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古怪的大师兄

第六百九十五章 古怪的大师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家顿住手里的木剑,一齐呆呆望着无忧。 昨日蓬头垢面的她,稍稍梳洗过后,竟然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无忧冲着他们微微颌首之后慢慢合了窗子。

    片刻后已经走出了门口。

    那位高个子大师兄,也同在他师弟师妹之间,无忧有很多话要问他。

    也深知,此时并不是绝佳时刻,他们连彼此多看一眼都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仔细打量左右的目光轻轻将他绕开。

    转而,一派认真的去看那个恼怒的小姑娘。

    不是无忧又没事找事儿,而是如果想多多接近这个高个子男子,务必要先制服了这个易怒的小姑娘。

    但这对于两手空空,又无所依仗的她来说也并不是一件易事。她深知她并没有完全收服那位庄主。亦有可能到最后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只能拖延尽量拖延的时间,等着鸣棋想出办法来救她。

    那小姑娘本来恼了无忧半天,这会儿看见无忧,不仅没有惧,反而姿态闲逸的走近了她,气得将一副银牙咬得咯咯直响。“师叔是不会相信你的妖言的。我亲眼见过大显的疯犬怎么祸害老百姓。你们根本不是人,都是些妖魔鬼怪。”

    无忧仔细的打量着她,说这话时的眼睛,似乎从看见她的那一刹起已经蕴满了泪水。小姑娘是个孤儿。

    无忧猜想着她的父母是不是死在了大显开疆拓土的大小战役之,或者是那些从来视人命如草芥的凶兵之手。

    从某个角度讲,她们是一样的。往事如雷霆万钧般轰过脑海,有些人的命运从不由他们自己做主,到了最后,连真正的仇人都不知道是谁。只是在迷途慌张的奔跑,然后遇到无尽的磕绊。

    若她是她,她也一定从不会忘记这仇恨。这样的话,不知如何讲出口。也根本没有办法讲出口。目光向下移的时候,发现了那小姑娘飘在地的一方手帕。

    她慢慢弯下腰去,轻轻拾起那方帕子,“恨一个人也需要等待的。要等待自己手生长出来的力量。也要等待事情的真相,慢慢在迷雾显现。或者等待真正的始作俑者浮出水面。”

    “你知道,我恨不得杀了你吗?怎么还敢这样堂堂正正的走到我面前?怎么还敢脸不红心不跳的露出你的獠牙?”无忧的面容淡定如止水,“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你又何尝懂得我的心意?”

    “总之,还没有看透的人和事,不要确定自己的心意。”无忧将手的帕子递给她。

    被那扇儿狠狠打落,“我不会要被肮脏的手碰过的东西。”

    “错恨了仇人的后果,不是浪费了心意,而是成全那些真正的坏人逍遥法外。所谓的报仇,也不是铲除那些只是充当工具的人。其实,知道真相的神也在等待着时机,了结了最后的因果。”

    小姑娘说不过她,更受不了她从头到尾的淡定,举起手来又要打。

    无忧没有动。因为知道,有人会她反应更快。

    果然,扇儿那只手只走到了无忧的头顶,便再也没有落下来,已经被小姑娘的大师兄牢牢抓稳,“如果要细究的话,这个姑娘也是一个无辜的人。那些恶事并不是她做的。”

    扇儿发疯的在她大师兄手挣扎,“算不是她杀的,也是她的父母,是她的祖父母做的好事,她与那群人都流着同样的血,我要将他们全部都杀了,而她只是第一个,一切是要这样算的。”

    她的大师兄明显不为她的气急败坏所动。

    最后扇儿见挣脱不开她大师兄的钳制。干脆直接挥拳打向他的大师兄。所有人,包括扇儿自己都以为她大师兄能够完整地避开。?

    可下一瞬,手掌之间已经传来结实的碰触。她手掌的力量已经完全释放到碰触的物体之。?

    她可是尽了全力的!?无忧抬起的目光,正看到那高个子男子脸迅速肿胀起来的大包。?扇儿,惊得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大师兄在做什么,干嘛不避开?”

    ?“如果拉开你有错的话,我要挨这一下的。”?“大师兄……!”?“一切都要听从庄主的安排!”?

    扇儿又想说什么,然后再次因为那个包而心虚,低头。再抬起的目光恶狠狠的盯住无忧,跺了跺脚挥袖而去。?无忧看了看手心里还拿着的那方帕子。?慢慢走近高个子男子。?“帮我还给她吧!”?

    在其他人都看不到的方向里,他语声轻轻,“我们的合作具体的内容是谁好的受不了,谁先问么?”?

    “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能够掩人耳目的,好好商量这件事!能给出答案的,恐怕也只有阁下。”无忧在将手绢递到他手,退步出去的一瞬间回话。?高个子男子轻了轻手指,那方帕子随风飘了出去。?

    不得不说,这个掩人耳目办法还真是好,无忧,前几步假装与他同步追逐帕子。?“既然这样的话,我会晚些时候来找女差的!”在他们几乎并肩时。高个子男子随风传过话来。?

    无忧慢慢拈合二指在乎起的风,夹住那方帕子,“一定。”然后,将夹在手,仍在随风飘动的帕子,再次转到高个子男子手。若有若无的,那么微微颌了颌首,转过身,重新回到屋子里去了。?

    现在,她的全部猜想都得到了印证。这个高个子男子,也果然是一个说得话的聪明人。只有一点无忧,似乎还有些想不通。从昨日她见到的庄主对这高个子男子的态度来看。高个子男子,似乎还是他最得意的师侄,但,他的做法,却似乎一直与他的师叔在背道相驰。无论是昨日里,擅自要将她带走,还是到后来,像这样或明或暗虚虚假假的,与自己做着交易。?

    如果听了昨日那个叫尤儿的女子的话,他该更加全心全意的,投奔向他师叔的怀抱才是。因为背叛那么可耻,以爱之名的背叛更加不可饶恕。?而现实里,这个人的想法,似乎还并不是那么确切的讨厌。?

    但想想,又觉得自己真是多余。?也许并不是他不讨厌背叛与利用,而是他的道行更高深。想要先忍受住一切,然后,把握住更多的主动。蓄势待发。总之,他才是真正懂得等待时机的人。?

    要是这么来看的话,这个人才是真正厉害的角色。等待时机的悠闲与淡定,他做得这样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