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干戈迭

第七百六十九章 干戈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虽然从不知晓善修与他手下的将士打成一片的感觉,但是骁勇之将,他自然会加以爱惜。  .  . 那一次,诱敌深入做好的圈套,本是苦肉计,如果不及时关城门,之前的人员折损,会变得徒劳,敌人也不会相信,他们所要装扮的走投无路。

    大显如果再陷连年征战,必将再度凋蔽数年,这些道理,当时被隔绝在城门之外的大将们也都懂。鸣棋真正有些遗憾的是在那个时候,才能见证,他们的忠勇无畏,在敌军万马奔腾赶来的时候,他们在那奋跃如雷霆滚滚的蹄声大喊着关城门,并在城门之下逡巡不入。那一夜,他喝了很多酒,觉得人生从此没有那般不痛快过,可是,这是他的决定,也从来不会向任何人解释他的无辜。

    跟着善修身后的那个侍卫应该跟那些人很有渊源,所以,即使在善修已经能够平静面对他的现在,在身后的那个侍卫,仍然怒目看着他,“棋世子分明也在走九皇子的路来见主人,却只说主人的不是,他分明是在嫉妒世子。”

    “我不是在嫉妒兄长,而是嫉妒你!”鸣棋挑了挑他那双桃花眼,“可以时时刻刻,离我的兄长这么近,又可以,真实无的知道他的心声。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贞儿要得罪皇后进一次天牢,才可以做得到。我恐怕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行。”

    那侍卫看向鸣棋的眼神干戈迭起,“一般的待客之道,或许,并不会让世子说出肺腑之言,属下愿代替世子与棋世一较高下。”

    “我是来喝酒的,又不是来打架的。况且你也没有打过贞儿吧?心甘情愿的成了她手下败将,让她舒舒服服,盘踞了这里。”鸣棋看了一眼,酒桌旁边,放置着的贞儿的披风。

    侍卫的连胀红起来,“那怎么能?郡主是个女孩子?我又怎么能够以她为对手。”

    鸣棋笑向善修看去,“看来,这小孩子还是不晓得,我们最大的对手本身也是个女人的情况。你只能挑剔自己的武艺高低,怎么能挑剔对手是男是女。”这侍卫又羞又怒,“我可不是什么小孩子,如果做对手的话,我是很强的。”他本以为鸣棋会马反驳,可是没想到他却点了点头,然后冲着外面说道,“贞儿还不加快脚步,这里有人,正在记恨你在这里添乱,听说,要与你一决高下。”

    侍卫见鸣棋无生有,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抬头时偏偏看到旖贞郡主迈步进来,此时他们受了优待,住在天牢旁边的一处小院子里,旖贞每天都会来善修这个小院子几遍,并且绝对没有出现过他家修世子认为的,在这里呆几天之后,会主动打退堂鼓逃掉的情况,且大有要乐此不疲,一直盘踞于此的趋势出现。

    旖贞从外面听时觉得里面说话的人是她哥哥,进来一看,也果然是,一脸的大喜过望,“哥哥是来找我的吗?我知道哥哥疼我,但是怎么没有带一些换洗的衣服来呢?好吃的食物也要带一点,那位九皇子只知道,送酒送肉,一看不是个什么好哥哥,定然也一点都不了解他的妹妹。女孩子需要的东西怎么能够千篇一律呢?”

    鸣棋整了整自己垂散下来的衣襟,“关于你那颗晒干了窝瓜还大的胆子,我和母亲探讨了许多整治你的办法。难道你还觉得我是专程来看你的吗?你欠下的板子,我还给你记着呢?”

    旖贞气得别过头去,又想起什么,扭回脸来,凑到她哥哥身边,很有兴致的问,“可你刚才说有要做我对手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在天牢之外有什么人想我了吗?我不在江湖的时候,江湖是不是太过寂静,一点波澜都没有,一点也不像江湖?”

    鸣棋伸出手给她指了一个方向。

    旖贞不明所以的看过去,是善修带着的侍卫的怒眼。

    “这侍卫小哥,有句话想对你说?”鸣棋道。

    旖贞好起来,看看善修脸没有表现出鸣棋在说谎的意思,然后继续去看那个侍卫。动了动唇,觉得口渴,也直接拿过了善修世子眼前的酒杯。觉得解渴了,又继续看着那侍卫。

    不过根本看不出除了愤怒与紧张之外的情绪。

    但既然,连善修兄长也没有反对,那么是真的有话要说,她索性走前去看那个侍卫,然后回头问向善修,“我记得,他昨天是会说话的呀,难道换了人了吗?

    “郡主应该去自己该去的地方,不要在这里扰我们世子的清静了。”侍卫话音落地。旖贞紧咬住下唇,“然后呢?你是想这么三言两语的赶我回去吗?”

    那侍卫被旖贞的气势逼的退后了一步,还来不及再说什么,已经被旖贞伸手牢牢揪住袖子,“看你的样子,你憋在心里的话,我替你说出来吧,是想要跟我,试一下吗?”说完,不由分说的拉他出去。

    鸣棋意味深长的唤了一声贞儿。但这与推波助澜无异,小侍卫转眼被她给揪了出去。

    善修冲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也许会伤到贞儿。”

    “早应该伤到了,她最近越来越不像样了。而且赶走她,这里的美酒,可以由我与兄长两个人平分了。不过此刻我最想知道的是,兄长到底要怎么样才肯重新站回我这一边?”

    善修从手的杯盏边沿,抬起目光,“是什么?在使你害怕,是因为那些匪夷所思的力量吗?”

    “他们会变成十足的祸害。帝国的根基,根本扛不住,这些人的胡冲乱撞。九皇子第一次露面玩耍,玩得这么大,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看来他果然是被压抑的太久了。但这些人能做的只是把混乱的局面变得更乱,而非他想要的独得其利。”鸣棋的表情严肃认真起来。

    “九皇子能找到的,也只能是这些货色。我也觉得他想的那套,他自己做幕后主宰,然后将这些杀手,提供给太子与皇后的办法最后只能引火烧身。”

    鸣棋一笑,“所以,大兄长是想看那个烧身的游戏,才站到了他那一队的吗?”

    “你说的都不错,九皇子从之前的苦等,一下子变成了冒进。可这些都与躲在他身后的我没有关系。那些不想把我当成敌人的人,会努力把这些分辨清楚,毕竟这样会让他们少费不少的辛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