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百五十八章 新反手拍

第八百五十八章 新反手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考虑到,太子仍然在禁足之,他的人马,现在,还不能光天化日之下的出现在帝都之,鸣棋一直等到天色微暗才摆了个极排场的阵势出门游荡,他知道,此时,估计在自己身侧不到百步的地方,一定藏着在暗窥测寻找时机与自己相见的唐礼承。

    同时又考虑到,从这出戏的开始,自己身份的设定是一个好人,他没有向唐礼承会出现的那个方向,看一分。

    反正,太子的人会很快锁定唐礼承的行踪。

    果然,在他刚刚走出距离王府一百步远的时候,他的左边已经响起了打斗之声。鸣棋还是随意的瞟了一眼,太子的五个侍卫咬了唐礼承的尾巴。双方展开相互撕咬的恶战。

    跟着鸣棋的侍卫首领有些着急,想要马赶去救人。可看到鸣棋摇头表示不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得轻声提醒着鸣棋,“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太子的人人多势众,我怕唐礼承,早晚招架不住,再次成了他们的盘餐。”“真正清高无欲无求的人,不该那么快入戏的。只有心怀叵测的人,才会像贪心的猫一样,紧紧看着自己的猎物。你放心,这个唐礼承不是一般人。这点小意思的阻击,他还是能够轻松摆脱的。”鸣棋之前在那个雨夜之跟过唐礼承多时,对他身的功夫有几分了解。也一直欣赏他是个有实力的汉子!

    事情最后的结果,也果真如鸣棋猜测,唐礼承三下五除二摆脱了那些人的追踪,迅如闪电的躲进另一边的一条巷子里面。况且只要细听他们的打斗之声,不难发现,太子的人还不是这个唐礼承的对手。最起码现在正咬住唐礼承的这几个不是唐礼承的对手。

    王府侍卫见唐礼承一转眼没了影踪,有些焦急的舔了舔唇,可是鸣棋没有发话,也不敢贸然追去!只能搓着手掌,耐心的等待着。

    事实,鸣棋对于唐礼承此时怀有的心思的猜测也是极准的,刚刚,太子的那些人,之所以会轻而易举的发现唐礼承,并不是因为他的眼尖,那乃是唐礼承故意卖给他们的破绽。而真正目的是要试探一下,此时正行在不远处的鸣棋的意思。如果,同太子一样,是在惦记着他身怀有的秘密的人,他卖出了这个破绽,鸣棋一定会他还着急的如临大敌,马会赶过来救他。但偏偏与他的估计相反,明明向这边看过一眼的鸣棋只是那么视若无睹的离开了。鸣棋的这个对他的安危没有迅速做出反应的回应,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是清楚的,如果要找一个依靠,他身的这个秘密,会是一份好的觐见礼。但他又偏偏拧不过自己的心思,一定要在这泥泞之寻找一个不那么泥泞的人选,将身的秘密全盘透漏给那个人。跑过一处拐角时,他推算了一下身后太子的人赶过来的脚步声,时间是有足够富裕,容他藏到那个草垛之的,于是,三下五除二利落的爬了进去。

    不一会的功夫,后面追赶过来的东宫侍卫也发现了这一大垛,堆得足有一间房子那么高的草垛。

    藏在其的唐礼承能感觉到,有人伸手试了试草垛的紧实度,这些干草被人用外力压得很实,只是一般人的力度根本不能在其随意钻出空隙来,更不用说是,让一个大活人爬进去。外面的人自然也发现了这些干草的特点,吵了一会儿,很是放心的离开了这里,沿着前面的巷子继续追赶下去。

    又等了一会,确定外面再无人声,唐礼承才毫不费力的从其的一个空洞爬出来。这是他早已经为自己准备好的藏身所在。

    坚持不懈,在帝都的大街小巷寻找唐礼承的东宫侍卫,往往都已经发现了唐礼承的影子,却转眼间又被他油滑跑掉。

    很轻松的甩掉身后尾巴的唐礼承,看了看一边仍然满座的酒楼,闪身走了楼梯。这些一直追着他不肯放的东宫侍卫,想问题太过一成不变,他们一定以为,在仓皇逃命之的他,必然不敢出现在这些正经的地方,殊不知此时的酒楼,反而是亮堂的灯下黑。

    等到唐礼承了酒楼坐下,正听到他背对着的两个人在商量着什么?隐约的几个字像是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他倾耳细听,果然听出他们是东宫侍卫,只不过,是两个机灵鬼得了机会,让别人在街面东奔西跑,自己跑到这里来偷偷喝酒。

    唐礼承知道他们一定不会想到,与他们背靠背相坐的人,会是他们一直要找的人。所以,不仅没有避开他们,反而光明正大的继续坐在那里。这些人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他大声点了菜品,也没有引起二人的注意。

    那二人几杯酒下肚已经有些微醺,不过说话的声音仍然不高,只是唐礼承有意倾听,因而听的刚好清楚,他们正说到,“这个唐礼承可真是鸡贼,我们来来往往的绕着帝都的大街小巷都跑了多少圈了?生生的只看到个影子,连衣角都没摸着一片。照这个样子下去,定然是难以回去复命的。”

    与这人对坐的另一个人忽然警醒起来,“老兄,我们这放下酒杯吧!若是再喝回去,被管事的查出来,恐怕会掉了脑袋。”

    “吴大哥,你怎么这么天真,你当我们要是抓不住这个人回去还有命活吗?与其做个饿死鬼,还不如做个饱死鬼呢。从今日之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得这家酒楼的菜了。想想都觉得可惜。”

    “你说这事儿真有这么悬,我们从前也有完不成的事情,太子可没拿我们怎么样?”

    “我早跟你说过了,这次不同。据说这个唐礼承手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太子是定要据为己有不可的。我们今夜,在这天子脚下不断的进进出出,虽然已经极度小心,但是也难免不透露出风声出去。”然后他更加压低的声音,“听说皇,在这帝都之密布了不少的大内密探,也许我们现在的行踪早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此时我们的一举一动,已经坐着八抬大轿被传进了宫里也不一定。”

    另一个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这话可是怎么说呢!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无论是怎么样,都不成了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