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零九章 美魄

第一千零九章 美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阏氏的侍卫想,天杀的,他根本跟不合周公子的速度。!

    合周公子一定是听错了,以为那是可汗,其实他当说的那是个女子。

    不过无论怎么样,他的任务是保护好合周公子。只能不要命的跟去。但也真为胯下的这匹骆驼身捏一把汗。

    因为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简直是神一样的速度。

    但等他赶到的时候还是看到合周公子已经抱起了那女子。

    因为想起从前,听到的关于和周公子的那些传说,他很自然的向那合周公子怀的女子脸看过去,然而他怀的女子并没有传说的甜美样子。勉强能算作是蔽体的衣服全是血迹。那张据说。倾国倾城的脸除了血迹,还有泥沙点缀,他于是有些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象,如果将她那张脸弄干净,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受了很重的伤吗?”女子虽然还有呼吸,但是在合周的拥抱之却一直保持着一动不动。

    “我不确定!”合周公子一开口咬到了他自己的舌头。

    大阏氏的侍卫在合周回答这个问题的语声里,听到了难以置信的颤抖音调。他可以肯定合周在害怕。恐惧什么的,的确不适合这么月白风清的公子哥,不过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合周害怕!这可以算作是一种补偿。他一直以为。原来的谋士都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他们只会玩弄权术,要在风沙之地吃尽穿绝。也因此没有弱点。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脊背突然升起凉意。那些谋臣从来不会让人看见他们的弱点。

    于是他硬生生的逼着自己扭开了目光,假装很是机警的让手下人,在四下里再寻找一下,还有没有别的人迹,等到合周公子基本已经收拾好情绪之后,才重新提问,“我们还要继续赶路吗?”

    那女子在他的余光之动了一下。

    然后合周公子很自然的错过了他的问题,动作轻而又轻的揽住那女子,生怕弄疼她身的任何一处伤痕,“无忧你还好吗?”

    女子只说了一声水。努力的喘了几口气。合周公子立即解下自己身带着的水壶,轻轻的送到她唇边。看到女子并不算干涸的嘴唇,大阏氏的侍卫猜想到,合周在之前一定已经喂过她水了,不过那是在她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显然并没有尽兴,喂进去的量也很少,现在她应该是缓过来一些了。开始需要大量的饮水。

    果然,她已经有力气抱起水壶,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好多清水。精神似乎也随着那清水的滋润一道复活起来,然后大阏氏的侍卫也着那道精神看出了之前他没有看出来的东西,这女子果然生得很美。

    即使是那些血痕与泥沙,仍然胡乱混迹在那张脸,但是能睁开眼睛的她,似乎用她的眼神一下子照亮了她自己面部所有的轮廓。每一个部位都那么恰到好处的精致。褴褛的衣袖之下有纤细柔嫩的手臂,连举起那只水壶的动作也优美异常。即使不是因为猜测到她与合周公子的关系,仅凭这些动作,他也能够猜测到她应该是汉人的女子。那种在行止之间透露出来的高贵优雅,无论在面铺陈多少风餐露宿的遮挡来,也这样,纤毫毕现在人眼前,引入沉醉赞赏。

    他已经几乎能猜出女子的身份,她应该是传说的那个让合周公子一直神魂颠倒,为之抛弃一切,远渡千山万水,来到沙漠之的红颜祸水。

    从前只是听说她是个美人,却没有想到会美得如此惊心动魄。

    这样想想另一个携妻带子也从汉地赶来,服侍可汗的谋臣没有眼力的很。那人的妻子粗鄙高大看样子简直像个下等奴隶家的女儿,起合周怀抱着的这个可差得远了。

    等他在心暗自做完这些较的时候,已经听到女子在说前面冒出滚滚浓烟的事情,不过她说来说去都没有太提到大汗,反而一直是在让合周公子去救沙木。

    大阏氏的侍卫对这样的结果真是失望,他的失望不仅在心里,连表情也透露出来,“但是我们是来救可汗的!”他想合周公子一定很清楚,现在自己到底肩负什么样的重任,不过他一下子被那女子说服了,而且还坚称可汗一定在前面。

    大阏氏的侍卫无奈同往!

    看到无忧身并没有什么大伤。几乎可以称得是安然无恙,合周终于抛落了心的千斤巨石。那种感觉简直连迎面吹进嘴巴里的寒风都要深深亲吻,致以最高的敬意。

    而且虽然无忧说她不确定可汗到底在不在前面,那时他们只是发现了浓烟,而沙木赶了过去。他也已经可以断定,可汗在那里。没有来追无忧的沙木是最好的证据。

    因为有了无忧的出现,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更换行进路线到可汗的路线面去,也因此看到了不少近卫被狼人啃咬的只剩一半的尸体。

    “他们不是西突厥最好的侍卫么,算再怎么骄奢淫逸也应该武艺超群!最起码应该沙木带的那些人强劲才是,可是他们却这么的不堪一击。”最开始沙木对她说这些近卫一无是处的时候,无忧还以为他是在为自己的手下抱不平。不过现在看来,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合周将他们带着的干粮递给无忧,“正是因为他们是真的近卫,才会如此不堪一击,他们也确有他们做的最好的事,可却不是在战场。”

    “估计他们的嗓子,他们的舌头要他们手的家伙事儿更婉转,所以才能说出让大汗喜欢的话来。这些还只是他们的一点点不堪。如果让对手抓到他们的话,被咬死这种,更不堪的事情他们也会做得出来。”嘲笑这些窝囊废一向是大阏氏侍卫的乐趣,所以一直记得要谨言慎行的那个侍卫,忍不住高昂的兴致,也插嘴进来。因为在从前的那些日子里,他也受够了那些近卫们的傲慢。本来一直在想,有机会要教训他们。现在看来是让这些狼人们抢先。但是怎么说呢,抢得不错。

    无忧顾不吞掉手的干粮,已经着急发问,“你是说大汗真的在这种季节来漠北围猎吗?这难道没有人觉得于情理说不通吗?怎会是在这种季节?”

    大阏氏的侍卫也觉得在初冬的季节里,来漠北围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