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龙指骨

第六百三十一章 龙指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言语之间透露出惊喜的羽卫,让太子从心底泛起一阵阵的恼意。 这该死的奴才胆敢怀疑他堂堂太子已经威严扫地。不过他现在太需要人手,而且需要安抚那些要出去为自己撕咬天下的奴才的心,“你这个位置对我来说只是可以随意更换的爪牙,但,如果每一次做事都会像这样让人感到愉快的话会另当别论。又如果能够身怀绝技的话,那么小小的爪牙也可以变成名垂青史的股肱之臣。”

    突如其来的肯定让这个小侍卫的心顿时躁动起来,然后赶紧趴在地磕头,犹如鸡啄米。

    太子的目光却从他的跪伏在地,不断磕头身影之望出。眼前的这个只不过是预期之的臣服。更大的战争在后面,大显的帝都之几乎人人都已经清楚,他这个太子已经不再受他父皇的宠信。而九皇子也变成了这个转折之后真正的受益者。

    朝臣们并没有在朝堂公开讨论这件事情。但是大家都会心照不宣的预料出所有还没有选定方向的大臣们很快会对岌岌可危的太子造成更坏的负面影响。而那些人,具体到他们的身份地位,太子与他的母后将会是最后得知全部情况的人。

    而问题也在此,鸣棋居然在这个时候,首先选择了与他站在同一边。像全然不知他们已经处于颓势一般。

    身后蓦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遐想,“鸣棋只是个做臣子的,今生的大事当然是选择明主,凌烟阁什么的,其实,这样说也不对,应该是选择命主。不是有那种说法吗?叫做命注定的主人。所以,我随时听候太子的诏令代表着,我已经将太子放入了我要选择的命主的候选当。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结果并不是确定的。臣下可不想让自己因为盲目相信而到最后给无能之辈陪葬。不过这也是太子能够了解的做臣子的考量吧。如果一下去,选择一个,那肯定是疯子吧!即使那样不明不白的选择了太子,也一定会这样被笑话吧?不是吗?”

    月色从斑驳的树丛之间,稀稀疏疏的散进来。一地的世事离殇,像那些过往哀怨被细细铺陈在面前一样。太子在心想,与自己所预料的结果不一样了呢,无极塔的事情,鸣棋并没有要提起的打算。鸣棋果然是鸣棋,在心爱的女人与权势之间,那么果断地选择了权势。

    然后,鸣棋的声音再次清清爽爽的响起,“其实我也早算准太子殿下不会无缘无故的找我前来,也不会用什么麻烦来接我纠缠,这一次,势必会给我一个好处,所以我才会这么踊跃前来。无利不起早,太子您瞧,我一直是一个尊重传统的人。”

    然后,足有半晌的时间,四下里再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太子那么静默着,让鸣棋的猜测如一个悬而未决的谜题,一直那么浮在空。其实,鸣棋猜的不错,太子刚刚放了狠招之后应该有甜招了。只不过,这样被他猜,让太子心有些不舒服罢了。

    终尔,太子的目光完完全全落在鸣棋的脸,淡淡一笑,“世子那么聪明,该清楚的,如果总是这么能掐会算,像占卜一样,猜透别人的心思,会让人嫉妒的。但也不得不承认,又一次让世子猜了呢。虽然是让世子前来我这里,但送礼的也是我。”然后,高国为皇做的那件大事,在近日的几场战事之,一举歼灭了一直对大显边境小动作不断的响武国。而且据说重新夺到了皇当年在战场秘密丢失的那一小截龙指骨。不日要赶往帝都,将那小截龙指骨亲自押运献给皇的秘辛,被太子当做是大大的礼物赠送给了鸣棋世子。

    太子口的龙指骨,说的是皇右手的小指缺少的一部分指节,也确定是皇多年未解的心事。天子之身残缺不全,而且残缺的部分还在异族手,虽然这种说法一直是以传说的成分存在于世间。但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当时的情形,能判断的出,并非子虚乌有。

    从太子口得知。倾染染的父亲会在这个时候前来帝都,鸣棋果然大吃了一惊。自己一直利用着那个女人,然后将地的存在退入深沉的黑暗之,那么无视着她,一直到现在。可她父亲的前来,也意味着一切终将改变。或者说,他的父亲是为了改变这一切而来的吗?从太子能够事先得知这件事情的情况知道这些消息也必然是太子派人告诉给高国国王的。这看似恩情的传讯,只不过是要将他做过的坏事的结果告诉他而已。

    倾染染看着前来找她的鸣棋,微微皱了皱眉,“太子说的方法果然管用了呢!也只有这种时候,鸣棋才肯主动现身。”

    她提醒她自己,该恨他的,像灰烬憎恨火焰,四处飞扬。可转过头去瞧向他的脸,己不由自主,温柔一笑,这些笑容不过是忠实的,反映了她的心声,她那点儿关于要憎恨的提醒,恐怕无法承担在她心底如浩瀚的海洋般汇聚却每日每夜都在不断如暴风增长的拳拳爱意,“世子,这是怎么了?不逃避与我相见,而是主动来找我了吗?这样的话,不怕被你心爱的女子看到吗?虽然她早晚有一天会被你从脑海忘记,不过,现在她正风生水起的时刻,还真是让我有点难熬。像一整天下雨的时候也常常会在想,这些乌云会不会永生都不会散去。不过,都会很快的,翌日变得万里无云了呢?”

    鸣棋看向她的目光,迸发着不可直视的寒光,“不要马这么得意忘形。我可不是什么好被控制的人,我来找你,只是想告诉你,如果要想确保你父亲的安全,你最好使用最聪明的办法描述我们的关系或者说是表演我们之间的关系。”

    那个眸光虽然冷淡无情,却还是让倾染染一瞬为之分心,那一刻的沉默里,是她心关于爱恋的暴风水,然后不断告诫她自己要忍耐的心,让让的身体摇了摇,终于将望向他的视线低垂下去,不那么直视着鸣棋的时候,她会平静很多,这是她的头脑才会附着正常的思想,“可怎么办呢?我不相信世子会杀得了我的父亲。算是在帝都之拥有雄厚的人脉,可是这一次我的父亲是皇的红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