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憨厚与嚣张

第七百七十一章 憨厚与嚣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善修看到鸣棋在做准备,打算用面前的酒将这个人泼醒,伸出手压在壶身之,“九皇子,心眼儿多的像恒河沙数,但是这酒,却并不可恨,我可舍不得用这酒来报复他,你知道在这天牢里可没有什么好东西。 是在外面,也难寻如此美酒。”

    鸣棋点头,“那没办法了,只能用更激烈的手段了。”然后,他用目光下打量着他的战利品,“怎么办呢?命不太好,还出来做坏人,”然后他动了动脚,将那个人的手指踢到了,他们现在用的桌案一只兽头装饰的桌腿儿之下,放在桌案的手用力一拍,“听说十指连心?你一定会,好好醒来的,对吗?”

    一声惨叫,从桌案之下传来。

    不过,得到意料之惨叫声的鸣棋,却因为这惨叫声儿,使劲皱了皱眉头,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个来历,连痛叫声里都蕴藏着深厚的内力,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善修,“我们好像又低估了他们的实力,他这叫声很快会吸引来天牢里的侍卫。九皇子一定是早已经安排了这些,才敢让我来见你。”

    那个被压到食指的胖家伙边惨叫着,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似乎还没有搞清楚是身体哪一处带来的痛楚,让他下意识惨叫个不停。

    可等他完全清醒的时候,那根被鸣棋狠狠压住的手指,却迹般一瞬被注入惊人力量,只那么轻轻一动,将整条桌腿儿折断。但如果不是鸣棋事先,用软剑将他双手绑起,那么那种破坏之力将会更大。

    鸣棋与善修都动作迅速的躲开,随即四分五裂的桌子,退到了墙角。

    整个身体形态圆滚滚的刺客,动作轻灵的从漫天的木屑飞扬站起身。

    抱了一些器具进来的小侍卫进来时正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别忙丢了手的那些东西,化转身型严严实实地挡在善修身前,“不许动,拿命来!”

    胖刺客,慢慢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是你绑住我的吗?把这个打开!要不然我努力挣的话,也能将它挣开,不过看看这把软剑,似乎很招人喜欢,我要把它完好的拿下来,送给我大哥。”

    鸣棋脑海浮现出之前和他们这些人打交道的场面,慢悠悠走前去,吸引过来他的目光,“看来,你那个大哥真的教了你不少送死的办法。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名字是叫鸡蛋么?”

    “他的真名叫雄天,但长老告诫我们,一定要叫他领主!”他的语气里带着让人一听能分辨出来的怪异诚实。

    在另一边举着剑的侍卫,一开始还觉得鸣棋的问法简直愚蠢透顶,哪有人会对对手如实相告。

    鸣棋的目光有一瞬掠过的侍卫,在心里划过的想法是,真正愚笨的人还自以为聪明,眼前这个胖子之所以会将一切都告诉他们,是因为,他早已经在心里算定,他们即将死于他手。也许,他那位从来也没有遇到过敌手的大哥,是这么放心大胆的教他的。

    胖刺客显然已经有点不满意鸣棋他们看似没头脑的提问,憨着声音,道,“你们倒是听到没有,我出来的时间可不短了,马要回去。”鸣棋已经决定先发制人,藏在袖的长剑瞬时祭出。希望他将激怒的只是一只病猫。胖刺客躲开长剑的速度并没有多花哨,多敏捷,可他躲过去了而且还是在他一双手,被鸣棋用软剑做的钢索紧紧捆绑在一起的情况下。要知道,这可是鸣棋诚心诚意刺过去的一剑,竟然没有使这个胖子窘迫半分。

    善修已经可以确定,起码刚刚鸣棋所说的一半都是真的。看来,这个头脑愚蠢的胖子,果然也不是什么轻薄之力,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些藏在他身后的人,必定都是难缠的角色。

    其实,最让人觉得怪异的并不是,这个胖子笨拙的身体几乎毫不费事的的阻挡开鸣棋的力道,而是他身,那种让人觉得即便是利刃也无法穿透的诡异力量。鸣棋觉得凭着这些的存在,应该大概可以猜测一下,那传说的蝴蝶之火,应该并不是什么喷火应战之术,或许这种神秘的江湖异术,只是内力隐火的一种。

    而要验证这一切,得真实刺他一刀。

    鸣棋加快了进攻的节奏。如果了解他的人知道,他现在用刀并没有讲什么章法,他要用这个调动出胖刺客的规律。

    这一切好像只是他去剑的回应。

    侍卫也想冲去帮忙,被善修阻住,一切都是鸣棋的试探,连他也在观察那古怪力量进出胖刺客身体的门户。因为他已经发现,鸣棋虽然是随便用的招数,但是,他的剑身并不敢直接碰到胖刺客借用鸣棋捆绑他的软剑做为防护的拳头,而屋子里四处流动的内力已经让挡在善修身体前面的侍卫有些吃不消。

    善修让侍卫出去待命,现在他只要好好的看住旖贞不让她随便进来可以了。

    然后,善修开始试着,在他身后发动攻击,用来牵制他的另一部分内力。侍卫在看到这一幕时,脸出现难以置信的神情。

    但看到自家世子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也只得老老实实从打里面退出去。在他退出去的那一刹那,屋子里的形势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化。鸣棋手的剑被不耐烦的胖刺客完美躲开时,狠狠的刺到了对面的墙壁。鸣棋整个身体如同一只陀螺,滴溜溜转过,刺客一周,绕到了对面的墙壁,想要一下子把剑拔出来。与此同时的里,刺客在空伸出手掌,似乎这么遥遥用力,鸣棋眼前的长剑更深的没进墙壁之。

    鸣棋试了几次,始终不能将它完整的拔出来。只能放弃。

    胖刺客又躲开身后善修的两次攻击,微笑着看向鸣棋,“你没有剑了,输定了,”然后他迈着沉重的步伐,在表情带出了,他将要使用的力气的程度是竭尽所能的一击毙命。之后是一种如同泰山压顶的力量,且范围巨大的压向鸣棋。

    鸣棋如同一尾全身水滑的鱼,成功钻入他施展力量的空心地带----他的怀。然后顺势解开他手的软剑,稳准狠的用那些锋利的剑刃,给他留下了一圈伤口。

    血腥的气息喷洒在鸣棋脸,跟这胖子打架的,这么长时间里第一次让他感觉这么舒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