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刀变

第七百二十五章 刀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尖脸男子与鸣棋几乎是同时出力,将紧紧绞在一起的长刃彼此撞击开来。!

    “算世子现在还没有选择让我加入你一边,但是经过这一击之后,心应该有很多感慨与很多新的计划了吧?”尖脸男子男子,完全不掩饰,他要找到下家的焦急心情。

    大概他以为,他与鸣棋相对而立的这里,远离那些太子,黑衣蒙面人可以任由他直抒心意。

    鸣棋古怪的笑一下,“感慨是有很多,可是没有一个关于你的。如果,想让我喜欢,那从此彻底的闭你的嘴巴,进入下一个轮回吧。”

    “但是,被人讨厌的方式,也会成为,被人喜欢的方式。这一次的攻击由我发起。说不定,世子对于我的赏识会从这一去开始。”说完整个人已经如梦幻状态般,挥起那柄若有若无的刀。

    空打起,无数道利闪,然后整个刀身似乎那样旋转起来,刀光太闪,刀光,让人似乎找不到它真正的位置。

    可这种情况鸣棋遭遇经历的太多,他不会去注意那刀的位置,随便,它在哪个位置,因为挥刀的那个人会更注重他自己的生命,所以,破解这种无影刀的办法,是直接一刀索命。

    尖脸男子早已经算计好,鸣棋为了躲开这样的无影刀,或者是为了破解战无影刀,所能够出刀的每个方向,但唯一算漏了,他自己。

    鸣棋的声音伴随着刀风的呼啸在尖脸儿男子耳边闪过,“现在或许你应该有一点了解我了,如果你在我面前说了什么不应该疏漏的地方,我一定会让你很准确的对这个地方后悔。我是这么的无孔不入。”

    察觉到鸣棋如同围魏救赵的以攻代守的办法,尖脸男子在那电光火石之间做出了几种考虑的方法,如果,将刀整体收回来,那么多向前的冲力,会减弱他自保的速度,所以,现在最明智的选择,是抛弃手的刀,做出与鸣棋能想到的,相反的孤注一掷的决定。抛出手刀的同时尖脸男子成功的退了出去。

    他紧紧盯住眼前光线一闪,所奔去的地方。

    期待着一击即。可忽起的山风夹带大量的流云,阻止了他的视线。一片迷茫之响起巨大的撞击声。

    这声音真是让人失望,很明显,它们并没有撞到血肉之。风云散开,可以看到鸣棋站在了最初,向他飞来刀刃的,另一个起始方向。而且,两把刀经过撞击之后,全落到了鸣棋的脚下,当然,也包括他的那一把,现在他,已经变成了手无寸铁。

    尖脸男子的脸色,由刚刚的充满等待,变成了完全的困兽惊怒,他怒目看向鸣棋,“刚刚这一切,都是你故意的。你骗走了我的刀。真实的你,传说,还要拥有更多的狡猾。”

    鸣棋满眼不屑道,“连刀都被人骗走了,还有什么勇气在这里质问别人?好吧,让我告诉你,该怎么骄傲的处理现在的情况,你该说,鸣棋世子你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像天神一样,风卷残云的姿态太过闪耀,但这种霹雳劲头该有人挑战,而我,是那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

    尖脸男子摇了摇头,“但,我不会那么说,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是世子,可否将我的刀还给我?因为那个孩子,已经落入我手。世子请看看另一边。起世子闪耀的特质,我的新资本。”

    鸣棋微微疑惑,目光一国,已经看到,十倍于暗卫的黑衣人,明显占了风,此刻那个小孩子,被他们提起衣领,正轻飘飘的提在手。如果那手指稍稍放松,被大头朝下提起的孩子,会被狠狠的扔在岩石之。

    鸣棋移回目光一笑,“看起来,你我还要懂什么叫趁人之危。”

    尖脸男子也应和回一个微笑,“的确,我一直很擅长。看来,世子现在会将那把刀还给我了。或者是,让我加入世子一边。”

    鸣棋弯下腰,报起位于他脚边位置,还戳在地不停颤动的那把刀,拿在手下打量它的刀锋,“既然你的特点是,趁人之危,那么我也该告诉你,我的特点,是从来不喜欢被人威胁。无论那个威胁是否像今天这次一样,这么精美。”

    尖脸男子明显没想到鸣棋的回答会是这样,“难道世子从没有想过?这个孩子会是唯一一个能带你进入尚铁庄的人么?要是你能知道,或者现场看一看,尚铁庄的那些人,对大显走狗们的痛恨,世子,也许会因为心爱的女人朝不保夕的性命,不会在我这里动用这些,与生俱来的骄傲了。”

    一提到无忧,鸣棋感觉到到自己的心被狠狠戳了一下,眼前这个已经有意背叛太子的尖脸男子,他随时都可能将他收服,但之后,这个人能起到的作用,会变得越来越有限,他那些铁了心要跟住太子的同伙,会将他狠狠排除在外。而且他也会随时有可能倒向对他更有利的一方。对这些处于关键节点的人,任何疏忽与天真,都会让自己陷入,不可逆转的失败,但这一次,他真的输不起。

    有可能会失去无忧,这种结果,他连想都不敢想。鸣棋提起目光,“起我的诚意,我更想看看你的诚意,现在把那个孩子送到我面前来,送到我面前来,我相信你是真的要加入我。”

    “世子是因为从不天真才天真的吗?像世子看到的,我能拥有的,只有这个孩子。所幸,世子对他还看得入眼。”

    其实,他的怀疑,真的不多余,因为鸣棋在认真的计算,他与尖脸男子分别距那个孩子的距离,如果他强行突袭胜算有几何?

    而那些男子似乎已经感觉到鸣棋所打的主意,他转回身走到那少年附近,再重新看向鸣棋,“现在,他可是我的珍宝。我与他应当寸步不离才好。”

    可恶。鸣棋掩在袖的手狠狠的握起拳。

    事情起了变化,也是在一瞬之间,那个一直被提在黑衣蒙面人手的少年,忽然从之前的昏厥之,惊醒过来,他慢慢检视了一下眼前的状况,终于将回忆融入现实,浑身瘫软的血肉,在那一刻坚韧起来,他的眼只看得到站立他面前不远处的尖脸男子,忽然不怕死的,将面身体出去,伸出嘴巴,死死地,咬住男子的脖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