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亿念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亿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旖贞愤愤道,“这女子只是因为这张脸,成为你的软肋!这样下去,哥哥拥有最多的,只有软肋这一种东西了!”

    “抱怨完了的话回去吧!一会儿还会来很多御医的,不是,从小的时候起,不喜欢看到他们么?”鸣棋轻轻将长乐放到床!

    “一群废物,我当然不喜欢看。!但是我还是要提醒哥哥,他们既然医治不好,你的心病也同样医治不好这女子的心病!”

    “你要是在待在这里,我可能要考虑一下,对善修哥哥说说一下你已经长大了这件事。”

    旖贞气得跺了跺脚,“你要是敢说那些,我也会在见到无忧的时候对他说,长乐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哥哥却已经忧伤蚀骨!”

    鸣棋的在逆光里直起腰来,叹息一声。

    旖贞满意的一笑。“看到了吧,软肋的作用,能让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低头!”

    御医们快速涌进来的时候。

    旖贞脸的厌烦闪亮了一下。转身出去。

    鸣棋在那纷乱的脚步声,沉下目光,长乐蜷缩在锦被之,一缕发丝从额前垂下挡住了在紧闭的双眼。在那几乎挡严了半个脸颊儿的发丝之下,他伸出手将那凌乱的发丝,捋顺回另一侧,让她宁静而美好的脸颊全部清晰的呈现。

    唯有这个时刻,他才完全的分不出。躺在这里的人是无忧还是长乐。

    微微侧头时,看到在一边的太医因为他紧紧揽住长乐而瑟缩缩的,不敢前。皱眉斥了一句,“还不赶紧把脉?”

    老太医慌张过来,将三根手指探婢子已经将安置在腕埑长乐的腕间。

    室一片沉寂。

    把脉结了,婢子前替长乐收起手臂。

    鸣棋也将怀里的长乐放开让婢子安置,与太医走进隔间。

    其实看那太医表情能够看出。长乐并无大碍。

    所以当太医口说出无事只需静养几日即可痊愈的时候,鸣棋接着问他的是,“她的喉咙还有可能医治好吗?”

    这太医本来还以为,诊出那位姑娘没有大碍,是讨好世子的绝佳机会。不承想,世子又旧事重提,长乐的喉咙已成不逆之症,太医们害怕责罚,都不敢照实出口,只是一再的说,他日或许会有转机。是以近些时日,来大公主府诊脉的太医,个个都忐忑世子会问起的是这件事。刚才他来的时候也以为又是旧事重提。不过等到看到这位姑娘的时候,心里还是高兴的。

    现在世子果然又问起。

    他琢磨着如何作答都不对。只是傻愣着瞧向鸣棋期盼的眼神闪亮又黯淡,鸣棋看出长乐喉咙恢复无望的事实,摆了摆手,让他下去。又回身重新走进内间,屋的烛火已经掌得更多了一些,长乐醒了过来,此时正微微偏头,瞧向门的方向。看到鸣棋从外边进来,又拘谨了一下,赶忙低头。

    “旖贞还是个小姑娘,她说的话你不用往心里去!”鸣棋安慰的声调与心意都无的恰到好处,让一直惊恐万状的长乐,终于慢慢平复下来,缓缓的点了点头。捂住自己的胸口,微微抿唇,积蓄了很多的力量之后才敢望向鸣棋的眼睛。

    她自觉在鸣棋身边的时间已经不算短。现在稍稍想想,自己能够来到他身边的机会,都会觉得很神。她很早很早听说过他的名字,在各种各样的传说之,神秘英武,尊贵之极。但是,在身体最深的猖獗想象当,也没有敢想过她会成为他的女人。如果连那个也是真的,太像是传说的败笔了。而神写的传,从无败笔!

    可是这个败笔这么横空的出现了。她作为另一个女人的影子出现在他身边。几乎什么都没有做,那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他的宠爱。

    一开始他们见面的时候,世子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特别的好感。除了初见之后的惊讶再无其它,直到旖贞郡主给她出的那个主意,让她喝了那碗哑药,她失去了并不算好听的声音,但是却真的像郡主说的那样,得到了鸣棋世子的回顾。

    那到底是怎样的眼神啊?她甚至不敢相信,那望向她的眼神,是在这世真实存在过的东西。无论时间与经历,怎样让它褪去色彩与音调。她都会在回忆里久久的沉迷其。

    那时的世子。一定是真的将她看成是那个女子。不出声的时候,才是最像的。郡主的话正这场风月的核心要害。

    “用一副粗嘎难听的嗓子,换你们得到了彼此。这于你来说,是一笔很合适的交易!“郡主亲自端给她喝的时候,说的是这句话。所以,她是自愿喝干那碗毒药的,任它们在喉间,如同烈火一般熊熊灼烧,连到此时此刻,都不曾后悔过半分。

    世子很疼她,缠绵的时候也会说,要与她天长地久,即使知道,那不是真的,她也很开心。

    但是失去,总是要得到时有更深的记忆。

    所以,她现在最能记得的,是她在什么时候,真切的看到了世子变化的眼神。

    那是每当他望自己眼睛的时刻。

    一开始的时候,他在尽力忽略。直到他的忽略,也无法掩饰,她与那个真无忧的不同。

    她曾经用双手划划的方式问过很多人。要到哪里才能够了解无忧?不是之前为了模仿她而得到的情报面写的那些细节,而是关于她的眼睛。在她看向世子的时候,到底是怀揣着什么样的情感。所有人都说是谦卑,而只有郡主说。那里面,会有恨与瞧不起。

    但她太笨了,一直都弄不懂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那女子,即使是贵族门庭的孩子,也是在王府之,做女差的罪臣之女,她又怎么敢用那样怀恨在心的眼神,望向她的主子?要是她能获得更多的信息,也许能猜测得更好了吧,但是,郡主对从前的过往,只说了寥寥的回忆。那些若有若无的诉说,在她脑海,至多能形成一个影子,却永远磨磨糊糊,水望月。

    看着她沉思良久,世子慢慢放开,握住她肩膀的手,“好好休息吧,忘掉一切,才是最好的疗伤愈剂!”

    世子与郡主刚刚旁若无人的讲的那些对话,她听得很明白了。天送予她的这个梦快要破碎了。之前一直在帮她的郡主,首先抛弃了她。但她对她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她从来不敢深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