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三十四章 世引

第九百三十四章 世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果真正的事实,由地位下贱的人说出,总像是那种能够轻易推翻的诬陷。!而有鉴于大汗身份的特殊,我想用那种完全不能推翻确有其事的证据来赢得大汗的信任。”皇道。

    “可他们的主人一定很害怕吧,在害怕的时候,还能这么勇敢的露面吗?”信利忍不住流露疑问。

    “最重要的是他一直都是固执的孩子。他决不会让他的把柄,落入任何人手!亦不能眼看着自己的高贵绽开裂纹!”说到一半,皇扭头看到从一侧跑过来,向自己回话的内侍,眼睛里面的惊慌,随着他不断靠近的距离变得越来越明显。那是长久跟在他身边服侍的人,正如这些人,了解他的脾气秉性一样。他也清楚,这并不是一个没见过世面,会轻易慌张到变色的奴才!看来是有什么背离他们想象的事情发生了!

    信利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内侍的慌张,至于他能看出那个慌张的原因,却不能和皇的相提并论。那应该是所有在场的人都能看得出的慌张,这内侍跃台阶的时候,差点跌倒,发出很大的声音。

    皇面带怒意的开口斥道,“到底是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

    “皇之前一直说会深夜进宫的客人,到了。”这原本,算得正皇说法的回禀,但此时,这位一直在皇面前很是得脸的内侍,脸掩饰不住带出的忧愁,已经让他的陛下明白,来的那位可能与他真实盼望的那位,很有些出入的人。这当然会是太子的回环之计。或者从他开始打算做这些事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自己的退路。他的儿子,毕竟不会是个草包。想到这些时,皇的唇角,不禁流露笑意,“让我见见吧,我的客人,他在哪里?”其实,以前他想过他的儿子会如何还击他?现在,答案在眼前了。

    夜色迷蒙之,空气里仍然弥漫着,硫磺的味道,由于怕可能再次点燃哪个杀手,火把手与灯笼都被下令撤的远远的。皇与信利其实正站在一团黑暗之。不过他们的目光却早已经适应了这黑暗。

    路过殿再到偏厅,九皇子一路走来,能看到皇宫里一片森严的背景,而且,不只眼前看到的这些,还有更多的大内高手,隐藏在微微的树影之后。一开始,他在心笃定的事情,现在正在变得有些混沌不清。隐约觉得他自己似乎有些逞强。

    刚刚入夜的时候他收到太子的消息,说是有要事相商。他召集了所有的门人商讨此事,大家都认为,太子,是在别有用心,一致反对,他对邀约作出回应!似乎只有他自己认为,太子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没有什么具体的威力,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危险。经过他的一番盘问旁征博引,那些门人几乎全部被他说倒,也都不再好意思提醒他要当心。

    而后他兴致冲冲的赶往太子府去看个究竟。

    那时太子府的肃杀气氛,之现在的皇宫竟然算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跟着他的侍卫,几乎全部握紧刀柄,他们以为,太子摆这个阵势是用给他的。他自己心里知晓,太子可没有那么看得起他。他也从来不认为太子会为了除掉他,这一个并不算得是首要对手的人而动用他的全副筋骨。不仅如此,他一直认为,他们也许不会先行厮杀,反而要首当其的联手。而当事实终于走到这一步的时候,他一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边却又觉得,事实本来是如此!那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怀疑。

    当他脚步停在门外的时候,太子正伸出手去,想要抓起桌案的那个银镯,然后,手的位置落到一半停了下来。接着收了回去,目光虽然还在银镯之,却已经真实的听到,顿在门外的脚步声,心有一个声音,“幸好他来了。这个时候似乎要感谢,他最近,一路颓势的表演。一段时间的机缘巧合,他的势力不断的削弱。九皇子能够摒弃众人的拒绝,一意来赴他的陷阱,相信的正是他的虚弱。九皇子会大意,但也不会完全糊涂。只有做的,极度传神,他才会真正相信,一会儿自己将要告诉给他的事情。”

    估计是密会的原因,所以九皇子的脚步放的格外之轻。声音也很自然的清徐。但有些紧张与悸动,又是他着实在压抑不住的东西。这样站在太子面前时,很快能看到他脸的喜悦。

    “我的邀约,九皇弟,会觉得很诧异吧?”太子做出免礼动作的同时,已经开口发问。

    九皇子并没有着急开口,他抬眸看向太子的表情,而视线所抵达住,正是太子,一惯四平八稳的表情,但这也只是表面看去的样子,还有另一半,他的真实情绪隐在光影之,九皇子仍在分析着,那种表情,所传递的意味,焦急而笃定的胆大包天。

    太子似乎不在乎,他什么话也不说,一直思索与任意注目打量的无礼,仍然继续开口说道,“九弟可知在皇位承续,父皇的真实看法吗?”

    “皇兄想听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我能说是假话吗?假话,使人心情愉悦!会让人醉生梦死。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愿意听一世的假话,一句也不要戳穿到永世那么长。可很显然,我的九皇弟可不是,要向我说一世谎话的人。”

    九皇子做出赞叹模样,“皇兄却总是这样的,有着世人,难以理解的通透。不过,这世的所有事情都看得这么通透,还能过好日子吗?”

    屋子里,静了下来,如同尘世灭去,这一生,已经在眨眼之间了结。太子扭过头去,再回转过来,用一种怪的姿势,盯住九皇子的目光,思绪一下子飘回了之前,他与管事说话的时候。那时他已经得知,他所派出去的那些侍卫已经干净利落的失手,他们甚至没有能在西轩放出一丁点火花来,然后,又再次干净利落的全部落入皇的手成为切实的证据。如果,让这个结局成为真正的结局,那么会发生在结局里的故事,他能知道全部了。

    灼烧着的痛恨,爬入他的眼睛,他才不会失败,那么容易失败,然后让所有人把他放入眼看他的热闹,看他的痛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