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戏定乾坤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戏定乾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九皇子的秘辛让倾染染稍有吃惊,但马觉得事不关己,多想无益,只专注自己的难处才是正题,于是含笑向九皇子道,“我父王他们离开之后,殿下能握住的我这颗心会变成死棋,殿下也考虑过吗?我是个对于父王来说不重要的‘女’儿。品書網 即使从前,我不相信这样的说法,但是现在可以与九皇子一起相信了吧!”

    九皇子做出一脸由衷困‘惑’模样,“其实我不大明白,郡主要说的到底是什么?别看我这样兴师动众的,惊动了高王,来说服郡主与我暂时‘交’易一次,但其实‘交’易的内容无简单,郡主根本犯不如此的回避!而且要是具体听听的话,说不定还会很感兴趣!我一直是一个拒绝古板的人,即使是要强行的从别人手得到什么,也会给他充分的趣味来作为补偿。”

    倾染染在冷笑,“殿下所说的那种趣味儿,是明明可以一刀将人了结的痛快,却偏偏要‘插’三十刀的所谓的血的趣味么?”

    九皇子一脸很赞赏她这个形容的表情,“其实,即使那样做的,也可以称得是仪式‘性’的趣味。与我所预料的相同,郡主果然屋子里的那些人都懂我!关于我们之间能有的合作,也许郡主根本没有想过,却一直存在的是,我们本来是应该联手的人!”

    “因为同样都心狠手辣吗?”倾染染好笑的挑了挑眉!

    九皇子反倒一本正经起来了,“因为同样被抛弃!因为同样也都很聪明,会省很多要解释的话!我讨厌啰嗦,但世人都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啰嗦!帮我得到皇位,世子还做他世子,但是世子妃只有你一个,这样的条件并没有什么坏处。”

    九皇子终于说出了他贪心的根本,倾染染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但是还是觉得实在有必要指出,“这才多长时间,九皇子的贪婪之心,已经从一个暂时偶然的帮助变成了持久地走皇位的贪婪了吗?”

    九皇子为他们之间的对话,抛却了之前的云山雾罩,终于走正题而感到满意,“如果我的诚意,还不足以得到那个完全最大的支持的话,先完成暂时的支持吧,用我手握着的这些证据是换郡主为我带过去的一个话。我敢保证,这是我迄今为止做的最亏本的生意。不过是为了接下来有可能在我们之间产生的那些过度留下的诚意。”

    “殿下真的相信我吗?不怕我半路反水!”倾染染问出这样与他们之间都可怕的问题。偏头的角度却像是在说一句九皇子一定会开回开怀大笑的玩笑话。

    九皇子也算是如她所愿的回应,“不相信,完全不相信。但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难以在郡主身相信的那些东西。郡主是个非同凡响的人。我的帮手,起码应该是这样的人!这个帝都之,除了绝对不可能拉拢到的人,我最欣赏的人也没剩几个了,而能够用在独特方向的人,更加少之又少。”

    倾染染好道,“殿下所说的独特方向的人,应该是足够接近世子,又深爱他到骨子里的人吧?”

    九皇子点了点头,“既然你全都明白,我不多做解释了。当然要让郡主做出那些看似是出卖世子,但其实在很远的距离,才是对世子好的事情,也很不容易。”

    一直保持着冷眼旁观态度看着他的倾染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学着九皇子的样子,像模像样的点了点头,“皇子还明白这点好!还有殿下所说的那些,不是在现在,而是将来,必然对世子有好处的话,通过世子本身去告诉他吧!所有的判断和决定,都是由他来做出的。殿下完全不需要透过我,这样多此一举来表达的。”

    九皇子完全不灰心的回语道,“如果世界所有的好心,都能够通过一心一意的途径,来付诸实现的话。那么世子应该早接受郡主的爱了吧!这世的所有委婉都是出于不得已,而非想要。我这样说,有所经历的郡主应该很清楚,不会有任何的误解吧!”

    倾染染低头扶正被吹歪的飘带,“但是也有很多更多的情况证明,所有的误会也抵不过天长地久的消磨殆尽,误会之所以被称为误会,这是因为有一天他终于会真相大白于天下。”

    九皇子微笑,“如果只考虑这世只有世子和郡主的话,这样的大白天下,终有一天会到来,你们也会破镜重圆,但是公主好像忘记考虑身边的这些人,和这于你于我都无泥泞的处境了。树‘欲’静,而风不止。”

    倾染染忽然从她一直在直视的前方,转回目光来像不认识了一样的端详了一下,遮掩的只剩下一双眼睛还‘露’在外面的九皇子,“失败了,‘挺’不下去了,要放弃了,这应该是由需要坚持的那个人来说的。什么时候是又需要看戏的人来决定了。本来在决定不应该决定的,是谁登太子之位的九皇子,光是要应付名不正言不顺,已经很乏力了吧!像这样的,乐舒朗月夜应该好好的每日三省吾身,而不是劝说别人自省!”

    “为了得到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不得不做出那些原本不必要,但是又不得不做的事!确实是一个身为皇子的悲哀。也是因为如此,才会对郡主现在的处境感同身受吧,本来已经是郡主的东西,有名有份,却虚有其表。如果一切真的能够像郡主所想象的那样,通过自然而然的途径到来的话!那么我这个有心之人不会钻进今天的缝隙里,像这样堂而皇之的对郡主说这些无用的废话。郡主虽然喜欢鸣棋世子,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今天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算是要通过一个邪恶的途径,重新得到他的心,那也是对他之前错误的惩罚。不过,最终郡主到底会如何选择呢!始终是清楚自己的事情。”九皇子说完,转身隐入黑暗之,消失不见。他说的最后的那些话,那样静悄悄的带着尾音,随风潜入黑暗夜‘色’之。

    倾染染很清楚,今天她讨厌的是实话实说的九皇子。不知何时消失,在身后的婢子再次出现的时候,脸已经带出喜悦表情,“刚刚,奴婢去问大公主的婢子了,”大公主身边一直有一个婢子,是她们在拉拢着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