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游抹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游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异族人用微笑表达犀利,“你要我留下赌注。 可是我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也没去过圣坛。即使我们一样都身处豪赌之,下对赌注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你身。”然后,他低下头,继续他的秘术。鲜红的血液先是变得浓郁,下一刹,在骨头转变成纯洁的乳白色。

    很妙的,在那一瞬间,婢子之前不敢轻易作出结论的恐惧随之消失了,现在只有感觉的神助可以依靠,那是她的直觉,相师一定是在使用某个把戏,他们根本没有离开过落月沙,现在他们呆的那个地方,也绝对不会是圣坛。可这样确定之后,她又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解释,沙木他们现在呆的是什么地方,那些神秘的而又完全没有破绽的圣坛符号,又怎么会出现如此清晰的出现在影像之,而且在他们的身后。

    有诡异而清晰的风,擦过她的脸颊。吹得她额发猛得四散飘扬,然后又一下子重新铺到它们原来的位置。

    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异族人正在施展秘术的方向。

    果然,在那里,腾起了团团的迷雾。据说,异族人会用那种神秘的力量牵制助沙木的手指,然后在游走他全身的血液,抹去他刚刚的所见所感。

    而在婢子眼前沙木的肖像之徐徐展开的影像之,沙木的那只手,正在抚过画轴。

    *

    沙木伸出去,正要去接相师递过来的画轴时,莫名感觉到有一阵凉风他手指的动作更快的袭过画面。但只是轻微的一下,虽然足够突兀,但是那个瞬间过去之后,又再也找不到痕迹,如同某种错觉。

    他看到画像歌魅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那稀古怪,又完全飘渺无凭的形状之,找到他自己也不能够说清楚的印合感!而且,在这一眼之,似乎看到了有无数的音符,在相师所指的歌魅的身影流出。他从来不知道这世存在着这样的东西。但是,现在是能这么莫名其妙的,感知到它的存在。而且还不是静止的,是流动的,从一开始的,慢慢流动,到后来的快速而直接的击发,只不过并不是向着他的方向,否则,他觉得他会受重伤,那飘渺的形状虽然似乎很轻易的被沙风,吹得歪斜,但是冥冥他能感觉到它们的力量如歌而至。是无穷无尽,庞大蓬勃的力量。世间任何的兵器都要锋利嗜血。

    相师应该是已经注意到他脸神色的变化,他问道,“你在面看到了什么吗?”他向前倾身,盯住沙木的目光也随之抽紧成犀利的一束光。

    沙木的脸一阵扭曲,“为什么,那些东西极快的在我记忆消失。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了空白!”

    他痛苦的抱住他的脑袋。左右扭动身体。

    相师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大声的喊着,“那些异族人一定是动了什么手脚,他们在你身动了手脚,是那些秘术,那些秘术,不只是能追踪的作用,它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神地方,所以,你现在要赶快把宁月告诉给你的,那个有关于歌魅的秘密告诉给我,要不然以后你会全部忘掉。宁月的意义,她想要的自救,也全部不可能再实现。”

    沙木感觉到手的无力感,但很快它们从手流淌到全身,手的力气正在恢复,可是记忆的东西像是一点点被什么不能忤逆的东西涂抹干净。

    “快给我!”他在混沌之听到相师在向他大吼。

    “我完全找不到头绪。”他嘶吼回去。

    “随便在哪里,想到什么都告诉我。即使是混乱的,你都要说出来,现在开始,全部用说的,都说出来。”相师大喊着,想要集沙木的注意力。

    “当时场面很混乱,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再幸运一次,可以逃出那些骆驼队追逐,但是……我们被赶了死路……那时的风……不是……不是这样的……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宁月……宁月她拉住了我……她想说,她会说求救的话,她告诉我相师之所以会来一定是……是因为歌魅。”

    相师在焦急的等着沙木说出重点,但是沙木一直绕在那个答案的边缘,绕来绕去,是不能够回归重点。嗯,若是他贸然将他打断,沙木也许会顺势忘掉所有的事,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假如这一次,他真的错失良机,没能在沙木口套出任何的消息,他之前的所有努力将全部被浪费。然后只能再次去看向宁月。宁月怀有的那种仇恨,似乎能让她在祈福人的队伍存活下来。也许实在不行,他还能……但他痛恨要去回溯那些可能的想法!

    沙木大叫了一声,“她的指甲陷入了我的掌心,她说你一定要记牢,她说歌声会使它们到来,或者它们使歌声传颂……它们……它们……它们……”

    *

    异族人用手心的力量烤干了,那已经变成白色的血液。然后他回转过头来,“沙木的记忆已经被抹除。”

    *

    沙木原本纠结成一团的眉目忽然打开,整个人似乎都完全放松下来。

    相师一只手,拄在神案之,已经垂下去的眸光紧紧闭起,蝴蝶飞火他想象的还要历害。在刚刚差一点点,沙木要说出一切了,可还是功败垂成。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安全的离开这里。在画像看到他们,与把他们在当场捉住是不一样的。大阏氏为了隐藏她自己与秘术的联系,一定不会将已经在沙木画像看到他们,并予以追逐的事情,再可汗面前讲出来的,除非她真的能人赃并获。

    他拉住还有一些糊涂的沙木,“跟我来,我们可以走后门。那里有直通圣坛的捷径。”

    被相师称作后门的东西,是整个副坛的另一个洞口。

    那些追逐者到来之前,四下里除了风声之外,空无一物,而对于已经听惯风声的他们来说,这样的沙漠应该算作是宁静的出。那个恍恍惚惚看到地面光亮的洞口,在等着他们。还有相师带来的那些人,他们显然已经早早的等在这里,这从一开始是相师预备的撤离路线。

    “我已经尽力回忆了!但似乎越是用力,一切都消散得越快。我终于丢失了重点,我没能说出它们。”一直没有出声的沙木忽然说道,“看来我要欠了你的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