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七十章 简局

第六百七十章 简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琴可以任我们差遣了吗?女差,真是……有时候真是……”宛如一直说不出来的几个字,无忧已经猜到了是什么。 !

    她一笑,接去,“世子妃要说的,是无忧有够奸诈的嘛?”宛如又是一阵的默然,“如果会有别的路,任是谁也不会动这样的心计?”

    无忧拉过她的手来,用力握紧,“好人,等以后再做吧,现在遇到的所有事情,我们都要将它扭曲,变成我们需要的样子。然后,在未来重生的时候忘了这些日子吧,这些让我们不愉快。这些让我们变得不像是人的日子,当我们从来没有活过。愧疚也该是造成了这一切的人来。”

    宛如的目光一瞬闪过悲戚,然后又强迫着她自己平静下来,“我说要与无忧合作的话,从来没有想过要反悔,虽然说这些,做这些,是让人全身都起好多鸡皮疙瘩的事情,也会是在梦里做噩梦的事情,却也更加清楚这都是不可不为的事。”宛如顿了顿,又道,“所以,我们能想到的办法是什么?如果又同以往一样晦涩的布局,想来会用很长的一段时间,那龙指骨也必定不会再保存在王府之。再过一日,高王会带着它前去面圣。一切也都将结束。”

    无忧点了点头,“想来想去,还是最简单的办法,会较容易手。况且从前每一次的布局都太过缜密,想来,那些收到迷局的人,已经习惯了将事情想得复杂。这一次,我们的反其道而行之,反而会有很好的收效,也不一定。”

    宛如看向无忧,“简单么?”

    无忧笑了一下,“像世子妃想的那样,这不过是个好听的词汇,为了掩饰黔驴技穷罢了!”

    宛如也笑了一下,“可跟女差这样的苦作乐,却让人很是舒服呢!”

    无忧仰头看着天的繁星闪烁,“我们假装给鸣棋送去鸣琴被挟持的消息,让他用龙指骨换回怎么样?没有事前准备的九曲回肠,只有这直直的一条威胁,但我敢肯定,他会很是用心地想很多。连我们的身份也会有多重威胁。不过他一定不会被我们吓着,所以他肯定会取龙指骨,暂时用于诱骗我们。那个时候让高王恰如其分地出现吧!”

    宛如震惊的闪了闪眸光,“这个办法的确是太过经典了,可是如果真的要这样做的话,只有鸣琴世子一个人也应该是可以的。”宛如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知道无忧与鸣棋世子那些往复纠缠。棋世子也许会从那面看破无忧的故意。

    无忧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如果在最开始只用挟持鸣琴一个人的消息,应该也能威胁到鸣棋,但是刚刚与龙指骨有过牵连的鸣琴,总会给人一种不足为信的感觉。这个小孩子的名声可不像之前那么好了。恐怕到现在跟她他的母亲都在怀疑他。”

    “那女差呢?棋世子那边应该也在防范。”

    无忧轻轻叹了一口气,“那应该让他防不胜防。也在同时对旖贞郡主做些什么吧!在他看来,我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让这么多人同时狼狈为奸。这个狼狈为奸的广度他应该确定我是做不到的。”

    宛如神情肃穆地立在夜风之,身不知戴在何处的环佩,给夜风吹出轻灵好听的声音,“如果在这样的夜色之,不是谈什么煞风景的话题好了。”

    “现在的我们,都在因为某个人而辜负大好的人生。”真正说出这些遗憾的时候,无忧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什么遗憾。或许这个身体本身已经被遗憾充满,再也找不到,可以感觉它的空间

    “每次都会在梦里想,如何把对自己危险的人送入各种各样的圈套,可是如果我没有想给别人制作圈套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将自己从圈套解救出来?”

    无忧感觉到自己眼睛里有泪水溢出来了,所以她将头,转过了另一边,“因为世子妃是个善良的人,所以连愧疚也是善良的。”

    “怎么会是个善良的人呢?都做过多少坏事了?从头到尾写下来的话,连自己都会震惊的。有时候,只是这样伸出手看向里面的血液都会感到那里面的血已经变黑了。有时候都害怕照相铜镜,因为会在那里看到从头到脚都难以掩饰的凶残用心,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里也透出那些可悲来。有些人和事真的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无忧已经努力将眼的湿润瞪了回去,再看向宛如的目光重新恢复尖锐而有力,“世子妃不要再这样想下去了,这显得太懦弱了,世子妃从某种程度来说是我相挽的力量。很暖心,因为在这诺大的王府之还有一个和我拥有着同样想法的人。”

    宛如仍然悲伤满溢的脸却慢慢浸出了笑意,“女差要说的,也是我要说的话,知道女差真正怀揣的目的的时候,我曾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庆幸,还在想,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我以为,是因为我懦弱不堪,才会被这种事情折磨,可一向很有办法的女差,也在被这种事情缠绊,那么,我可以换一个角度想,原来我更有办法的人,也一样难逃这样的束缚。所以也终于鼓起了力量。也从头到尾都对女差感觉很抱歉,因为自己浑身伤痕累累的原因,所以一直在拿女差的伤痛来为自己为疗伤。得到那种充满心灵像是慰籍的东西。这么来看,我才是所有人都坏的人呢!”

    “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们要做坏人的氛围竟然被搞成了这样?要是现在谈这些自我救赎的事情,显然还太早了。”无忧,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但是马因为自己添了丝满意,“那么,也说一个我们做到今天这一步的好处吧!”

    宛如很快接了她的话,像她原本也一直在想着这件事一样,“如果哪一天忽然被来自天外的不明飞刀插,也不会觉得可惜,因为有一种所有的坏事都做了一遍的感已经让人觉得够本去死了的感觉那些痛更快也更真实。”

    无忧又变成了无奈的笑,“今天的世子妃肯定是读了佛经出来的。”

    “可是读完了之后又马叫那些撕毁了,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也要想想,到哪里去找人手,将挟持了鸣琴与女差的事情做得形象逼真。”宛如将话题拉回了正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