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八十二章 锋隐

第七百八十二章 锋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罗想着皇兄的叮嘱,“你要看好云著,如果他没有跟我这个皇子撕破脸面,你们的关系还可以长久的进行下去。手机端 m.”

    云著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佩刀,“鸣棋一向心狠手辣,公主兄长的冒犯,会让他干脆的反扑,九皇子如何是身经百战人的对手。你也听说了旖贞的事吧,他们兄妹胡闹起来管他是天王老子,都要先杀了再说。我只是想挽回危险,救你皇兄,他现在很危险!”

    “不可能,”云罗大喊起来,“一切都布置得很周密,而且我皇兄根本不会跟鸣棋世子有直接的身体对抗!”

    云著扶住云罗的肩,“听着你的,皇兄虽然有千条妙计,但是他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

    “算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们也能够自己处理的好。既然世子他在边漠的那些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办到的话!”云罗再次坚持。

    云著却面沉似水向前逼近她,那种气势前所未有,云罗有些怯弱的向后退,然后才发现她身后已经,退无可退地抵在一根梁柱。

    她想用手推开他。

    云著却已经用一只手撑住她后面的墙壁,慢慢的垂下头来,静视她的眼睛,“公主认为你皇兄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够得到皇的认可?”

    她推不开面前这个气势正盛的人,只能别过头去看着自己的脚尖,“是父皇一直不给皇兄机会,皇兄做任何事都是所有皇子当做得最好的!”

    他哼了一声,“你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眼只看得到他的好,而这种好,只因为你们是兄妹。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皇兄今天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多余的。因为事情可以是这样想的,太子与鸣棋世子关系一向不睦,所以即使你皇兄不出手,棋世子也不会让他这么安稳的登皇位。但是九皇子明显太过心急!”云著平时隐藏锋芒的时候,最是吊儿郎当,但是今夜的他,从头到脚,散发出来的气势都如同一把出锋的宝剑!极其轻易在人心划出伤口。

    她似乎也开始觉得他说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是转眼又开始反驳,“可我皇兄又不笨,他当然知道这些道理,从这里能推测出来,他今天要跟世子谈的东西,一定是早已经打算好的,而且,对两方面都有用的东西。”

    “既然是对两方都有利的事情,为什么他这么刻意的让你拦住我?还是说他想暗地里置世子于死地,然后再那些责任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推脱到我身。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在这里乱晃的我,没有任何理由来到这里的我,不会有任何见证人的我,太容易成为他的替罪羊。”

    云罗眉目渐渐纠结,想脱口否定,又不知道为什么半含住那句,“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出卖你?”

    云著盯紧云罗目光渐渐升起的疑惑,“你不相信,所以我们该去解开这个谜题,如果你跟我一起去调查,你会发现九皇子的聪明所在。这个事情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九皇子殿下从来都是会为自己找好全部退路,才选择进攻的人。”

    他确定,这些话,云罗都已经听进去了,却只是选择要像鸵鸟一样回避,如同它们不曾存在。

    现在,他目光之下的小女孩儿,在身后灯笼的红色暖光里,进入了迷雾更甚的重重疑惑之间,他好希望她一下子能明白自己说的,并不全是因为要威胁她而制造出来的犀利话语,但同时他也清楚,一切都急不来,他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快的,却舒缓的说服已经受到惊吓的她。

    他用力一只手扶住她,肩膀,稍稍用力,“解开心疑惑,最好的办法是亲眼所见,它真正的答案。你的兄长,你也不想这么失去他么?逃避只会让你变得更加痛苦,更在胡乱猜测,所以,跟我一起去找答案吧。看看那个真正的答案,然后再确定你的答案,如何选择针对于我们之间所有人的关系。”

    听到失去那两个字,云罗猛然挑起目光看向云著。然后目光穿过他肩头,看向那些悬挂于廊檐之下的一排红灯笼,红色柔和的光圈里化开深不可测的漩涡,她的脑海,闪过几下,宝剑的锋利。云著的这句话让她想到了骇人的结果。心的某种坚持,自层层包裹之间崩落而下,她听到她自己的声音在说着,“事情一定不会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去看看是!像云著说的要作出正确的答案,至少要看过那些真正的谜题才是。”

    然后,她自然而然的拉起云著的手,扭身向他们来的方向跑去。

    云著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也在心涌起后怕的感觉,如果刚刚不说服云罗帮自己,那么他会真像一个相反的方向寻找,在最后一点忙也帮不鸣棋他们。他们很快跑到一个小小的院落,果然有茶香从院落之传出。

    云罗一直紧紧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松,看了一眼原著,“在里面,你看,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打斗的迹象,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他们肯定是在说重要的事情。终于可以确定了吧?是你多心了!”

    多心,云著想着。他敢确定,九皇子不会这么安安静静的顺从鸣棋要见善修的意思,而且这间屋子也太过安静了,他凝神细听,除了欲盖弥彰的茶香,居然没有一点多余的声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异常,要不然……他忽然想到,九皇子跟云罗说的也是假话,他们真正要见面的地方不是在这里。是啊,那种地方怎么会是在这里?他应该早想到了他能够说服云罗,所以从这个假设的最初已经避开了云罗能找到的地方。

    于是,他没有管云罗在她身后面的喊叫,直接大踏步的踏台阶,一点也没有犹豫的推开那扇门,看到里面两个,正在行茶道的婢子,听到推门声一脸茫然的抬头看向他,而屋再没有别人。

    果然已经计。九皇子是个狡猾的人,从小到大都专攻心计,那么,他们,正在见面的地方又会是哪里?鸣棋早说过,这位九皇子与太子一样,都是狡兔三窟的人。从前,他的看法也错了,他以为这里是天牢是皇家的地界,九皇子不可能明目张胆在这里,随意铺陈很多的陷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