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百三十章 真窍

第八百三十章 真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咬了咬唇,“无忧,为了躲我,我书房里全部的书你都记下来了么?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如此为难自己?”他边说,边激动的伸出了拳头。

    无忧目光淡定迎视着他。

    最后,那拳落在她身后的石栏身。石栏应声碎裂。

    无忧眼睛眨也不眨的朝他行礼,“奴婢早知世子会有需用,怕妨了世子大事,才自作主张背了下来。还请世子恕罪。”

    鸣棋僵僵的收回自己的拳头,“很好,真是太好了!所以父王才会赞叹你的才能吧!在这王府之,能炫的技巧除了这过目不忘,还有什么?为了能够走到那人身边,为了达成所愿,你到底都还准备了什么,惊人的绝技?不会连隔墙识物也会吧!”

    “奴婢……”

    “够了,不要再那么自称了,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当成主子的人了。你不是时刻在准备着把自己变成主子吗?”鸣棋目光冷冷的逼视着他。

    “世子的书房今日又送去了新书。奴婢本也是要给世子送过去书单的。”边说边从袖取出精致的金绘书单来。

    “现在我没有时间,晚些时候,你亲自送过书房来吧,如果我不在,你一直等死在外面吧!”

    无忧听到这凶狠的吩咐,脸也没有出现对应的一份恐惧,或是一份担忧,仍然使用一如既往的微笑,轻轻应是。

    鸣棋显然被气的更恼。甩袖而去。他戎马一生,从未遇到如此让他无助的时候。眼前如同是敌人的女子!偏偏是他魂牵梦绕的眷恋。他想抱着她,却也每每更想一刀杀了她了事。“女差果然是个极聪明的人,只是用这短浅的时间已经施恩奴婢两次之多。而奴婢从头到尾都无以为报。”望着鸣棋世子消失不见的背影,这新女侍含极感叹道。

    无忧一笑,“我本来也是来嗑瓜子的,没想到得遇姑娘,又出了这两码子事情,大概是天意在用实例充分的说明,所谓命运,所谓阴差阳错。我之前也说过,这是我喜欢的日行一善,你也不用太过在意。与我反倒添了忌讳。”

    此时的新女侍,已在心头反复组织了几遍要说的话。她本生的雅冰清,无忧虽然与她不甚熟悉,但是那些可以入画的精致眉眼,又因款款同于入画丽人的最高标准让人觉得如同故交。

    无忧坐在那里想着,因是倾城丽人的犹豫,连那犹豫也能轻易让人意荡神驰。想着想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那女子心下琢磨的激烈,猛然一抬头,看到无忧的笑意,愣了愣。为了刚刚的事情,她虽然不愿意立即再次相信她还没有半分了解的无忧,但总有几分感念她的救助之恩!忽然想到,她从大公主的书室出来的时候,正听到大公主身边的弥姑姑在说厌了几种玉雕花样的事。她在心暗暗猜想着,从这位女差同刚才那位世子的谈话可以听得出,这位女差应该是个喜欢玩弄权术向攀爬的人。而如果能够提前得知大公主的喜好,那么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助力。

    是以,接下来,她略略提了提玉雕花样的事。

    无忧果然还是感激的握住了她的双手,“好妹妹,果真是个伶俐人,我不过是顺手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也真的是如同之前所说的,并没有像你图什么,算是图什么也不图在今日。哪里曾想,妹妹会这样灵慧。”

    *

    鸣棋无忧面前讨了个无趣之后,按照惯例去烦善修。

    善修只随便搭眼的状态,已经猜到他是来做什么的,“这又是在哪里受的气?”

    “兄长信命么?”鸣棋是满脸为此苦恼不已的表情。刚刚他从那里走出去,后悔自己放了狠话。她也许再也不会理睬自己了吧!她信了那些,然后对他心灰意冷。

    因着苦恼这种情绪,在他脸并不多见,善修一时觉得有趣儿多看了几眼。“要是这么问的话,看来是真心被拒绝留下的阴影,罪魁祸首也是无忧了!这小女子果然厉害。不过这种等同于你弱点的东西,不需要在我面前遮掩一下吗?多多少少也换做个别的名字。”

    “我觉得这是传说的诅咒。不是有那种说法吗?从不懂得爱的人好不容易懂得了用这世界最冰冷的心去爱一个人。可被他爱的人却一个接一个的疏远他,甚至是只有疏远他才能活得下去。”他的脑海之挥之不去的,全是无忧生气,而且哀伤的眼神,他最怕她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

    善修看了一眼鸣棋真魂出窍的样子,冷哼了一声,“看来除了用刀的秘密,你什么都不应该懂得。这样的一生应该愉快很多。女人向来是骁勇者的难题。”

    “兄长这是在说自己吗?从来都相信自己身背负着天降之大任,也在受着筋骨劳动。而之所以从不肯将心交给别人,不是因为不会心动,而是因为自己随时会为天之大任献身。但是兄长又怎么会认定这蝴蝶飞火流金印之事不是兄长心心念念的那种大任呢?”鸣棋逼迫着自己暂时将无忧赶出脑海。

    “巫蛊之事,祸乱之源。”一提到正事,善修果然也正经起来。

    “对,是这里,兄长虽不重虚名却太重将来可能着落于史书之的名声。这会成为兄长的弱点。睁不开来,兄长不也是重蹈了你好贤弟我的覆辙,简直是将自己的缺点掰开了,揉碎了,分析给自己的对手。然后还要提点两句,怎么样才能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拿下!”

    善修信手摇了摇手握着的书卷,“所以,我才要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然后他看了一眼鸣棋一副正在动歪脑筋的表情,“有些事,我们了解的还不是很清楚。如,那印章如何使用,又如何招集他们的部众。这些都很成问题。如果现在有所动作,未免显得轻率。我回去之后想想,既然是那么重要的东西,皇又怎么会随意的放在书案之?贤弟可参考一件事,我们昨日可有在龙书案之看到,金镶玉玺?”

    “所以说,深入到游戏之的人,可不能,只是我们这些并不懂游戏规则的人啊!现在的皇手势力很强,又极了解这玩意,那么,我也应该给他找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陪他一同玩耍才是正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