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叶护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叶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阏氏激动道,“姨母你看,如果我们听之任之,我们将是最先被可汗吞没的世族。 ”

    “大阏氏到现在还在强调已知东西。真正的关键是你是正妻。根基稳固,构建庞大不可动摇帝国,只需添砖加瓦。”大阏氏姨母眼升起光亮。

    大阏氏皱眉,然后目光转到一边的酒坛之,“等酒醒之后,我再找您谈。也许那时会得到不同的答案。”说完,站起身直接出去。

    婢子与她的姨母在她身后垂首相送。

    出了大帐,大阏氏的婢子忧虑道,“夺回黄金之地的事,我们还要再另外物色人选么?夫人应该是已经心灰意冷了,况且,可汗那边也再难收回成命!”

    “夫人没有心灰,可汗也没有那么不可动摇!只是很凑巧,他们同时给我出了这道难题。”大阏氏拉过快马的缰绳,翻身马,“姨母年纪大了,总喜欢将事情反复确认!她在跟我强调她的地位!我们给她那份荣誉是。”

    婢子听不懂她的意思还在困惑之。

    已经跑到前头的大阏氏语声坚定的说道,“空出晚与明天的时间,我们还要来这里!”

    *

    “黄金藏在沙地的最下面!”跪在可汗面前的堂哥吞吐了一下,终是垂下头去,“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直接提取出来。而且历代可汗也从来没有动用过这笔黄金。”

    “冬天即将结束,新的战争也许会来临。假如我们买不来那些宝马与兵器,不得不放弃一部分沙地而那里有唯一水源。像往常一样,以这片黄金之地的名义,跟武库借这些东西。”可汗懊恼的提醒着他办事不力的将军。

    他堂哥擦了一把额头的热汗,“几乎没有那种可能,他们一向只跟大阏氏的人谈黄金的事。他们说这是流行的千百年的规矩。他们无意忤逆可汗,更无意改祖宗的传统。是摆明了难为我们!”

    “他说规矩不可变吗?要是那样,七魅神早已经拒绝他的祖先在此生存,那他们又是怎么违抗神之意在此活下来的。他的确是有意在难为我们,不过以先祖的名义,也算得是有理有据!你重新过去跟他谈,以黄金之地的名义,我们只接一年时间的兵器与宝马。在那之后,如数璧还回,更不会奉与之等量的黄金。沙漠之鹰一言九鼎。”

    他的堂哥飞快的点了一下头,但是身子仍然站在原地未动。

    可汗看向他。

    他开口,“可是一年之后,我们也许依然拿不出黄金。”在他小的时候,甚至怀疑那片黄金之地是否真的藏有黄金。所以才从来没有人打开过那里的记载存在。也许一切像沙漠流传的至暗传说一样。七魅为了报复他们的封印,整日以黄金为什,他们吃光了他们的宝藏。

    可汗想,我的堂兄以为我派他们去武库反复商谈,是无用的拖延,但事实并非如此。一年之内会有太多事情发生,把守武库的苍老耿直的将军会死去,而马会为取代他地位的少将军会成为我的亲信,只要我肯花足够的银子。在他众多的兄弟之,会发生残酷的夺嫡之战。但是战争的结果会由我的确定,我拥立的少年弱不禁风,从一开始并不是大家注意的目标,但是后来他会一骑绝尘独揽大权,甚至结果他那耿直父亲的性命。这要多长时间,一切都会发生,然后按照我的愿望终结!

    可汗眼光芒闪烁,“他有太多儿子了。从一生下他们会麻烦不断。麻烦进行了很多年,他们将在未来的一年长到非常合适,争夺一切的年纪!这反而会成为对我们最有利的帮助!”

    可汗转身要走回自己进行黄金座位的时候,有侍卫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要开口禀报什么的时候,目光有些犹豫的掠过了可汗的堂兄。

    他的意思谁都明白,他要回禀的那件事一定是关于可汗堂兄的,而且也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可汗也瞧了一眼他的堂兄。心虚的表情正浮现在他堂兄的脸。看来他早猜到了有什么事情正在半路!而根据他脸变白又变红的速度,麻烦很大。可汗一阵头痛,怎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己方的角逐力量都在绷紧!他可不想,还没有做成任何的事情,尚在家门折戟!

    可汗瞪起眼睛向那侍卫,“有什么话快说!”

    侍卫不敢再行怠慢,“武库来的人说,说……”他稍微犹豫,可汗发出冷哼的神音,吓得他无顺溜地说完了下面的话,“将军送过去的订金是混金。初步估计含金量不到七成。他们拒绝再跟我们谈兵器与宝马的事。而且将之前将军送过去的订金全部退了回来。”

    可汗的堂兄脸一下子紫了。

    可汗手的酒杯已经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从他手飞出,正他堂兄面门,鲜血流淌下他的面门,“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这里面的钱你也敢扣。竟然将赤金换成了混金。”然后他挥动衣袖向两边的臣子怒吼道,“还不马滚过去,告诉那些武库的人,我们向他们保证,下不为例,一定会带赤金过去。”

    有臣子应声跑了出去,但是到晚的时候,带回来的消息却是,“那些武库的人异常坚持,他们只与大阏氏方面的人谈这件事。原本也想破个先例,开个先河,但是可汗派来的人太让他们失望了,他们再不会更换与之交易的人,那他们只能是大阏氏的人。”

    *

    大阏氏的姨母,伸手让了一下面前的酒,“这酒,来自汉地,味道不错,寓意也好,在我孤身一人的时候,它是早早站在我身边的唯一清香。早知道武库的叶护会来,我特意忍着馋把它留下的!”说完,亲自给对面的叶护满了一碗!

    “夫人应该坚持掌握一向由大阏氏家族掌握的黄金之地。我们这几年做过的交易全都是顺风顺水,从来不会让人这样操心!可汗的堂兄跟他父亲一样贪婪,武库里的东西他们也胆大包天到想要一口吞个干净!亏了可汗对他们还那么信任!”坐在大阏氏夫人对面的武库家的叶护,面带怒气的抱怨。

    “那不过是个小插曲而已。而在那之后,许多情形将会改变,我会向你们证明在这片黄沙之,我的家族拥有不可改变的荣耀。”大阏氏姨母说完之后,向他举了举手的酒杯,一饮而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