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一十章 推曲

第九百一十章 推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太子想一定要让大公主与曲舒发生引人瞩目的冲突。!办法却并不好想。管事似乎一直很镇定。

    然后太子一看他,他已经和盘托出了,“若是寻常人,总难逃过因财而死。大公主殿下却从来不缺那些黄白之物,如何的富贵也不能将她打动!而那个始终在她心萦绕,让她最觉得自己郁郁不得志,也一定要翻盘的是天子的宝座。”

    他虽然话语不多,却正要害。看向他的太子,示意他不要保留,继续完完全全的说下去。

    “我们只要找人模仿,郡主的字迹,写下六个字,当心兄终妹继,可以硬生生的戳到大公主的肺管子!头脑发热的大公主,一看之间,一定会以为这是郡主写给皇的诋毁她的建言,也会毫不犹豫的去找郡主评这个理。到那时,殿下布在宫的棋子,可以借机发挥它的作用。”

    太子听完目光一亮,对,能让他那位大公主姑母反感的始终只有皇位这一件事。

    *

    太后派人去取小郡主新写的字给大公主看。

    大公主乐得这样哄太后开心,每每都会兴高采烈的观看,然后予以积极的评价,不过这一次,拿在手的字贴却忽然散落下来零星的一张,内侍拾起时大公主要过来看。

    才一眼,脸马变了颜色。

    这样一来,连太后也觉得有些怪,不过是平常的一些毛笔字。

    “怎么了,看个字倒是有些生气了一样?难道曲舒在面写了什么?”太后边给人指那些字也给她瞧,边问道。大公主马舒展双眉,“刚刚有点扭到了腰了。”太后只当她说的是真的,专心低下头去看。然后不住的感叹起来,“曲舒这孩子年纪虽小,却最是听话,亦有才气,看这些字写得倒有你小时候几分韵味。”大公主配合去一个笑意,不见一点生硬。在太后看不见的角度里,手指微张,慢慢更加用力的,握皱那张宣纸。

    她原想,发现的这个事,算是要解决,也不再在今时,她总会找到机会,亲口问一问曲舒,在划个道儿将她发落。如,掀起当年她母亲的旧事,让她觉得丢脸,然后落荒而逃。而真正让她想要暂且放一放这件事的原因还有另一个,是突然出现在帝都的那个信利可汗。

    这个信利拥兵自重有也有几年了,无论怎么想,都不应该有勇气,在这个时候,单身匹马的来到帝都。

    而且,不论他是以什么样的目的来到这里,她都想要劝自己的皇兄,拿住他,或者接某个替罪羊之手,直接除掉他。

    这种绝对不能够收服的人,应该,想也不想的除掉。在这一点,她必然能与他皇兄达成共识。

    可却始终如同这世的人,忍辱负重时仍绕不过命运指使一般,刚告退母后出来的大公主,在月洞门前看到皇派人来取曲舒的什么东西回去。她想起她小时候,与她那个妹妹不和。那么多的恼意像是忽然被眼前的这个景象点燃,雾列在她眼前。

    越想越觉得其,一定隐有猫腻,于是追步去,把身后的婢子甩得老远。

    皇的内侍转眼消失不见。

    大公主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屋子里去却忽然被几个婢子与小内侍拦了下来,领头的小内侍才要前行礼说个什么,已经被大公主抬脚踹开。

    这些人再端详一眼大公主的怒气,吓得赶紧让开通路。

    大公主继续怒气冲冲的长驱直入走了几步,回头冲着这些人吩咐道,“我有要事找你们郡主。你们这些人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候着。若是有一个人胆敢向前一步,我要了他的脑袋。”说完,抬头时正看到走出屋子来的曲舒。

    曲舒见是她,忙规规矩矩行个礼。那样无可挑剔的优雅福身。若是放在平日里她总会笑着免了她的礼。

    眼下却拖延起来,半晌才冷笑一声,“拥有母后的喜欢,还不知足吗?皇室里的这些孩子倒是哪一个也没有你人小鬼大,可笑的是,这样的事情,我却今天第一次发觉。有点晚了是不是?不过,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知道的事情还真是多啊!“兄终妹继”,好个兄终妹继,提醒的真是好啊!这种当着皇兄的面儿往我身泼脏水的事情也做得这么行云流水。”

    曲舒慢慢抬起头来看着暴躁的大公主,她试图想一下到底自己是做了什么触怒了她的大公主姨母,因为之前,与太子的那些秘事,一开始她隐有些担心,大公主知道了其的细节,不过仔细听了一下大公主说的那些话,又觉得好像与太子并没有什么相关,似乎总在提皇。

    “舒儿不懂皇姨母的意思。”

    此时的空气之,满是大公主怒气的味道,曲舒心气儿虽高,却从来都懂得如何,委屈宛转,如果此时她知道大公主怒在何处,一定会尽自己所能的认错,不仅可以,依靠智慧,将自己从错误里打捞起来,还可以,顺便向,大公主姨母表表忠心,但眼前的问题是,她根本不知道大公主因何与她翻脸!心还在逐字逐句的将大公主刚才说过的话,仔细翻检,然后停在兄终妹继面,是了,一定是这四个字惹的祸。

    她的心颤了一下。到底是谁?她在这宫树下的敌人,挖了这个陷阱来害她。双手紧紧的拳住自己的手心,指甲下面触到的皮肤,传回刺心的疼痛,像是那一日她被顺雨郡主推到,想要大哭出声,却给顺雨的母妃指着,说是她推了那个还在笑的傻丫头。然后,所有的人都相信,顺雨母亲说的那些话,连最喜欢她的太后也说她淘气。她一直小心翼翼的避着宫里的各处漩涡,却架不住,有人在她背后,张开双手。狠狠推她下去。

    更何况现在站在她面前质问她的,是她讨好还来不及的大姨母。

    她要怎么办?她该怎么办?继续执拗这件事情不是自己做的,大公主不会相信。说是自己做的,那也太冤,后果也是一样的。

    她的心已经布满裂痕,她看不到,却能感觉得到那样拉扯间的撕痛。全身也很快跟着失力,这种感觉连她自己都觉得惊吓。

    “既然”,她在心说出这两个字,许多遍,既然已经到了进退维谷之间,既然推脱还是承认都无济于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