之的荆棘,不会有屈服的时刻!

    婢子点头出去张罗,回头时发现,倾染染也跟在她身后。

    对婢子疑问的目光,她微微合目,婢子马不敢再看,脚下向前的脚步,也在加快。

    倾染染在后面如影随形的跟着。她要是一直等在屋,看不到事情的进展,估计会憋闷死吧!

    看着婢子安排好一切,倾染染,又直接向府‘门’外走去。

    婢子小心翼翼的跟着,还在琢磨着,什么时候,在适当的时机劝一下,再一抬头,发现郡主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她慌张的追出去,终于在长街的尽头,瞄到一点点主子的身影。还能怎么办呢?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郡主也不会听的,反而还增加她的烦恼。只能拼了命的追去。

    不过,等到她转过那个拐角,真的追去的时候,眼前看到的景象,却让她和她的主子一样都直接惊呆了,在转角处的墙,贴的全是无忧的画像。她走近看了看,面写的那些字,是她新学的,看得懂的汉字,有人他们更快一步的,贴了这些东西。面的意思,是要帮无忧寻找她的亲人。

    也是说,有人他们更快一步的抢占了,可以用无忧去向指引世子去向的先机。

    想到这些画像会扰‘乱’郡主计划的时候,婢子想要跑过去,撕掉那些告示。

    却在余光看到倾染染已经提起裙角向回走了。她以为是他她自己眼‘花’了,看错了,于是真的转过头,向那个方向瞧了一眼,没有看错,郡主主不仅是离开了原来站立的地方,而且向回走的脚步也在加快!

    她扭头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再撕,但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放下了告示,跑去追她的主子了。

    听到她跑来的脚步声,倾染染有些失魂落魄的开口,“九皇子从一开始算好的事情的每一步。我只是不知道他对我这么了解。之前,也听他说过,我能够去找的人只有鸣棋世子,本来还以为他不过是说说。原来他心里真是这么想的,所以提前一步堵死了我的路!如果我想强硬的在那些人手拿回证据的话,他是不是也早想到了呢!”毕竟,他连鸣棋虽然对自己不理不睬,但还是,觉得算是欠了自己的别扭情绪,都看的出来!

    “那些被称为证据的东西,一定会被他们深深的藏起来。”婢子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是,觉得每一句都会伤害到自家主子,所以,挑了这句,最没有什么伤害‘性’的,也最紧要的话。

    “是该藏起来了,那游戏才会有趣!”刚刚还觉得生无可恋的倾染染似乎是真的感觉到了趣味一般!

    婢子一惊,“这条路,是九皇子最会防备的!而且那些证据,会不会根本不在官员的手,反而,是藏在九皇子的手呢!”

    倾染染已经对婢子的提问充耳不闻,刚刚她的确是太过慌张了。竟然认为鸣棋真的会九皇子,这浅显到一戳破的‘迷’局。这么一‘迷’‘惑’的境遇,根本不是他的风格。现在假装当的他,反而能够从明处走到了暗处。

    他一直这么聪明。反而是自己糊涂之极。鸣棋算再怎么对无忧思念如焚,也会看出这些所谓寻亲背后的破绽!

    所以爱看表演的九皇子现在需要的是什么情节?

    回头时看到婢子张开的嘴。

    原来桌子的那壶酒已经被自己喝干了。拿起酒壶来随意的摇了摇。连自己都笑话自己。一身污浊,借酒消愁的样子一定很可怜吧。可惜她父王都已经不在意这些,要不然的话她会表演的更加可怜的。小时候他妹妹像他父王撒娇都会很管用,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她想要的逾越的禁忌,从来都没有一样被她父王拒绝!但这些曾经浓浓的爱意都抵不过权势散发的光环!

    不过想起刚刚饮尽最后一杯酒时与鸣棋神而温暖的共鸣,却觉得莫名的欣慰。火取栗?是啊,好多东西都藏在烟火之。不是‘迷’茫得难以看清,是着灼热‘激’烈得让人难以入手。

    如果没有这份淡然心境的自己,还是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的话,现在最正常不过的情况是在走投无路去求父王吧!

    恍惚间,似乎看到鸣棋坐在她对面。而且从刚刚的冷眼旁观到发现她终于正常。脸也随之浮现出好看的笑意。而那只无论是拿着宝剑还是执起白瓷酒杯都一样出众的手,正轻轻的拿起他面前的酒杯。还向前作了一个示意的动作。要不是因为她之前壶酒喝空了。这可能会变成不可破的梦境了。但从来的习惯是如此,自己希冀的美梦。当它破碎,要找找看,到底是谁毁了它的时候。往往会发现,罪魁祸首是她自己。

    命运这东西给出的剧情,往往会画本子里写出的那些更‘精’彩。

    她说要去见父王。

    正要将空酒壶拿走的婢子,转身的时候,只记得拿了个空酒盖,然后用全部的‘精’力去掩饰她的吃惊,可是走到了‘门’边,她还没有发现她并没有拿这只酒壶。

    “失败的郡主不会苟活。帮我换衣服吧!要是去的再晚了,不是求情而变成惊扰了!”倾染染边说边迫不及待的除去身的污浊衣衫。

    还不到半个时辰,她们已经走了通往高王居处的小径。

    而以那副得意姿态与她们偶遇的大王子表示,他并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如同他预料的与她们这样抬头不见低头见!

    跟在倾染染身后的婢子,蓦然见到,像是从土地生长出来的大王子,吓得脸都白了。从前大王子已经怨恨自家郡主,又经历了昨天那……婢子甚至有点不敢回忆郡主对王子的手段残忍。然后谁也没想到这件事情,九皇子竟然参与其。硬生生的逆转了所有已经写定的结局。大王子回归,郡主由此落入了真正的下风处。

    现在只要稍稍在这位大王子的脸注目,会发现那些犹然新鲜的伤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