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五十章 菩提妄

第六百五十章 菩提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外面的婢子们蜂拥而入,看到的却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太子妃泰然坐在室,小婢子安静地垂首立在一边,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模样。手机端 m.只不过,摔烂了的瓷盏多少有些刺目。

    世子妃见她们进来,目光看向那些碎瓷屑,“这些你们收拾了吧。”?然后,直接站起了身,向外面走了出去。一边的献茶婢子连忙跟着一起出去。看那样子是要一起去个什么地方。

    这些婢子全是世子身边的人,此时与这位世子妃还算不有多亲近亦不算是完全了解她的脾气秉性,,刚刚又见了世子妃今天有些特别,是以大家都不敢贸然去多说无用的话。见她没有更多的吩咐也不敢跟着前去,只能是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的傻愣在屋子里。

    ?倾染染听说了菩萨尊是大公主心爱之物,一个计划已经在她脑海里面生成。去打碎那菩提尊,让无忧不得不需要自己父王给她求情。心一想到样的想法,已是迫不及待,但是在行止之间,拿捏的风范还是那么高贵优雅得恰到好处。脚下的步子亦是称得是个有条不紊。

    精细构建的大公主府连一株花的四时开落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绕着行路的周遭,总能带出芬芳却不致于淹没人气息的花香,在幽幽的点缀着这条来路与去路。

    一主一仆,慢悠悠绕过软亭的时候,那摆放着菩提尊的厅堂已经在倾染染的视线出现。的确应该是大公主在意的东西,看守也不可谓不严谨。照一贯的规矩,除了负责的无忧,其他人是不允许进到内堂的,但是有了与无忧字迹相同的纸笺情况却会大大不同。?

    小婢子却知道整件事情带了些蹊跷,跟着人向花堂里面进去时,还半侧过头打量着身边一直尊贵跟定的世子妃的身影。若无若无的狠绝,从世子妃那双大而明亮的目光来。她哆嗦着向前的脚,不敢慢下一步。她很怕,世子妃进去这里面会有什么不妥。那可是大公主的爱物,要不然每一次的防潮处理,也不会这样的兴师动众。

    她盘算着若然是出了事,自己会变成大大的一只替罪羊。可却没有办法。她想不出世子妃为什么,一定要亲眼见见这尊菩提。至于这位世子妃口口声声答应给她的,势必会保她无事。她真的是找没有出一点点的因由,去相信世子妃为什么会救一个命若草芥的无用婢子。

    对于这种珍古玩,倾染染同样颇有些研究。所以,一眼看出了,那被人兢兢业业守护的菩提尊是个赝品。年代并不久远,做工也没有精细到带观音的情绪。如此的品质在帝都城随处可见。这难道是那个无忧对大公主殿下的蒙蔽么,如果是真的,是大胆,太大胆了。

    人前的无忧,总是贵小姐优雅,奴隶谦卑,看来,那种谦卑有度也只能存在于人前了。私下里,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伴着她个人的仇恨来往,所以,她换掉了这里的菩提尊意欲何为呢,是否又是因为她的私人恩怨被拿去做了什么交易。

    现在的倾染染,终于能将这个好,当成是天对自己的奖赏了。她转身走了出来。后面那个觉得倾染染像是世子妃的看守菩提尊的婢子,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她脸的表情,已经被她远远隔出了距离。那小婢子还嘀咕着没有请成安呢。然后心几分忐忑,下缠斗个不停。

    倾染染不断加快脚下的步伐。心在得意的冷笑,无忧,你要想真正能威胁得了我,得自己先做到天衣无缝。可偏偏还是满身都背负仇恨的人的。早知道你会像这样有天然的麻烦应接不暇。

    在倾染染积极奔走经过的一棵大树后面,慢慢的现出了无忧的身影。望着倾染染的背影,她毫无顾虑的现出全部隐藏在树后的身体。因为她确认,这心急的如火似烧的女子,根本不会回头观望她来时的路。

    也多亏她有一颗急切的心,才能得了,这根本没有什么独到之处的圈套。因为从头到尾倾染染都没有错,错错藏在这尊菩提尊里的秘密,不是能够在别的什么人那里听到的闲言碎语。也同样是倾染染应付不了的真相。

    大公主喜欢的那尊菩提尊,本来也只是个赝品。而无忧只不过用更加赝品的赝品代替了它一会儿。现在已经得出空子,将大公主喜欢的那种赝品重新换过来。现在想想,还要感谢合周公子早早的从诸多细节分析出了大公主的心意。

    那菩提尊当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古董,而是出自王爷的亲手,只不过是要给另一个女子的。最开始也随着那个女子流落不知何处。然后是大公主千辛万苦寻找到的,供奉了整整三年之后,大公主终于秘密在外面找到了烧瓷高手,再隐姓埋名进入府,观摩菩提尊的细节,又经过三年,不断的反复烧制,终于重新烧出了一尊几可以假乱真的菩提尊。

    据说模仿程度极高,是王爷自己也根本看不出其纰漏。

    事情进行到这里,可以看得出,为什么当初大公主殿下对着菩提尊格外在意,常常会日夜擦洗,不让它附着一点点的灰尘。那时的她只不过是要,完全参透这观音身的每一处细节。

    看来,苍终于心疼了她的执着。她终于得到了一尊崭新,与那女子再半点瓜葛,却不能为王爷看破的菩提尊。王爷到现在为止,还为这菩提尊的存在而每每感到愧疚。也常常在自我反省,虽然有些事她做得过分,但唯有这桩似乎是不同的。

    殊不知,在王爷心目起码在这件事情做的高洁大度的大公主殿下,仍然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只不过是一个极度痴情的小女子,早已经暗将那个与深深留在他心的女子有关的东西,带出了帝都,弃置于大火之,焚化成灰。

    也正是由于此,大公主才极度讨厌赝品两个字。连从前有婢子讨好的说王爷亲手雕出的菩提尊,岂是那些赝品可的?这样讨好大公主的话,也在第二日意外溺井而亡。

    “母亲,那菩提尊是赝品!”倾染染以最简洁的方式一语道破其破绽。也一句话戳了大公主的心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