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乱花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乱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公主想,她皇兄要是当真按照圣光出的地址那么单纯怀疑的话,恐怕在帝都的世家,全部都要位列怀疑之了!全部,一定是全部!

    这些孩子们,竟然这样轻而易举的做了让人畅快的事情!如此看来,即使搭的那只来之不易的盒子也觉得值了呢!

    现在真正让她觉得有点难办的是另一件事情。  .  .

    到底要不要放任鸣棋在漠带回无忧。一直想要借助人梯,攀云端翻过陈年旧案的女子,不是说有多不好,也不是说那件事情有多危险,只是单单要撑起这王府,已经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的鸣棋,不该再抽出更多的精力去做那种荒唐事。

    大公主做出顾虑的样子。弥姑姑瞬间猜透了她的心思。不过她是最懂大公主的人,在这个时候更不能打扰到大公主的思考,如果大公主想听她的意见,会直接问的,所以只是屏息静候是最好的。

    果然,大公主思考了良久。扭头看向弥姑姑,“如果棋儿说,他要从沙漠带回无忧,我们不能跟他说不吧!”

    弥姑姑微笑一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世子会和从前每次一样先斩后奏的。”

    那孩子已经将她的话当成耳旁风很多次了。大公主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我们也先斩后奏一次。”

    弥姑姑眨了眨眼,等待着已经沉浸其的大公主自己继续说下去。

    大公主望向书室的另一边,却没有将目光落实在任一物件。弥姑姑想着,如果没有那道墙,殿下的目光一定是望出去的。然后直达她要说出的话与之相关的地方。

    然而她真心猜的不错。大公主似乎能用目光穿透的墙,望到与无忧,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在空房之孤坐。

    “长乐除了与无忧相相,是个一无是处的女子吧,很傻很笨,如果仅凭她一人要活在漩涡之,早已经被不断在下下的狂涌激流颠簸的粉碎殆尽了吧?她根本不配成为我儿子的最心爱的女人!不过要是换一个方面来想的话,她简直是这世界最好的人选,因为极其的无趣,才会很容易放开手吧!那如同影子一般的替代作用,也更能走出心灵,驱赶某一刻爱的醉生梦死的荒唐!她是个极容易被人抛弃的女子。那么,也最终无法成为棋儿的弱点了。该把这样的人长长久久的留在他身边的。可以代替,却不会因之沉溺!说实在的,在此之前我倒忽视了,她更加妥帖的作用!”

    大公主的一生,都因为深爱自己的夫君而困在规则之,却因此一生都最恨可能会生成在自己儿子身的弱点。她从没有真正要留无忧在她身边的想法。所以,当合周来对她说,要远远的带走无忧的时候,她其实很开心,可以有一个人帮她这样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牵绊的处理掉一个麻烦,唯一不好的是要顺带着,让她损失一个聪明的谋士。

    老天爷不仅设计每个人的命运,惊心动魄,委屈宛转。还要将所有的聪明尽付给一位公子的时候,送给他一颗痴心。鸣棋是这样。合周公子也是这样。

    如果相反的话,把这些心思用在事业之,那么也许帝都的云彩不会像现在这样继续混沌不清下去了。

    眼见大公主握住书案之把件的手指渐渐捏紧。弥姑姑知道,有一个大的谋划已经在大公主心被确定,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但她却会如此纠结。说明事情也会很快败露。而后果不那么美好。而且也在情理之。因为关于无忧的处置,除非顺从鸣棋世子的心意,重新带回,否则某一样都不好。都非世子所愿。也都会引起母子之间的矛盾。

    大公主拍案而起道,“因为他们父子,我有很多年没有做出什么痛快的决定了,今天总算要算计一把棋儿,他早晚有一天也会想明白,我这是为他好!他即将要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什么画着鬼面的小猢狲,他们可是真的恶鬼!你马派人去通知长乐,让她准备一下,不日从另一条路也赶往漠,记住,一定不可走漏风声,在世子动身之后之后才走,而且尽量加快速度与他同时到达。”

    大公主转过身去,看向她自己手边的那些空白纸的时候,弥姑姑已经明白她的意思,是要给漠突厥部的大阏氏写信,恳请她配合着隐藏长乐也去往漠的消息!

    大公主看了一眼,弥姑姑了然一切的眼神,“你猜的没错,我是要用长乐将无忧调包。那么聪明,有心机的女子留在她该留的地方吧。我们的棋儿可不能为一个区区女子毕生的夙愿而分心他该承担的大事。那根本是无谓的动作。也会招致皇更多的惊恐,我还不想这么早,因为别人的事情,成为皇兄那么不可替代的敌人。”然后大公主也看清了弥姑姑眼随之产生的那些顾虑,“是啊,棋儿一定会发现,也一定会发狂。而那是整个决定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事实是这样的,爱一个人和抛弃一个人,好像同样都要付出代价呢!你帮我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点!一涉及到他们父子的事,我总是糊里糊涂的。还会怕东怕西。在这个时候,连我自己都瞧不起我自己。如果你真心喜欢谁,那其实是天送来禁锢你的魔咒。”

    弥姑姑垂头回道,“奴婢担心的是长乐的身体。现在,她已经近乎明白,世子对她的心意,虚幻无凭,因为,她从未谋面的无忧的消失而产生,又因为无忧的出现而消失。所以,身体和状态一直很不好!而接下来,从帝都之远,去漠的又是长途颠簸,奴婢只恐怕,她会承受不来。要是能有一些思想的支撑,也许还会好一些。”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让她来见我吧,让我送她一颗定心丹,允诺她,如果她能从漠回来,我一定让她成为棋儿的侧妃怎么样?”大公主一想到那个有点傻气的姑娘。不禁觉得自己大方赠予的这个承诺有些糟践棋儿侧妃的名声。不过,这些事前赏赐的话,有的时候也许只是那么一说。自己可从来不是什么信守诺言的义士。名声那东西,不过尔尔,只要花费些心思,蒙蔽世人的双眼好了。你觉得你用了真心,他们可不一定用得明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