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八十七章 正缘

第九百八十七章 正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月握住可汗的手,“大汗又何必舍近求远?”

    “这次不一样!”可汗有些紧张地告诉她,“你的生塔遭人为破坏。 塔铃被偷,而那些纯金打造的塔铃,是为你悦纳福分的神器。所以现在相师要全力的从那丢弃的塔顶之,拿回已经逃脱的铃魂!放心吧,我此去不会太久,我小的时候,去过许多更远更艰险的地方,可是每一次都能够载于而归。你只要静静的等待好!”他拍了拍她的头!

    可宁月依然听不进去他的安慰,一直大哭的简直要背过气去!一想到她那苦命的弟弟,她简直觉得,一颗心要从胸膛,挣脱束缚涌出来,那么的疼。可是仍然找不到一个理由,提及放了那少年的事情,因为刚刚她一直是装着睡着了的,也自然不该听到他们的那段话。她想了很多种说法,然后又暗自推翻,没有一条有道理,每一条都那么莫名其妙!

    喉头涌动起一股甜腥的味道。

    看清楚自己从嘴巴里呕出的血时,亦可见可汗心疼的眉眼。

    她想,他是这样的爱惜自己。如果自己把事情全部都告诉给他,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有好几次那样的想法,简直要带着全部的真相脱不出她的嘴巴,但是还是给她及时的忍住了。

    如果,她真的那样做,一定正大阏氏的下怀。

    那个女人用了多少日日夜夜期盼着这一日?

    可她真的不知道,该做出如何的选择,也不敢想他的弟弟正在承受何种痛苦。只是含抱怨的想着,如果她能早一点除掉大阏氏,在她祸害自己之前,把她从那个位置赶下去,今日,一定会是另一番光景。

    可几年的时间里,在那么多被可汗极度宠爱的日夜里,她都没有能想到,完美的办法,到了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反手将他的弟弟推入万丈深渊,而无法施救,这一切,是她懦弱的遗祸。

    心的这些痛苦,一层又一层的带着千钧之重加来,她承受不来,却无处可躲,她真是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进了大阏氏做给她的这种双面陷阱之,如果她承认那少年是她弟弟,无论是大阏氏,还是那位相师,仍然会再次以神塔泽及苍生与她性命为由继续残害铁赫。她虽然受宠,却也更加清楚打败所有弟兄登汗位的可汗会有多残忍。而且他们应该早想到这一点了,只要拉她陷入那个陷阱一点点,有办法将她整个人拖进其。

    她很清楚,她现在的情形,像是一个人站在四面悬崖的心,孤立的高峰尖顶,退回去一步是万丈深渊,向前一步是孤高绝壁,唯一的办法,是继续忍下去,做一个站在那的坚挺之,不会受风,不会受寒,不会受惊的顽强之人用以自保。然后她简直是带着一点,欣慰的想着江直的计策,关于让可汗去漠北的事情,她曾问过他,是否要在那里除掉可汗,他的答案是否定的。不过,现在的她,简直是正在极端的妄想着一件事,江直是因为怕她害怕露出马脚,才没有告诉她实情,他们是真的在蓄意除掉大汗,再取而代之。要是那样的话,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大阏氏一定会去陪葬……

    可汗握住她的手,“你是要为我带来子嗣的人,不光是为你着想,也是为他着想,我一定要让你身体健健康康的不在手病痛所苦。”像是被他这句话深深打动,她更深的偎进他怀,她伸出修长而洁白的手指,微微蹙了柳眉,慢慢的滑过他的脸颊,似乎是想用这样的办法,牢牢将他的样子刻进心里。那样因为心痛,而带出的虔诚样子,映着帐攸明攸暗的烛火,闪动着一种极致进骨子里的美,既像是在哀怨,又像是在赞美,让可汗心疼的,一把反握住她的手,“相信我吧,我从来没有失败过,而且在无数次的战争,立下赫赫战功,在这荒漠之,没有几个人会称得是我的对手。你只见过我安逸的样子,这一回,我让你看看我野兽还要凶猛的样子!”

    宁月仍是反对的摇头,但是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激烈模样,脸犹如带着还未干涸的泪水,声音也变得有一点点沙哑,“如果没有可汗,我活不下去!无论遇到何种情况可汗万要以宁月为念,小心谨慎!”

    她本来是想说出更加动听的情话的,但是,此时此刻心烦意乱到极致的她,只能勉强装作镇定从容的说话,而且也在庆幸,一开始,是在装病,所以现在所有的慌乱,都可以解释为是病态做为完美掩盖。

    然后,可汗又紧紧的抱了他一下,之后做了最后的嘱咐,“胡思乱想,对我没有任何帮助,反倒伤了你自己,你只要记得,我会用尽全身力气,为你战胜那条白狼,足够了。”

    他说完这些,豪迈离开。

    等到大帐之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全身下像是突然出现了太多脆弱的空洞一样,无数的寒风从灌入,她颓然的瘫坐在软毯之。

    大口大口的喘气……

    *

    与相师一同走出大汗宝帐的大阏氏,远远的走离开宝帐一些距离之后,顿住脚步,看着相师,“与相师的合作,我很期待!但在此之前,我能问问相师,为何会改变主意吗?之前,在这片沙漠的那么长时间里,相师从来不会偏袒我与宁月阏氏任何一方,但这些本是相师的自由,无关对错。可今日,相师竟然这么显而易见的帮助了我,我该问问,相师的打算!”她说这些话时,将一向难掩犀利的目光,转向,那永远闪动着华彩流光似乎不知疲倦的,晶球之!

    “形式所迫!”相师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大阏氏仰天大笑起来,“擅于倾听天意的相师,难道也会为形势所迫吗?”

    “天意也常常为形势所左!更何况从命相来看,大阏氏您始终是可汗的正缘!”相师不紧不慢的回答着。

    “相师说,是正缘么?那好吧,请相师,为我与大汗的这个正缘祈求,愿它能够持续一个时辰,一天一个月,一年再到永生。要一直等到来世我们才能放开彼此!那样的才是我所需要的正缘!”大门阏氏的目光已经从水晶球之返回到相师那张永远透着神秘的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