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零三章 两种嫌弃

第六百零三章 两种嫌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公主眉间微微挑起,朱唇半含地看向郎友,“大人还以为将要说给我听的那些事,真的是被尘封在时光之下,无人悉知原委了吗?”郎右看向大公主现在的这个表情了,不是惊,也不是期待只是权衡而已。!也许他该见的人是那位鸣棋世子的。

    不妨,他脸刚刚透露出这种可惜的感觉,大公主好像是已经猜透了他的用意,脸的微微笑意发出柔和光泽,“棋儿出去的时间也不短了,想来这要回来与大人相见恨晚了。”*

    国舅给人抬出了好长的距离,猛然颠簸了一下,才感觉感官又回来了。这种持续不断,接二连三的颠簸让他有种在走向未知黑暗的感觉。脑海刹然浮现出鸣棋从头到尾的似笑非笑。他还怕自己又了鸣棋的新圈套,直到有点手心颤抖地掀开轿帘看到外面的树木蓊郁才放下心来。他记得这是来时的道路,看到是在原路返回,更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只是,新的疑问,如雨后春笋般疯狂生长出来,鸣棋从前应该是讨厌他的吧?而现在竟然主动要求自己与太子站在他那一边。不对,这也不是什么主动要求,而是主动想出陷阱套住他们,要他们一定站在他们那一边。他转动着自己的手指,慢慢的意识到,这应该是一个更大的圈套,自己要步步小心才是明智之举。尽管看起来,是一心一意的邀请他们的加入,但这种友好的外表之下定然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这样的话,他也想听听他的皇后妹妹的意思了。

    但也明白,皇那里,应该还在怀疑,他应该没有那么快名正言顺的见到自己的皇后妹妹。

    想完这些,但觉,被闷在这包装严实的软轿之内,有些呼吸不畅,伸出手指,更多的支开一点轿帘,他们还走在繁茂的树林之,应该还是在树林的部,刚刚他们来的时候是从另一个方向来的,砍掉了那里沿途的树木。而现在选择了另一个方向,从这里也是可以看到刚刚的来路的,这样看去完全是从根部被折去的树杆东倒西歪的混乱景象,也确实只适合行马?不太宜走轿。

    又给颠簸了两下,才想起来,从刚才开始到现在,一直一言不发的太子。他那皇后妹妹,希望他能够全力以赴救出太子,虽然,一开始他知道这有多么难,却也确定这不无可能。他现在这么轻松的达成了吗?让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然后,又想起,刚刚自己挑来轿帘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太子的软轿,嘀咕着,现在他这是走在自己前面还是后面?

    再次从轿帘探出头去,“什么?已经骑马先走了吗?”国舅盯着回他话的侍卫,想要马发作,又不得不忍了下来,这样的事情,他早该习惯了,现在较出乎意料的,是太子以那样的身体,怎么能够骑得了马。然后,撇了撇嘴,那臭小子,以为自己还真保得住什么太子之位么,是在嫌弃他这老头子拖沓了吗!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可恶至极!

    *

    迅速跳下马背的鸣棋,被隐在暗处的无忧忽然闪现在扶苏花木之下的身影牵过目光去,这么看去,无忧好像是在专心致志等着与自己什么说话。

    想到这里,他的心神开始激荡,快步向那个纤弱的身影走过去,走到一半时,已经有些头脑清明,要知道无论是在外人眼还是自己面前,无忧可一直都在努力做到泾渭分明。更不会像今天这样,主动来找自己的,而且还且像这样光明正大的等在这里,一定是母亲的安排。可,即使心己经有一点点的失望,他的脚步还是止不下来。

    他走的太急,一下子扑到她面前。我看到那个身影,慌张的退了两步,险些要撞在后面一块石头有些凸出的假山。

    她总是这个样子,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躲开他。要不是今天还有要事在身,一定不会让她像这样得逞。及时伸出去的手,恰到好处的扶住她的腰际,然后将她整个人拉回到自己的眼前,看到那双。水样的眸子透出大大的惊吓。

    他冲着她一笑,“报复成功。那些将这暧昧动作,看在眼的人,会好好说咱们闲话的。”

    说完将环在她腰际的手拿开,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母亲要你带过来的话到底是什么?不会是她说不服那个固执己见不肯屈服的郎右,一气之下将他杀了吧。”

    看他恰到好处的猜她来见他的缘由,无忧默声点了点头,“关于那位郎大人与皇从前隐藏的旧事,大公主殿下会在那人面前装作全都了解的样子。所以,在去见那人之前,已经吩咐奴婢等在这里以便及时提醒给世子。”鸣棋朝着大公主书室的方向一笑,“这个嘛,还依然是母亲喜欢的套路,对那些不好对付的人带点儿仙气才足够镇压他们的计诈。”

    说完这些话无忧眼所含的那些规避,又开始渐渐浮出水面,她慢慢蹲下身,给鸣棋做了个万福,打算退下去。“难道我刚刚经历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大事,你一点都不想问吗?”鸣棋叹了一口气,“算了,如果你不想问,还是我问你吧……”

    “世子的问题,奴婢是不会回答的。”无忧低着头,福身的动作还僵在那里。“也是说,现在,这个都不会回答,变成所有问题的答案了。”伴着淡淡的追问的声音,鸣棋又将脖子抻长靠了过来。

    无忧感觉到鸣棋的呼吸很重很重,心的热血汇成滚滚的热火要从嗓子眼儿喷薄而出,将头低得更低,“奴婢刚刚冒犯了世子,世子该不理我才是的。”无忧咬紧牙关,不觉得这不疼不痒的话能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鸣棋又忽然站直了身子,变成了与无忧正常相对的样子,“你不知道吗?有违常理才是我的风格。千篇一律才是我的憎恨呢。”

    “奴婢一定会让世子讨厌我的。”“那你可要努力了,在没有得到之前,我怎么会讨厌呢?”“因为有违常理不会改变。”鸣棋一笑,“学的还真是快呀!所以我得提醒你一下,我还喜欢你的牙尖嘴利,这个你要怎么破?”

    “奴婢不用做任何事,因为不切实际的,心意不攻自破。”无忧眉目清淡地答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