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零六章 代罪者

第七百零六章 代罪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琴打断方丈道,“此事的内幕,方丈又何需让人触类旁通胡想,乱想,那贼人,隐藏在方丈的羽翼之下,才会如此的嚣张。手机端 m.况且,能在那佛殿之挖出密道,也不是一日一时的事情,寺并没有一人听到过吗?除非,这一切本有人包庇。”

    “这些原因当然也要找出来,”方丈道,“但世子也不该采取太过激烈的方法。至少,不该扰乱佛门净地的清净。”

    鸣琴不再同他,你问我答的进行下去,反而是将目光向这方丈的身后看了一眼,“站在你身后的是什么人,算了,也不用管他是什么人了,只要是有缘人可以了,光是这么瞧着,觉得他是万分适合这桃胶的人选。这个可能是传说之的眼缘。”

    方丈苍老的声音颤了颤,“此乃本寺的达摩座,年岁已高,万万禁不住折腾。”

    鸣琴将两手一摊,“可我觉得,这堂堂的相国寺,也万万经不住误会了。”

    方丈紧跟着摇了摇头,“既然世子,打定心意,一定要在这相国寺行凶,那么老衲,才该当是最合适的人选。以老衲一身为害,老衲无怨。”

    “方丈的抵抗,还真是有韵味。这是在将我的军吗,以你那自以为是佛本身的卑微性命?还是你真的以为,相国寺既然是皇家寺院,便自会有尊贵之人不容得我胡来,反正那些人都将你当成了可渡人悲苦的佛祖。可这一次,似乎是反过来了,我有真凭实据,而你有的,只是地面的那幅画像和你心的龌龊。”

    鸣琴向方丈的身边走去,直到与他并肩,附在他耳边再次开口道,“方丈又急什么呢?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算年纪再小,也是懂得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先对方丈下手,那是因为,像你这种这么重要的人物,我会留作他用的。完整而有耐心的解答,方正满意了吗?”

    然后,他转过身姿凑到方丈的眼前,细细的观看着他眼睛的情绪变化,但,着实找不到半点变化,“莫非,你真的不会动怒,还是你自己也心知肚明,这里根本没有别的人可抓。你自己本来是罪魁祸首。已经光明正大的认罪。”

    那方丈眼含哀戚长叹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鸣琴微微偏回头去,向那些暗卫,仍然指着方丈的身后,“是那个有眼缘的和尚,怎么能因为方丈的一句话,我与他破结了这一生的缘分呢?要是继续让这些人以为我是个好哄的小孩子,我可要不高兴。”

    被他点指的那和尚,极是无畏的走出来,看也不看方丈的说道,“方丈又是何苦?佛说放下,我早已放下这尘世的一切,这世的一切都是我,我又是这世的一切,如果能以这属于一切的肉身,平时一段风波,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老方丈须眉皆随山风飘飘而动,嘴唇颤抖了半晌,却只说出了,“师弟!”二字。

    这时他们身后又一位老僧挤出人群,“灭怨做下的错事还未了结,不应当以这一次的遭遇,为他洗脱清白之身。他该留下性命来,抵偿他之前犯下的错事。”

    那个叫灭愿的和尚似乎也承认他做过错事,听了这老僧的话,带着无地自容的气息垂头。

    鸣琴见他们在几句话之间牵起了从前的宿命纠葛,一脸很是感兴趣的样子,道,“没有想到,在这佛门净地,大家还都是这么有故事的人。不过,你们演了一出这么轻松的苦肉计,我可不会这么轻松的相信。个人的错事个人来担,你们佛门内部的对与错,与我无干,我要做的也刻不容缓。反正同样是遭罪,让他一起忏悔是。”

    没想到,后来挤出的那位老僧说话的时候还声音颤抖,可一个箭步窜到了鸣琴眼前的动作,却是当真敏捷异常,“灭愿,身有错,关系重大,一定要拿个分辨出来,而现在他要遭的罪,由我灭情来代替。”

    “瞧瞧,瞧瞧,你怎么还这么执迷不悟,我都已经看出了你们那个是苦肉计。还想再继续拖延下去吗?不过,你们这些人这么或明或暗地维护他,让我有些好他的身份和来历呢。要不然是在他肚子藏有什么样的秘密,让你们要紧至如此!所有人都争相保护的人,他能拥有的秘密难道不是关国家吗?”

    “我们这些出家人只管念佛,并无心所谓政事。”

    鸣琴仰天大笑起来,“可是怎么办呢?我信我的眼睛更胜于你的狡辩。你们这些人不过是打着佛门的名号,尽干一些无耻荒唐事的家伙,但这是我从前对你们的看法。现在看来,也许你们并没有这么简单。那些带着齐南香味道的心思,或许已经深入到了重重的利益漩涡之。如此看来,这也是掩饰贪欲最高明的办法。有谁能想到?那些世间最肮脏的权钱交易,反而隐藏在这世被世人认为最干净的所在。一切冲突是如此激烈又和谐之如此。”灭情老和尚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世子不会懂得佛门弟子所作所为的理由的。或许永远也不会懂,又或许懂得那一刻,已经再没有机会想的更多。”

    “高僧,这是在和我谈生死大论?可是怎么让人觉得这么没有信服力呢?要自己做得好,才来劝诫别人啊,不可能自己一塌糊涂,还妄想着用这个迷幻虚无并不存在的东西,来说服别人。你们当和尚的都这么会做千秋大梦吗?那真不知道你碰见我是幸运还是不幸呢!这样看透你们也这样看不透你们。”

    灭情再次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世子命格带佛,与佛门确实是个有缘人。”

    鸣琴将一只脚踩在那副扔在地的画像,来回碾了碾,一脸嫌弃道,“怪不得,你会自己跳出来,你这游说人的手段,他们可高配多了。连明知道会让我嗤之以鼻的事,都这么自然而然的说出口了!不过,你说的,我的那些所谓佛缘显现,你清楚更多的我自己,怎么一分都没有觉察到。难道这与佛的缘分,也成了你的救命稻草吗?”

    “世子的确会清楚自己日常所行,但那些也都只是过去的你自己。从这个时刻开始,世子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陌生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