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龙显圣光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龙显圣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九皇子将酒一饮而尽,“我不是怀疑这酒,而是单纯的不想喝酒。 不过,途又改了主意。幸好,这酒果然如郡主所说味道不错。郡主要我来这里的目的,现在可以说了么?”

    倾染染很满意在九皇子的脸看到焦急,虽然他已尽力掩饰,但仍有几分泄露,“如果我说,是单纯的想找皇子来诉苦。九皇子会相信几分?”

    九皇子的脸,出现听到不合情理事情时由心而发的笑意,“郡主,我们的缘分之,蓦然出现这种迹,我让父皇直接将皇位传给我还要难几分!”

    倾染染再展笑靥,“我为皇子准备了一份神秘礼物。只是在琢磨着,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合适的时机跟九皇子娓娓道来。”

    九皇子微微垂下头,看着酒杯的酒,静如凝固,“郡主合适的时机?第一杯酒之后还是第二杯酒之后!”要这样询问,他也不认为,一直在故弄玄虚的倾染染,会真的马给出答案。而眼前的这种情况,他唯一的猜测是,这位君主想要故意拖延时间。但,令他不解的是。倾染染要拖延的那个时间到底是什么?自己虽然有很多的想法,但是到底都还没有付诸实行。危险会在不远的将来,环伺自己的周围,但现在,它们甚至都不应该萌芽。

    “皇子是个聪明人,当然也可以猜猜,我们这十分有必要,而且注定不会平凡的见面,到底是为什么呢?”倾染染静静的看着她的目光,等待着他的答案,她这里十分清楚,他一定不会真的知道那个答案。因为她等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给他出了这道题目。还是在梦的放肆。她本来,真的不该为高国又得罪一个对手。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未来的新君。但是无法治愈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她只是劝自己,他应该适时,起码要试试,如果试试会怎么样呢?结果,人已经坐到了这里。

    “郡主的心意,从来都只在鸣棋世子身……”他从酒杯抬起目光,“如果你偶然转过目光的话,那也必然是因为世子的原因。所以,还要我继续猜测下去吗!那个不会离事实太远的答案,从一开始显而易见。”

    倾染染笑着点了点头,“我要说的那件事,皇子的确心里会很熟悉,也确实是因为鸣棋而起。而且我真是听到的时间也不算太久,之皇子一定算不是有多了解,如果有说错的地方,还请皇子大方指正,那是龙-显-圣-光!”

    听她蓦然提到这四个字,九皇子握住酒杯的手微不可查的紧了紧。因为那正是这一次,他花了重金,贿赂过来的皇身边的术士与他约定的机密,他打算用这种龙显圣光指向的方位正是西突厥的说法,以鬼神之命引导皇将旖贞送到到那里。而知道这个机密内容的,除了那位术士与他已经全部被他除掉,如果秘密泄露,唯一的可能是术士本人亲自走漏的风声。这世的忠诚的确是太昂贵了,用多少金银都不能轻易得到。所以才会不那么容易失去的吧。前一天,他还翻阅了历代忠臣谱,深深感叹着那些君王们曾经得到过他们的辅佐。当然也更深的困惑,这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在人海茫茫之将他们发觉?仅仅求于孝子之门看来是并不足够的。因为术士的娘亲在他手,而他是个孝子,但是现在看到的结果……他顿住了自己的想象,“郡主到底是怎么知道龙显升光的事情?”

    倾染染露出了觉得他这个问题问的有趣的笑意,“其实皇子这样问,有点跑题了,因为,我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又会拿它来做什么样不利于九皇子事情呢!”

    九皇子觉得倾染染吐出了四个字时的神态,太过轻飘了,那根本不像是历经艰难的,拿到机密时的状态,“不可能,你不可能真的知道那四个字代表到底代表什么意义。因为那里面藏着的巨大约定是你根本不能够动摇的!”

    倾染染似乎是觉得九皇子的武断说法已经让她啼笑皆非起来,“九皇子是在夸耀自己送给那位术士的礼物吗!既然用钱能卖出去的,当然也能用钱买回来。况且以九皇子来看,难道为术士的命,与那最大的约定相,他到底会珍惜哪一个呢!”

    九皇子意识到倾染染是在说真的,而且皇马会因为龙显圣光赶来这里,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也马会被猜忌,而且之后的许多事,都会将他父皇的目光你在吸引过来,现在绝不是他能够锋芒毕露的时刻,意识到这些,简直如坐针毡,扶着桌子猛的站起来。

    “没有用的,为了拦住九皇子,我花费了更大的功夫。而且如果九皇子在过往的时候稍稍那么注意我一下会知道,我是一个多么细致而谨慎的人。此时此刻,从九皇子进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插翅难飞了,好好的坐在那里等着吧。毕竟之后是要见皇的。体面一点去见他,还会博得些许好感。进而得到从轻发落的恩惠。要是太过凌乱了,皇,他一定不会高兴的。”倾染染取过他面前的杯子,重新为他斟满一杯酒,“多少也润润喉咙吧,那件皇的时候会说很多的话。虽然皇也会先入为主的否定那些话,这是皇子您,也会忍不住不说的。”

    九皇子果然慢慢扶着桌子坐了回去。“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据我所知,郡主因为喜欢世子,情愿为他做任何的事情。但是从昨天开始,我们已经不再是敌人,而且正要联手做一件对彼此都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事。”

    倾染染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又否定的摇摇头,“皇子说的不错,但是皇子好像忽略了一点,我现在做的,是情愿为他做任何事情里面的那一桩。只不过,他现在也许认识不到,我这是为他好。一个从来不把他放在心的女人,他又何必执意去见,既然见了也得不到,又何必徒增烦恼!”

    九皇子轻笑了一声,“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我还一直以为,郡主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却难免陷入儿女情长的俗套,私心里面。但是我敢说,你这样做绝对是错了。无忧的优势在于,世子得不到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