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滴血不沾的血证

第九百二十九章 滴血不沾的血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知为何,信利感觉到再次来到这西轩的时候,他突然有了这种豁然开朗感觉。  .  . 只是这么站着,已经能够更加清晰的回忆起当时事发时,他看到大公主,扶住曲舒时的脸色,那是一种初见惊骇事件时流露出来的再正常不过的吃惊。而并非本想杀人时的得意与满足。

    他一生戎马疆场,看过最多的,不是敌人的尸体,而是斩杀敌人时,各种各样得意与满足的狰狞脸色。杀人,在他们突厥族民族来看,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尤其是斩杀优秀的对手。据说,可以得到他们的灵魂与他们的力量,可是从前。曲舒的母亲,一直在对他说,那是不对的。

    那个女子与他初见的时候,只是曲舒大一点的年纪。他也是在人生最好的年纪里遇到她。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那样,刚刚好的恰巧。这样的相遇,该当是清风拂叶柳暗花明的一幅柔美画作,可世事的起承转合,无情的践踏,狠狠的撞击,将这样的画作吸进了波涛汹涌的万千巨浪之,再到转眼,被惊涛骇浪吞没。

    有时候他也在劝自己,得到的不过是一个女子,那么失去的也不过是一个女子!为一个女子而悲伤不能自已,不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该有的报负!

    但事实,这样的理由着实劝服不了他自己放弃悲伤!所谓的铁石心肠。一旦婉转轻柔,再不能宁折不弯。

    鼓打三更的声音顷刻之间将这个遥远的回忆击的支离破碎,曲舒的眉眼清晰浮现出来。那样一笔一笔的在记忆的描摹竟然能感觉到正带着切实的温度。

    人人都说他冷血无情。可这一刻,他体察出了自己全身下每一寸血肉之间携带着的深情。

    说来怪,他这一回想起来,当日当时的情景,无休止的浮现到脑海来。这室物品的摆放,那一边一壁的藏书摆放都能轻易的出现在他眼前。

    他是记得屋所有物品摆放的位置的,他再次确认了这件事情,然后可以清楚的意识到当时的屋并没有发生任何激烈的打斗。大公主并无武艺傍身,曲舒虽然年纪小,但是无论是身材还是个子都要大出大公主一些。如果大公主有意行凶,两人之间必然会有一场激烈打斗。而女人之间对于抓挠拉扯这些也会及其在行。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时,他扭回头去观看。皇正从白纱帘布的背景之走出来,身边被正被打发着离开的侍卫小心而谨慎的看了他一眼。但他并没有露出惊愕表情。皇也止了他的礼。两人这么一前一后的相对而立。

    “皇是为了告诉我这些事才让我来的?”他指了指曲舒光洁而有一点点伤痕的脸。表明他已经相信大公主并非真正凶手。

    “但是有太多恰巧了不是吗?我一次遇到这么多恰巧,还是在父皇驾崩的时候!但再一次发生这种事,我发现,我还是没有积累到,能够立即解决它的经验。”皇平声说道。信利同意了他的看法。不过也与此同时增加了新的疑虑。如果说有可能动用心思欲借刀杀掉大公主的人,怎么看,皇都会是首当其冲被想到的那一个。

    “不过现在几乎全帝都的人都在传说着,凶手留下了切实可信的证据。”信利看向皇。而且他还稍稍迟疑了一下。吞回去了,他后面要说的那些话。

    皇本来没有打算隐瞒,他直接说道,“传闻里说的并非全是错的,只不过留下证据的人并非凶手,而是曲舒自己。”

    信利一下子睁大双眼,不能置信的看着皇,“陛下,是说曲舒留下的么?”

    “她一直都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皇从袖取出那些被称为是证据的东西递给信利。

    是一块圆润的鹅卵石和一块紫色布条。但不得不说,那种紫色,极其炫目刺眼。信利仔细的翻看了一下,无论是石头还是布条都不曾沾有血迹。

    “但当时,曲舒她一定会流很多血的!如果是真正的物证面怎么会滴血不沾?”信利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之后,直接怀疑的问道。

    皇的表情还是那样的镇定,“如果染任一种颜色,那么这证据也失去了它的作用。所以我们现在轻而易举看到的它们,是曲舒当时,忍着多大的疼痛,以及多么难得的镇定在保留着。其实一开始我知道可汗是不会相信这些证据的,所以一直也没有拿给可汗看。”

    “那么,今日这些状况又有什么不同了吗?”信利有时候也在问自己,如果皇是凶手他要怎么办?那么他若看破,走不出这里。看不破,会得到高官厚禄进而成为皇,最为看重的那把刀。

    “因为那些我故意放出的风声,还有我现在,让可汗成为我的客人。这两点加在一起,我想凶手会坐不住阵脚的。或许,他会亲临这里,看看,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又或许,他手下有一批杰出的杀手,他会派他们彻底毁灭这里。”

    *

    看到管事第一次冒冒失失地跑进来还差点一跤绊倒,太子微微阖了阖眼。他想,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真到事情出了纰漏时,还是忍不住失望。因为一旦痛失今天的机会,算,他们能够成功的避过信利的怀疑,也不得不再次花费大段的时间,去重新谋划。心诸多愿景这样,如同万丈高楼一脚蹬空,极凶险的失去。

    管事是真的着急了,还没有等太子,允许他说话,已经自顾自的禀报起来,“殿下,您猜的没错,皇果然是打起了信利可汗的主意,现在正派人接信利可汗入宫,密报里还说,皇不仅是打算面见信利可汗,还已经请示了太后,准许他这前往西轩。”

    管事语音落下之后,先前存在于太子心的全部幻想,瞬间化为子虚乌有,姜也果然是老的辣。在灯影之下露出一半脸颊的太子已经意识到,他了皇的圈套,那些被他派出去,想要火烧西轩的侍卫,像是他主动要投喂到信利口的食物。

    管事见太子不发出声音,想请示接下来怎么办?他原想着说话的时候一定要保持镇定,可是,心的千头万绪繁杂,涌时还是一不小心,让说话的声音抖了那么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