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弗苏雷

第六百四十一章 弗苏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目光透看忧伤看定地眼前,在莫名让她又恨的人,“我好像从来没有祈求过世子为我做什么事情。 现在来看,世子高高在的地位果然是好东西,所以,世子始终是我不得不抱住大腿的强者。从这面可以看出奴婢有多悲惨。”

    “在你给我的这些别扭里面,为什么无忧认为受伤的只有你自己?而且为什么一直不懂我的心意?我是这样的人啊,明知道是不可为的事,也要深深的错过一次才肯承认。在遇见你之前,我是一个从不会回头的人。不过,那些狗屁的原则也太快被打翻。原因是一个能够打翻一切的女人出现。你出现了,成了我的选择。爱情本来如此简单,可你却从来没有想让他真正的简单下去。我是在思考,我的一见钟情是怎么在你那里那里变成永不重逢的?”

    无忧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心,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让她在这一刹产生了深深的自怨自怜,让她那么努力的想要让全身下的血肉,紧紧的抓住现在每一刻流逝的风丝,然后,那颗只知道复仇的心似乎在仓皇退却,不行,这样不行,那些仇恨仍然存在,伤口也依然新鲜,她的退却只能是罪过她终于狠狠的抬起头,“世子放过我这一次可以吗?”

    鸣棋语气的肃杀更甚,“我给你的优待已经太多了,我的那些敌人,他们连在我面前说出乞求这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那么世子要杀掉那个人吗?他可是高贵的王子是大公主殿下的贵客!”

    鸣棋在黑暗的风嘶之摇了摇头,“错,他在我面前,只是一个让我讨厌的人,其他什么都不是。我早说过,对手在我的眼里,从来是如此简单,他们没有显赫的身世,没有高强的武艺,也没有让我留恋的面孔,他们只是对手,是我要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的人。”

    无忧,突然苦涩一笑,“原来,这些是我成为世子对手的原因呢?这样一无是处的我,世子又何以动心。”

    鸣棋仰起头看看那些似乎是被他凌厉刀锋劈碎的星辰,“哦,你是不同的对手,我在你身已经看不出更多的好,又或更多的坏,你已经成为我要吸入身体的一部分,变成我流动的血变成我会施加力量的肉。变成我完全的占有。”

    夜风之一个轻轻的声音带着边地的沙砾的气息在轻轻的喊着,“女差!女差。”

    这声音,鸣棋皱着眉思索了一下,记忆将一个不是太清晰却绝对不模糊的名字拖出脑海,他看向无忧,声音依托着温柔夜色轻轻传入无忧的耳畔,“原来是弗苏雷,高王的第五个儿子,也是他的子嗣当最温尔雅的一个。你选的是他!”

    无忧的目光微微动了动,“原来他叫弗苏雷吗?”

    鸣棋那双如刀匠日夜锤炼的犀利双目在一瞬变得晦暗之后又乍然瞪起,“怎么?你真要全心全意勾引的男人,你竟然让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你那颗复仇之心已经让变得如此胆大妄为。”

    无忧将一双眸子垂落下去,“我是否是真心对他,是不用这些外在条件来掩饰的。世子既然肯定会成为我的对手,那么我得自救也会别出心裁。世子是杀不了他的,因为在世子所想要得到的东西面前,大业仍然是第一位的。如果得不到这位高王的支持,世子也是仅仅站在世子的位置而已,却并没有坐实那个宝座。这一点,世子任何人都要清楚。无论是高王还是倾染染或是现在这位弗苏雷都是世子不得不的妥协。”

    鸣棋他目光的冷意延展成一柄刀刃,再次划过炫亮细碎的星空,那盘旋在他面前的风片割得七零八落,而证明这些力量的证据,是他那飞起又散落,然后左右摇摆的长发,“我到底会如何对他,若你现在忽然问我,我的确已经改变了主意,不会那么轻易杀了他,我想,我会跟在他所有的身后,窥探他。”

    他坚定的目光那么倒映在无忧的双眸,而随着他为弗苏雷王子呼唤无忧的声音逐渐靠近,鸣棋眼带笑意的脸逐渐消失在黑暗之。

    无忧能感觉到身体的瞬间失力。

    鸣棋这一招才是绝对恶毒的。有他在场,无忧不敢说出他要见这个王子的真实用意是为了假他之手得到龙指骨,再假他之手送回去。

    她想她该退去,再另行想办法。可那位高国王子却偏偏在这一刹那,从黑暗之的走出来。

    直接来到她面前,呆呆的看着她。将无忧的身影那样安置在他眸光最灿烂的部分。如同一朵馨香开放的丽花。

    无忧低着头,思索着,如何说才显得清水无辜,如果他的汉话不像倾染染讲的那么好的话,自己还可以故作懵懂,从他面前逃脱。然后,想到他刚刚叫的那两声女差,马打消了这个侥幸的念头,他的汉语说的跟她姐姐一样,很标准。根本让她无漏洞可钻。

    那个王子一路走到他面前,银色的锦袍是他们民族特有的暗色花纹,借着夜色返回淡淡的幽光,“我姐姐叫我不要来的,但是我避过了她。如果她对女差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女差也不必在意。她从小是那样唯我独尊的性格。”

    无忧的目光瞧瞧他的身后,那是有鸣棋隐藏的黑暗,之前做好的打算,在这样的情境下根本无法发挥,于是只是恭恭敬敬的抬起头对着王子说道,“我与王子的姐姐似乎有着什么误会,所以刚刚用王子当了挡箭牌……”这么高深的话,也许他会听不懂,但没有办法……

    猛然感觉到自己的手隔着衣料给这位王子握住,然后他的目光那么轻易的穿过了她缱绻在瞳孔之外的恐惧和内心深处的纷乱,“我知道,但是会改变……”这安慰来的,还真是让人难搞懂他的意思。可这个王子哪里知道眼下的这个环境根本不是花前月下的所在,在那些黑暗的廊影之下,还倒着很多的尸体。

    她到底该拿这种情况怎么办,是将这件事情如实告诉给这位王子,让他承担责任,还是有什么别的办法能够轻松的绕过鸣棋的施绊。

    鸣棋的办法也果真恶毒。此时,躲在暗处的他根本不用忌度高过王子与她如之何,只要看他们如何帮他这个始作俑者收拾烂摊子足够他得意的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