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穿过人群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穿过人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家基本上都心照不宣鸣棋世子放‘荡’不羁,而且爱的是另一个‘女’子!帝都中关于那‘女’子的传说,都可以写下浩如烟海的卷帙。她叫无忧。文安侯的‘女’儿,国‘色’天香!素喜没有见过,却可以猜得出她拥有怎样倾国倾城的容颜,可以让鸣棋跃过同样倾国倾城的倾染染只看向她一人的‘女’子绝对不会是平凡‘女’子。

    本来一直立在她身后,新结识的一位郡主探过头来,“那不是高国的郡主吗?听说她不得鸣棋世子待见,甚至‘交’恶到不能同立一地。但是现在居然一起来了吗?啊啊,你看看你看看他们的手……我没有看错吧,她扶了世子一下!”

    另一边凑上来的另一位贵‘女’,也兴奋,‘插’言道,“你们快看,你们快看,世子的表情就像是刚刚碰到了一坨屎。原来还以为高国的郡主,就算实在不知道廉耻也知道这种场合像她这样的处境,还是别出来丢人现眼的好,不能得夫君所爱,一定是自己首先不知自怜自爱的结果。”

    穿过人群,热烈的注视,倾染染看了一眼鸣棋轻轻绕过自己后背的手,“这可是世子自己放上去的,但是说到这些人嘴里,他们会怎么说呢?会说我又开始勾引世子了吧。”

    鸣棋将他环过她腰身的手,略略放实了一些,“依郡主的骄傲,会在意这些区区贱人所说的区区流言蜚语吗?”他嘴里说出这些鄙视的话,但是望向那些权贵们的眼神却含着温暖而大气的笑,仿佛他在说的是称赞他们的华丽词语。

    那些人,一看到他的眼睛望过去,就纷纷点头向他致意。

    “宫宴之中不用行大礼,这是我喜欢来的原因!宫宴中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鄙视眼神和嘲讽笑意,这也是我喜欢来的原因。因为可以让我极轻易的辨别出来,谁是可用之人!”倾染染努力笑的华贵!

    “真的有可用之人吗?他们的目光都不友善。”鸣棋打趣她!

    “那是他们站在这些人群中的时候,好像彼此给了他们力量一样,但是如果他们单人单身面对我的时候,情况又会不同,世子相信吗?”倾染染

    “说不上相信,也说不上不相信,因为我不知道你具体指的是什么!”鸣棋很认真的与她探讨这个话题,但是远远看去,就像是他们耳鬓厮磨在一起时说着什么悄悄话,笑眼道!

    “今天我们在一起的场面,很快会传回我父王耳中,她听到一定会很开心,以为我们的关系终于在流淌的岁月中得到和解。而我刚刚说的那句话的意思,就是这些平时不敢嘲讽我,可一旦聚在一起,就对我指指点点的人,他们有多容易变成这样,就有多容易被我收买。”

    “收买回来又怎么样?不过也是些便宜的舌头!”鸣棋不屑道!

    倾染染故意做出一脸俏皮的笑意,“怎么可能会没有用呢?连地上的蚂蚁都会有三分用处,听说,有的人会用它们咬死自己的仇人,因为他们的啮咬是一分一分的渗透血‘肉’不绝如缕的疼痛,天长日久的持之以恒,比之寻常的千刀万剐还要‘激’烈难耐。与那些数量庞大的蚂蚁相比,这些舌头虽然没有太大的力量,但总会好蝼蚁之力,如果使用得当的话,他们会成为让人期待的利剑。在人‘肉’身之上万处的伤口,也会更加的犀利。”

    鸣棋用炫亮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又转回头去,继续盯着那些‘花’团锦簇下的人来人往,夜明珠光来之下的侧脸走线宁静而美好,就像是落在中朱砂笔端的画,“听了郡主的描绘,我倒也期待起那把刀了,既然我没有找错人,现在就让我们看看,有可能被打造成那把刀的首选材质吧!”然后他的目光转向素喜。

    一直痴痴的打量着鸣棋与倾染染的素喜,看到他们一致的将目光转过来,吓得手中的酒杯差点脱手而出,好在,她努力稳住了心神,才没有真的在众人面前失仪。

    传说里的夸张,好像用错了方向,现在的夫‘妇’二人看起来如此和谐统一,连望过来的目光里所含的那种涌动情绪,都好像是统一了节奏。让她莫名觉得有些心慌。

    唯一的一次,九皇子没有同她一起来。怎么办?这样感觉面对倾染染的时候,好像就失去了全身的力量,像是个干扁的偶人。

    “九皇子没有来这里的事情,只跟他的一个‘女’人说,有什么意义吗?”倾染染的目光仍然着素喜,这‘女’子最初的愿望与自己一样,都是嫁给鸣棋,而她一直把她没能得到大公主与鸣棋世子垂青的过错记在自己身上!这个太容易对对没用的对错认真的小姑娘现在也学会了婉转么,忽然就变得有点好奇了呢!

    “他会来的,只不过晚一些。因为听说我来了就一定会来。”不急不忙给出答案的鸣棋,也与倾染染一样,保持着一直注视素喜的姿态!

    “听世子这么说的话,看来有一句话真的是说对了,比起朋友,敌人才和你有相同的心跳。”倾染染有些好笑的发现,素喜被她盯‘毛’了,不对,是被他们一起盯‘毛’了!

    “为了杀掉强大的敌人,我们常常先爱上他们。连思想也同步了的话。那么久的深入琢磨,会很容易切中要害。”鸣棋在余光中看到倾染染发笑的身姿!但这个时候,只要看另一头的素喜,显得惊慌无措的表情,就会感觉到,他好像是很认真的在帮倾染染欺负人!

    “我们这么相同,却始终走不到一起。”倾染染目光仍追定素喜!但现在的她,真正能感知到的是站在他身边,不断与她‘交’谈,像是在陪她一起欺负人的鸣棋的存在,他的一呼一吸,他的一颦一笑,那么轻易的,在她心上上掀起一‘波’还没有结束,而另一‘波’已经更加壮大的‘潮’涌,那是已经能席卷一切的欺天‘波’澜!

    “因为,还有比我们更相同的人,和更早的遇见。”鸣棋终于从那个半近不近的素喜身上,移开目光,然后,转过身望向站在他身边,咫尺之近的倾染染!

    “世子刚刚应该装成没有听到我说的那句话的,怎么就直接说出心里话了呢?你知道,我听到这些话,脸上的笑意,有可能就撑不下去了。那我们今天要表演的伉俪情深,马上就要急转直下成为破镜难圆了!”她也让目光离开素喜!只看向这个一进入眼中,就会无论何时何地让她觉得四海‘潮’涌的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