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百五十三章 移花

第八百五十三章 移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管事未看过信内容,但见王将军通读一遍之后,脸色好生变化了一会儿。!后来终似迫不得已刷刷点点几个字,让他重新送回来给太子。等到他,将回信重新递给太子时,鸣棋他已经端起了他的第五杯茶,似乎还有余兴,等着他们继续拖延。

    太子将那信过目了一遍又递给鸣棋。

    鸣棋展信,面正写着,“臣将不日告病。也请殿下信守承诺,此为我们最后一次交易。今后再无瓜葛。”鸣棋从小受他母亲熏陶,于字迹之的乾坤转合,也略有几分眼力。一眼能看出,写这几个字的人,定然是武将出身,而且有个杀人如麻的这些经历,才能够在字里行间透足锋利杀伐。确定这封信的来处与作用之后,鸣棋也果真话付前言马站起身来,告辞。

    正在说话间,已经退出去的管事又火急火燎的跑了回来,看到站在一边的鸣棋犹豫了一下,还是禀告道,“那个唐礼承,他,他,打伤了五六个侍卫,跑了!”

    太子闻言,脸的神色再也掩饰不住的惊恼异常。慢慢已经想到,鸣棋来这里的目的,似乎并不是为了那个,胜算在握的统领之位,而是为了引开自己的注意力。

    他霍然而起,几步冲前去,一把抓住鸣棋胸口,“世子还真是胆大包天啊,敢自己一个人像这样的孤身作祟,难道不怕我气急败坏起来,将世子一个人在这里灭口。”

    “知道我来这里的人太多了!殿下的报复,不会来得这么直接。算殿下现在是这么想的,但我劝殿下,还是等火气消消再作出决定吧!以免来日追悔莫及。”鸣棋一脸笑意的,拿下太子握在他胸口的手,“关于这件无头公案的争辩,我也想等,太子错气消了,理智一些的时候在践行,因为到时候,会得到更多精彩的质问。”说完,边用手整理自己胸口的衫子边直接走向厅门。

    走到一半,听到太子的声音在说,“鸣棋我在这里奉劝你,不要只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姑母一直在肆无忌惮,却能够长久无事,那是因为父皇的一直在退让的原因。也是说,姑母有幸能碰到那样的对手,可是你不会。你的对手跟你一样牙尖嘴利喜欢撕咬。有一句话不是那么说吗?你是什么样的人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看来是真的说对了呢。”说着说着,又想起刚刚被鸣棋戏耍的事情,更是恨得牙根痒痒。

    管事看着太子真的放任鸣棋大摇大摆的出了东宫,一脸要紧的提醒着,“那人会不会去找他了。怎么总是觉得他们是之前已经配合好的?。”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肯定是。不过鸣棋也不用高兴的太早。他为难了我,我们也还有另一个人可以为难。只怕那个人,之他现在的生活,还更重要几分。”太子又想想,才说,“一会儿天色亮起来之后,我要见一下那位王府的女差。”

    “老奴想着,会不会,鸣棋世子早已经料到了这一步,已经嘱咐过那位女差不要来见殿下呢?若她再跟鸣棋一样,跟我们来个虚以委蛇……”管事躬身回着太子的话。

    “我是见过那女子的,与一般人不同,她想要的,可不是在王府待一辈子。而且要她想的那些东西,我能够给她。即使她知道我要做什么,也会照做的。”太子一脸笃定道。见过几次无忧的手段之后,他已经,能够毫不犹豫的相信,无忧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子!起鸣棋能给的那些宠爱,他可以送她直抵他父皇身边。太子想着,这一定是无忧拒绝不了的诱惑。在此之前,也一定为了这样的目的遭过许多磨难。

    *

    王府之,无忧正领着几个婢子,在挑选,今年南边进贡来的那些澄心堂纸张。大公主练字成痴,对这些纸张的要求也是极严的。所以这些事情,将来是由无忧带着认真挑选的,即使是本来已经精挑细选的贡纸,也要再行优取优。忙了一早,终于做得结了,再命人又仔细的堆叠起来,送到书室之备用。

    眼看着婢子们走书室高阶去,再无差错可出,无忧才揉着肩回转身想要去认真梳洗一下。抬眸时正看到一个在王府门混的眼熟的一个小厮一直向这边跑过来。

    料定他是有消息告诉自己的,无忧也在原地站定了。

    那小厮也果然,径直跑到了她面前。

    再看看左右无人,递了一张信笺,轻声说着,“有人嘱咐着女差细瞧。”说完,也不等无忧问什么,马跑掉了!

    无忧轻轻展开了信笺,面只写着简单的几个字,“琴香楼了却女差心事!”左右翻看过之后,确信并无落款。但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如果细看这纸笺能猜出它的来处,正是东宫太子喜欢的仿澄心堂的一种特贡东宫的纸张。若不是大公主向来颇喜欢研究这些纸墨之事!她也许还无机会,一眼认出这纸的来处。估计,太子也认为她会认出这纸的来处,所以,才会,不附落款送过来。至于,面提到的,他知道她的心愿是什么,也不足为,毕竟是轰动过整个大显帝国的大案。举国下估计没有几个,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的?

    剩下的,是要想想他为什么会找到她了。

    真正答案也不是不好猜。能让高高在的太子窝心的人,非鸣棋莫属。也许这次相见,尾随而来的会是对鸣棋不利的情况。

    但太子会许给自己的东西,也一定非同凡响。

    有心对这纸笺视不予理睬,向回走出几步之后,又开始恼她自己的口是心非,自己不是已经肯定的要忘记那个人了吗?可是怎么一到,正经的时候还要为他着想呢!算是为了彻底忘记他也该去的。

    其实自从进了这王府,她倒少有这样,犹豫不决的时候。现在给心源源不断的情绪纠缠羁绊,只觉胸一阵接一阵的憋闷。缠了一阵才想起大公主之前还说要让她暖墨的。这虽然是大公主心血来潮的玩法,但却是她不得不正经对待的要事。万分疏忽不得。路过鱼池的时候,将手已经撕得如雪花细碎的纸屑,投落池!快步去了。

    今日大公主心情极佳,赞了笔又赞了墨。畅快的足足多写了好几篇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