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一十章 老谋

第七百一十章 老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些人见鸣棋弑杀,吓得双腿发软,一求饶道,“有,确实有,但是一点没慢待,还给她住好的屋子,本来也是要近几日送回去的。 官爷饶命。饶命啊。”五个骑手,语速算不统一,但这么没有商量的情况下,内容一致,可见都是真的。“我们庄主还与那位姑娘还做了朋友。官爷可这前去与我们一齐确认。”

    鸣棋凝起目光,以无忧的伶牙俐齿,与敌人达成共识四海一家亲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他挥了挥手,向身后道,“把马给他们。让他们头前带路。”

    “世子,他们会不会说谎。”

    “给他们。”

    领头的暗卫又看了看那个躺在地奄奄一息的老者,“世子,我们还有必要再带着他吗?”

    一直跟在那个老者身边的少年听了以为从开始一直杀人不眨眼的鸣棋会直接杀了他们,惊恐的抱住了老者。

    鸣棋的目光向他们看去,“找一匹稳当一点儿的马来驮他。”然后,再看向身后那些来自铁尚庄的骑手们,“刚刚被我杀了的那个人的马不错,你们换那匹吧!”?

    其的一个男子不断回头看着鸣棋,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又忐忑的不敢说出口。鸣棋叫住他,“不用幻想,我会是个好人,但是该说的话也得说。”“其实,今日来这山寻尚铁庄的,可不只世子一家。”那老者忽然开口道。

    鸣棋因为领悟到老者话的警告而皱了皱眉。

    “那姑娘肯定没有事,我们可不可以将他送出来,而官爷不要进村。”那个一直忐忑不安的男子终于开口。“你的意思是已经被耍得团团转的我们还要继续再等下去!到现在为止,这世只有一个人能在我面前讲条件,那是被你们抓去的那个姑娘。她最好还活着,而且是好好的,要不然……”没有再说下去的鸣棋,用手的马鞭将跪在他马下的那个人直指卷起来扔到一边的马,“要不然,你们所有人会死的很惨!”剩下的,也当然再也没有人敢跟他讲条件。

    鸣棋只是纵马疾驰出几步。那给人扶着也同样骑在马的老者,忽然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高喊着,“世子慢来。那地方有机关。”鸣棋用尽全身力气才带住正要向前的战马,勒的他坐下的那匹卷毛青狮前蹄高高扬起,在空乱抓。然后又后退了几步,在勉强站住。

    鸣棋回过头来,持续着那马又变得奄奄一息的老者,他早想到,他并不一般,原来还真的有杀手锏,若是刚刚他抛下了那少年,恐怕现在正被手下人慢慢披开的掩饰得非常好的深坑,伤也会受一些……他继续移过目光看向了老者。一边已经有暗卫出声痛斥,“我们家世子好心救你,你却包藏祸心。你不怕世子发怒,叫你随便丢在这荒山野岭之,再杀了你那心爱的孙子吗?说在前面的路,还有多少像这样并没有讲出来的陷阱?”

    老者连续咳嗽了几声,“这世的事永远没有那么简单,日日相处在一起的人都尚且不能信任我,我又怎么能信任你们这些陌生人。况且,这不相信又不能只是简单的不相信而已。”

    暗卫皱起眉头,“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者努力的喘息一口,“是大家听在耳的意思。没有什么可糊涂的。”那暗卫,觉得他冒犯鸣棋,高高举起手的马鞭来。要打向那老者,以示训诫。鸣棋已经出声,“他说的没错。起虚伪妄言,我更喜欢直来直去。”“那请世子,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不要掉以轻心。现在关于我的狡猾,是想请世子不要放在心,世子也很难做到了吧!”

    鸣棋知道这个老者是在用巧妙的方法提醒他,他一直都没有相信他,而且也一直有办法大大的坑他一次。不过这些之于大漠之的那些诡杀,根本算不得什么。

    他看向老者,“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这么直接走去尚铁庄,恐怕是支撑不住的吧?那么,告诉我们密道的位置如何?那样,我们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

    老者直接摇了摇头,“关于密道的秘密我已经留在了这孩子身。也会在适当的时刻让他自己知晓,进而转告给世子。”

    回答过问题之后闭眼睛的老者,已经能感觉到鸣棋怒火的升。但是为了那个孩子的命,他必须冒这个险。这也将是他唯一能够保护那个孩子的办法。

    “你是在用自掘坟墓的方法置这孩子于死地而后生?”“世子果然法眼。”鸣棋微微冷笑了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那也许是因为本来一直在山都找不到的尚铁庄,忽然在转过几个岩石之后出现在他们面前而转移开的注意力。

    鸣棋向身后打量了一眼,那几块巨石形状并没有什么特殊,这么看去也只是特别无序摆放的岩石,即使到了此刻认清楚了他们的作用,也让人感觉不出在它们身藏有什么刻意的氛围。

    而这些人竟然利用这东西躲避了官府的搜查好多年。最重要的,是他们完全成功了。如果不是这次大胆不知死的贪婪,再过几年,朝廷会将他们彻底遗忘。

    那老者用尽力气睁开眼睛,“世子也在感叹这传说的灯下黑吗?这些人从未离开原来的位置。但官家的搜查已经离这座山越来越远。所以,才让尚铁庄的人们在这里生活的很好。只是很遗憾,他们自己打破了这样的宁静。”

    鸣棋并没有急着进庄,而是扭头看向那老者,“你也是这庄的人,可是他们又为何追杀你?人手的配置有这么强大,看来,对你的恨意充足。这是完全见血封喉的追击。”

    “因为太好讲出的理由,因为太不好讲出了理由,事实,他们认为我勾结了大显重臣,会在他日,对他们不利。而我只是了别人的当。”

    鸣棋已经基本能够了解他遭受到了什么,但是马又好的问道,“这么看起来,你也是个聪明人,好像是不太会别人当的人,嗯,差点忘了说,你在这件事里唯一做对的,是找到了胆大妄为的我。如果是别人,肯定会怀疑你在用苦肉计。是不是在那时,尚铁庄阖庄本来没有怀疑你这个人,而是在怀疑你了的那个当的用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