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安辨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安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想完之后,大公主笑着摇摇头,又喝了一口茶。 再指指桌的椅子,冲着弥姑姑一笑,“坐下,一同饮茶吧!这茶很是不错,喝一口的话,心情会很好的,刚刚我试过了,还想到要撞个大运这样的白日梦了呢!”

    弥姑姑并不推拒的依言坐下。

    大公主想,自己是喜欢弥姑姑的聪明,能看懂自己眼神里的任何示意,如果这个时候她跟自己客气。

    她一定要抬手送她一个巴掌,可是连这样的眼神她也看得清清楚楚。除了可爱之外,她真的很可怕,不是吗?

    她在吸杯茶的时候,挑起目光望向弥姑姑优雅捧盏的手势,“这样的女子,如果不是自己握到了她极致的把柄,她应该不会像这样臣服于自己吧?不过那把柄一直生长得很好!让她很放心,也很安心。”

    细雨蒙蒙时,弥姑姑将长乐叫到大公主面前。

    大家都说她与无忧长得相像。大公主从前只是遥遥的那么看过一眼,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她儿子的玩具,不值得她眼心。今日里近距离细品。这相像的说法,还真是实在。原来女子除了天赐样貌之外,自身的修炼是如此的重要,拿这长乐来说,明明与无忧长得如此相像,只要稍微站远一点距离,可以以假乱真!不过能乱出来的那个真,却实在经不起距离的拉近。只是走到面前来几步的过程,二人之间浓浓的差距已经展现。这是天意捉弄,如果此女也同样是个妙人。自己现在或许不用烦心到底要如何天衣无缝的欺骗棋儿了!可偏偏,这个麻烦还是从细小的裂缝里冒了出来。据说,她唯一的好处是很听话。另个好处是,口不能言。也防止了无趣的女子,言语聒噪。弥姑姑说哑药是旖贞下的,只因长乐的声音,粗噶难听。这一切都是由旖贞来打造的杰作,所以去除了最后的不完美。

    走到足够近的时候。女子慌张的低下了头。大公主坐在书案之后,本来想用说的,让她抬头。不过一刹之间改变了主意,她绕出书案,走到长乐近前,很明显的感觉到,在她向前的时候,那女子微微的向后退步。

    “你很怕我!”大公主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伸出二指抬起长乐的下颌,一双惊慌如同小鹿乱撞的双眸,连着秋水湖光一般的湿润被迫完全的望进大公主的目光。

    只有四个字的问句,女子却反应了很长时间,似乎觉得怎么回答都不对。然后先是点了点头,再惊觉不对的,双手齐摇着自我否定。

    这到底是要说什么呢?大公主根本不在意。她的回答。是该她说给自己听的。这世不会有不听自己话的人存在。如果有的话,她也会送他们一条死路。

    大公主细细的凝视了一下这张脸。五官被精巧细致的搭配。然后拆开来看,每一处又精妙到极点!即使称得是倾国倾城,但是同样的一张脸脸也这么好找,不是吗?真想不明白。棋儿会在无忧身一直沉迷的那个点是什么,现在唯一可以判断出来的,一定不是只因为容颜,要是因为容颜的话,有这女子足够了。大公主的手指并没有拿开,于是女子,一直在瑟瑟发抖。

    “你来到棋儿身边,付出的代价也不算小。而且如你所见的,他真正喜欢的并不是你,你只是那个女子的替代品,算这样,你也不后悔吗?关键是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今后你最好的程度也只能继续做那只影子,没有真正的归属。”大公主深含打量的问出心的疑问!而且也是真的在疑问。

    这一次长乐回答的很迅速,用那双并不是能称得灵巧,但却手形漂亮的十指,连贯的打出了一段手势,像是另一段天意的捉弄,大公主竟然那么利落的看出了她手指飞舞间的意思,“只要能够留在世子身边,她不会后悔,无论是做什么,只要能看到他,她不会后悔!”打完手势之后,看到大公主的那双惊异的眼。长乐骇惧的低下了头。

    是自己的目光,让她觉得她造次了。已经深深陷入长乐脸颊,逼迫她因为脸肌肉抽痛而扭曲出难看表情的大公主的手指,蓦然放松手的力度,“说的很好,但是为什么越来越没有底气了呢!你活生生的站在这里,难道还打不过那个已经沦落成影子的女人吗?如果你还觉得那影子的主人很是怕人的话,那么将我看成是你这边的人吧!已经远走的人,让她彻底走远吧!既然有人这么花费心思,要让你来到世子身边,你应该匹配这样心思的长长久久的留在这里。”

    长乐的目光闪动了几下。以她那种幼齿的心机,当然不明白大公主的意思。这样的眼神一下子让大公主觉得心累,从前的无忧当然不会这样。无忧会是那种,你只说一分,她能够理解七分的人。但是另一个方向来看的话,那有时候是好处,也有时候是最恶毒的坏处。真的不想同这样的笨女孩再多说一句话,其他的事情让弥姑姑去告诉她吧,反正自己已经表明了该表明的态度,是支持她!只要她能够完完整整的,让她自己去到漠,再演一出好戏,让鸣棋能够阴差阳错的在将她当成无忧,重新带回来。她的使命可以结束了。

    大公主摆了摆手,因为这场相见而云里雾里的长乐,足足反应了半晌,才知道要告退。

    大公主望着那个纤弱的背影。退出去,然后感觉到连她带合房门的动作都要无忧笨拙三分。棋儿会看不这些徒有外表的女子。归根结底,是被无忧养刁了口味。连自己时不时的都会感受到,缺少了那机灵女子的制肘,但是怎么办?那女子太过激烈,在她身隐藏的危险,会更多于她的作用。她是一个有所图的女子,从来都是。所以自己偶尔想要将她留在身边区别对待的想法,根本变成了想也不能想的事。

    一直从书室的高阶走下来长乐,还在糊涂着。刚刚,大公主那些话的意思,难道,是她已经被认可了么?这是她不敢动一点点念头的非分之想。大公主为什么会这么说,一定是因为她还不知道!世子他……她抬起头,看向在自己面前出现的那双精致绣鞋的主人。是弥姑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