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命迹之沦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命迹之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九皇子笑了一声,“从人生最根部入手,是皇后一向会的首选办法,看来,她为了得知素喜父王的秘辛,定然‘花’费颇e。。 早知道,她有这样的心意,不如由我着手好了!”

    听出九皇子话里的古怪,一直垂着头的头的素喜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九皇子笑了一声,“怎么,这不是郡主期望的回答吗?假如我不是郡主的郎君,只是与郡主是同道人,我该怎么建议郡主,我想会是非常迫切的想要帮郡主消除掉一切皇后能够拿到的证据。但眼下困扰在我们之间的难题是,只是表面用名分结成的姻亲,似乎不必要,任何一方为另一方坠入泥潭。”

    素喜看着他的那双眼睛,耳边又回响起,婢子在她身边颤颤缩缩的说。九皇子似乎是个木讷的人。

    她那时是怎么回答的?简直不用太使劲回忆,能够浮现在脑海之。连那个瞬间里面,每一个应‘激’的感觉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她沉下面孔来训斥‘乱’说话的婢子,“你们到底在胡‘乱’说什么。九皇子的态度之所以会冷漠,那是因为王座之人向来不喜欢被别人窥测心意。所以即使是喜欢,他们也不会表现出喜欢,纵使心里‘激’情,也要在表面木讷平静。”

    对,自己做了这样的否定,但是后来又到底是怎么真的看出了也相信了她与九皇子毫无缘分?她虽是个‘女’子,却一直是一个固执的人,倘若能够彻底改变她的信仰。那么至少要有一件能够狠狠砸她的,那种即使再怎样,巧舌如簧都无法辩驳的事实。

    感觉到对方对男‘女’之情这方面毫无意思,在事实,却根本不需要那么磅礴的证据。如果一个人不喜欢你,那实在是太好验证了,尤其是在他一点也不想隐藏这种情绪的情况下。

    她的心曾死在那一年的严冬里,也不过是她入京的第二个年头,和走到九皇子身边的第二个月。

    那时的九皇子找到了。前朝开国皇帝曾经亲手烧的一只酒杯,据说杯子底部有几个寓意别样的字款。九皇子虽然从来不会把这种大事告诉全府下的人,但是那些从来善于窥测主子心意的奴婢们。还是在他的只言片语感觉到了什么?似有似无的那么张灯结彩。然后她的心意似乎也受到了撩拨,她从前,至少在来到帝都之前,是一个骄傲的‘女’子。相信以她的柔媚,可以让这世任何一个男人无条件臣服左右。如果有人拒绝了这样的好处,那么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挖了他那双眼睛。有眼无珠的人,不配好好活在世。她坚守这样的信念十几年,觉得一生都不会改变。又或者即使要改变,也要度过漫长的岁月。等到她老了,再也提不起那些犀利。或者是她得到了一切,觉得没有趣味。‘逼’着她自己改变也未尝可知,总之一切都会是她意志使然,再不会有什么外力或者能将她左右的人。那时她是如此肯定。她的改变,再怎么也不会,只是因为一个男人。只为了因为要追逐他虚无缥缈的心意。抛弃此前久久认定的甚至已经追加进血液的执拗。但她那时,着实是不知道命注定拥有怎样的力量,是啊,那时的她自己真是可笑,怎么会忽视这种能让山海‘交’易,四时兴替。磅礴虚无有的力量,宿命的痕迹出现。在那画好的路径之,她无所逃遁。

    她想过很久,到底是什么时候沦陷在宿命之?

    一定是在九皇子府。最窄的瘦腰桥。擎着酒杯的九皇子,对她展开笑颜的那一次。

    年少的佳公子,用心去微笑的话,很漂亮。

    这并不是什么稀有常识。她知晓得很清楚。

    但她不知晓的是,即是,因为那一瞬间的笑意,成功纠结过的目光。在此之后的漫长时光里,竟然从未打开过那结。

    她全身下都像是陷入了一场战争。

    从最端的云鬓之顶,到最下端的绣鞋之尖,所有的触觉都在跳动着欢欣鼓舞的律动,她听过的,皇家宴饮钟鸣鼎食的欢歌,还要更加欢快悦耳,悠人心肠。她需要这个男人,否则难以聊生,从到下,所有的经历汇成了这句话,让她震惊得差点直接在九皇子面前跳起来。如清风明月般的公子,像是她小时候要在父王面前,打开那只千山万水,从原运来的巨大的礼物盒时,期待里面藏着的那种惊喜的感觉。让她那么难以抑制的,想要冲去探测到内里的一切。

    不知道那是幸运还是不幸,那一天的九皇子因为心情非常好,竟然一改往日的冷淡疏离,在第一个微笑之后。又冲她笑起来,那样甜美且微带着芳香的笑意,越发的像父亲摆在她面前。已经遮遮掩掩半打开的那盒礼物,只等待着她挥动的小手扑去。动作‘激’烈而野蛮的将它撕开。那些都是新鲜而能讨得她喜欢的礼物,至今有一些留在父亲为她一直保留完好的大帐之。但是现在的她,除了能够以九皇子妃的名义回去,再无别的归途可能。她为了这个男人抛弃了一切。却心甘情愿地像是吃了蜜糖。

    但回忆起来,她父王将她和一万两黄金送九皇子‘门’的买卖做的可真是赔本啊,只有那一个微笑,然后再没有然后了吗?

    当然也有然后,九皇子醉了。吐了她一身。

    那时的她,连那种该让人咬牙切齿的遭遇,都认为是缘分所在。

    可见已经无可救‘药’到如何地步?

    她本想扶他回去,然后第一次能够走进他的卧房,她认定,有些结果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如情难自禁,如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再也无法推翻。不过现在来看,那不过是一些幼稚又简单的想法。而且她之所以会那么幼稚,是因为不懂得在九皇子府规则的运用。在她想踏入九皇子书房的一霎,藏在暗处的护卫们攸然之间,在她面前,拦起一堵人墙,“九皇子殿下早有成名在先,在他酒醉时,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名义踏进他的书房!”

    她觉得他们可笑,厉声训斥,“这群死脑瓜骨的东西。殿下现在最需要人照顾,你们却吃了雄心豹子胆在这里阻拦我吗?不过是些刚入府的家伙,怪不得会这么不懂规矩。”她记得暗卫来王府的时间不长。如果自己堂堂正正的吓唬他们,也许会有点用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