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外力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外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门一声响之后一只袖子当先挤进来,接着,不出善修意料之外的,是鸣棋滑进整个身子来。 风风火火拿起他书案的茶便喝。

    善修瞄了一眼外面的热闹喧天,放下手的字帖,“虽然贤弟是以太子之名送过去的,但是皇会有自己的判断。”

    “判断,他当然有的是,只不过没有证据,没有十足能够敲定是我的证据。而在他的寻找之,他一定会有更多非同寻常的发现。我做出这么多啰嗦的事情,也是为他们着想,要太子一下子摸到,蝴蝶飞火的痕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当然要给他指个路,但是,平白无故的指路,他肯定会无限怀疑,如此的戏耍才能让他印象深刻。我的目的也一定会达到,我给他提了那个帮助皇,寻找蝴蝶飞火的人。”

    “假做万本书,真传一句话。无仗可打的贤弟,果然成了最好的阴谋家!”善修笑道。

    鸣棋得意一笑,“不用那么指名道姓的肯定我的聪明。太子因为禁足在东宫多少受了些牵绊,所以,才会不知道飞火金印的具体情况,如果让他自己去搜寻,找到是能找到,只不过消耗的时间会太长。无论是我们还是他,都不愿意那么耗时。所幸,互助互利一次。反正印章本是假的。”

    “不过看起来这一次太子的应对也很利落。”善修的目光再向窗外瞧了一眼。

    鸣棋听她如此说,也将目光,向外面的喧哗瞧去,“他这是玩了命,要保住他的狡兔三窟。那座宅子平时很少有人进出,基本没有人想到,这其实是太子的别院。不过不得不说他这办法很好,皇一定会被他手的金印吸引过注意力去,想要努力的思索出,到底是哪一个在背后搞的鬼!最关键的是那些由大内派出来的,赶往那座别院的御林军会理所当然的扑空!。说不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太子,不仅连同其重要的物品收走,反而会干脆利落的将整个别院,转卖于他人。然后,只要杀死倒手房产的间人,彻底销毁,与他有联系的证据。可彻底割断今夜金印失窃与东宫的任何联系!”

    “可以确定印章是假的吗?”善修问。

    “如果金印是真的,国舅此时想要的效果会更好。我猜天会飞出几只蝴蝶形状的花火来助兴。那些掌握蝴蝶飞过必近人的冷漠,是确认金印是赝品的最好证据!”

    鸣棋握住手的茶盏,好好琢磨了一番,“太子成功逃出了这次的圈套,一定不会坐以待毙!他被他父皇禁足的太久,经了这次的事情被动不已,一定会想出办法从那个禁足之彻底挣脱出来。但只要是在这帝都的人,即使是我母亲出面,这个情儿也不一定要得下来,所以他必然会求助于外力。”善修点了点头,但又忽然之间挑起疑问的目光,“可这些事情你本该,隐瞒我的。”“所谓你来我往的算计,有个看客会更有趣。”“但坐在你旁边的可是个会选边儿站的看客。我选边战队可从不以亲情为拘泥的。”善修从书案的众多字帖捡出一张来看。

    “那我押,兄长会选择我这一边。”鸣棋笑嘻嘻道。“为什么?”“因为我长得好看!”鸣棋做了个舞姬擅长的妖娆动作。

    善修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这么晚了,还不去东宫门外面看好他们的去向么?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了,有所动作,必在今晚。太子可从来都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这样危机关头尤甚!”

    “一次设圈套时用的是这招。太子一定长了教训。这次不用找他,他会转么么找我的。所以我不得不让他们辛苦一点,多找一会儿。以增强故事的趣味性。我从来都是一个有趣的人。”鸣棋边说边打了个哈欠,“最近真的是太忙了,跟这些人玩心眼,简直在边漠之对抗百万雄师还要累人。该怀拥美人的!”说完合了合眼。

    *

    直到派出去的人回来禀报,已经将别院之,所有能够也是与东宫有联系的东西,全部清除,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的太子才终于才长叹出一口气来。然后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一想他跳进这个漩涡的前后过程,说来,也不全是祸患,还有一条,看起来像是收获,是那个鸣棋提到的,帮助他父皇寻找蝴蝶飞火的侍卫。

    一想到那拥有诡异力量的秘术,他顿时觉得心情激奋,忍不住,想要直接走出门亲自去寻找这个,重要的人物。但可恨他还在禁足之。这该死的禁足,绵绵无期。成了一切计划的阻碍。

    他打发了留在屋子里的宫女,转头问向管事,“母后次提过的那个信利可汗的汉位可争到手了吗?”管事恭谨答道,“听说现在已经大权在握。”太子提到的这位信利可汗与太子最小的一位公主姑姑颇有渊源。从前太子最小的这位姑姑佩霞公主,由先皇指婚给大学士之子,但这其实,并不是真的指婚,而只是皇用来拖延住大学士,让他掉以轻心的借口,当时的京已经流传有皇坐稳了江山要除掉是从前废帝亲哥哥的吴起兰大学士的谣言。皇为了平息这种谣言,不惜以自己小女儿的婚事,作为挡箭牌,硬生生的以下嫁公主以示关怀的办法堵住了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可这终究只是骗骗大学士家的说法,被佩霞公主听到风声,进而详知了内情。便连夜出宫,去给之前她极力反对并讨厌着的大学士的儿子吴嘉松送信儿。虽然这个吴佳松并不讨她喜欢,但是她欣赏他们一家子都是忠臣良将。父皇有诛杀之意,也并不是因为有正当利国利民的理由,只是记恨于当年吴大学士的弟弟曾用箭射杀他爱妃的事。

    佩霞公主大义送他们出城,正遇到,有一伙听到帝都之吴氏变故入帝都来接吴氏出塞的突厥人。那领头的人,是这位信利可汗,只不过,那时他还只是前可汗的小儿子,并无大权在手。

    之后又发生了许多因缘际会的事情,让他们彼此爱慕。

    新利跟佩霞公主保证他会来帝都求皇和亲。

    但将信利引入帝都之的皇,却一心想要抓住这个可汗的小儿子用以要挟突厥左部的臣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